第一卷

其实挺无防备的孩子?

「.....打扰了」
在进入到玄关后,泉(后面都用名代替了,懒得打。)轻声说了句后,把鞋摆放整齐跟着矢进入了客厅。

(人生中第一次有女孩子进入到自己家竟然是这样的情况,微妙啊.....)

想来也是,就一般论来说女生当然不会也不可能进入到独居男性的房间内,一是没有必要,二则是人生安全类的,懂得都懂。所以这次的特殊事件发展方向与原来的方向有所偏差。

其实矢原本的方案是放下热牛奶后,在适当的时机下回去一趟把保温用的被褥和暖风机拿出来。最后在门口守着以防遇到危险之类的。

然鹅矢想到这样反而会不会像是偷窥狂一样的行为有所抵触,再加上当时的气氛,使得世界线跳到了矢完全没有想到的分支上。

(不过这样也挺不妙的......把年纪相仿的女生带回家什么的。虽然是我提议的,但她会同意也是奇怪。

矢往后面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

原本在门外就被薄雪覆盖一身的衣服微微湿润,泉双手抱在手臂上,指尖红的像是烧起来一样。全身止不住的微微颤动,嘴唇也慢慢泛白。

「白波同学,过来浴室这边!」

「......诶?啊.....诶?」

「水温我会放稍微放温一点,衣服很抱歉拿我以前的衣服将就一下。」

「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你的体温回升起来。」

「....啊....好。」

柔柔的回了一句,泉便是理解般的向浴室走去。出去到时候把客厅的暖气微微调高了几度后回到卧室里找了几件(可能)合身的衣服出去放在浴室门口。

处理完这些,矢把门外遗忘的“行李”拿了进来。坐在沙发上的矢望着天花板,想到同年级的校园人气王正在自家用着卫浴,光是这样大概就可以让同年的男生们想入非非。水哗啦哗啦的声音,细细碎碎的摩擦声正一点点的磨掉矢的理智。矢「......去煮点东西吧。」对着空气这么说到后逃跑似的去了厨房。

「嘶.....嗯,还不错。」

矢用小碗从锅中盛出一点点咖喱品尝,认为这次的调味没有问题后便关火,拿起旁边盛好饭的碟子把咖喱浇在饭上。这时候身后也有点动静,矢则是选择先把两盘咖喱饭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

「.....谢谢你借我浴室和衣服。」

「不用谢,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吧?我做了些咖喱,坐下来吃吧」

「....好,谢谢。」

矢「“谢谢”太多了啦。」苦笑着回到了卧室里,取出一件大衣给泉,「谢....唔」刚想道谢的泉突然意识到矢刚才的苦笑,半鼓起腮帮子转过头去,矢见到这一幕也转过身偷偷去笑。

两人分别坐在地上的圆矮桌的两端,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原因泉有点蹑手蹑脚的,眼神游离心神不安。两人之间并没有交流,矢也清楚泉现在意识到自己身处在独居男性的房间里。眼神游离,时不时的会向矢那边瞄去,然后抿着嘴唇低下头。矢自然能理解并没多在意,起身走向厨房端出早盛好的咖喱饭放在她面前。她微微侧过头,还未吹干的侧发从肩上滑落,无一不在表示自己的疑惑。

「在外面坐了一段时间,想到你可能饿了我就简单煮了点东西。撒,请用。」

「让你费心了,我不饿的没关.......」泉把放在面前的盘子往回推去。

(咕~~~)

「......」

「......」

「我真的不.....」

(咕~~~~咕噜)

「......」

「......!」

尽管本人不愿意承认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矢也是苦笑着「....嘛,请用吧?」同时为了打消其他怀疑的念头,尝了一口自己盘里的饭菜。泉的目光在咖喱饭与矢之间徘徊,道了声谢谢后便拿起餐具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放在那就好我来收拾。」

矢早早就吃完,对着还在干饭的泉丢下这么一句话坐在沙发上看起了书。也许是矢看入迷,等到想起要洗盘子时泉已经端过去洗着了。

泉回来后与矢一同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教科书开始复习起来。

厨房水龙头滴水的声音、空调出风的呼呼声、书本翻页的声音......一切都显得如此静谧。泉眯着眼睛看着教科书中的内容,而矢也沉浸在眼前的书本,不过还是被一旁摇曳的身影给夺取。

最终倒在沙发靠背上的泉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双手拿着书的两边打开着放在大腿上,看起来像是复习中途困意来袭导致泉的意识直接溃败。

「喂~白波同学,醒醒。不要在沙发上睡着了。」

「.....唔」

「这下可难办了啊......」

矢摇了摇泉并尝试叫醒她,可是除了得到一句模糊的回复后就没了后续。外面还下着雪,尽管屋内有开暖气,但想来后半夜的气温大概会更冷,矢也不打算就这么放着在这里睡。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一只手放着背后,另一只手则是放膝盖下把她横抱起来。不夸张的说,泉轻的像自己飘起来一样。

虽然不至于这么轻易就弄醒,矢的动作依然放的很轻。因为是公主抱的原因让矢在过门时有点困难,不过那之后就只剩下放到床上了。

泉的身体沉入床中。

矢把毯子和被子准备好盖上,一切晚安的准备都就绪了。处理完这些的矢蹲在床边看着熟睡中的泉。平常在学校的泉,脸上总是带着含苞待放的笑容,柔软、纯洁,同时又端庄,不可侵犯。

对比现在躺在床上,从喉咙时不时发出「呜......」声,一个翻身,头发散落在床上。也许还是衣服太大,刚才的翻身让泉左肩的衣服掉了下来,残留着洗澡时的热度,还泛着淡淡的樱红色。看到这一幕的矢再一次认识到了,现在睡在自己床上的泉确实是个十分的美少女。

「唔.....对心脏不好。」

矢也实实在在是名正值青春期的少男,这场景对于矢来说实在是冲击太强了。不过他也不可能会对毫无防备的泉出手。要真的动手,泉在第二天便能察觉到违和感,然后疏远矢。加上她在学校的影响力,基本上就可以宣告矢的高中生涯结束了。

↑即使排除这些,矢也不打算做什么。

矢挠了挠头站了起来,再望向陷在床上,松弛、天真、可爱的学校偶像的睡脸,微微叹口气。

「哈.....这么毫无防备.....」

「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光想象明天可能会发生的情况,矢就感到微微头疼,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便拿上要铺在地上的被子走出房间,慢慢的关上房门。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