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就这样...住进来了?

「....啊」

天池矢看着眼前熟悉而略陌生的场景陷入了沉默....

就在矢的隔壁门,门口有个把脸埋入膝盖就地坐下的女生——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从头隙间隐约看到那水嫩的脸颊,同时因为天气寒冷,让那白的令人担心的脸上泛起了淡淡樱花色,好似表明这是身为人的证明,被黑色裤袜包住的腿的曲线也十分美丽,让矢也不住不觉中看的有些出神。

像是感觉到了视线一般,少女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到有动静的矢迅速的别过头去

「....有什么事么,天池同学」

少女平静的问站在旁边俯视的看着自己的矢,他一点点的转过头去,发现她盯着自己,眼神中毫不忌讳的透露出警惕,让矢感到尴尬,于是索性正过身去双手微微上举表面自己没有恶意。也正视起了少女,对于矢来说并不陌生,甚至是对于全校。眼前的女生名叫白波泉,和矢同所高中的高一学生,同时也是学校里的人气角色,换句话说就是校园偶像。白波的样貌精致可爱,其身材也令女生垂涎,性格更是和蔼温柔,对待谁都是面带笑容,成绩上也是无可挑剔的第一,体育在女生中也是中规中矩。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十分爱戴她。而对于现在这种情况,矢并没有过多的想法,毕竟是住在隔壁,上学时偶尔几次总会碰见,不过也只是稍微点头的程度。当然认识到旁边住的是学校的有名人的时候是在矢入住一段时间的事情了。

「没什么,只是奇怪为什么你坐在这里」

「.....没什么」

白波把视线收回生硬的回答到,看到她放下了点戒备后,矢也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也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白波与学校时不同。不过矢并不大算太深入别人的事情,便回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准备进门。白波也明白他不打算继续交谈下去后,失去兴趣把脸埋回了膝盖中。

「我回来了~」

矢对着空无一人的家里喊,也并不是期待回应,不过是在之前被十分叮嘱后改不掉的习惯

「喵~~~」

「噢~小夜,我回来啦」

一只黑色的猫从房间里慢慢的走出来探出个头,发现是自己主人回来,马上跑出来精神的叫了一声后跑到矢的脚旁边蹭起来,矢顿时心生怜爱蹲了下去摸起了它,小夜也感到很舒服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样经过一小段时间矢才记起来自己还站在玄关前,对小夜「好啦好啦先不陪你玩了」这么说完之后站起身回去房间收拾衣服洗澡去了。

.................................

矢现在坐在客厅的沙发,盯着放在桌前的两杯热牛奶犹豫着。至于原因当然就是门口的那位.....

为什么会犹豫也是有原因的。第一,矢本身不会去管别人的闲事,因为会觉得后面很麻烦。第二,放着同校的女生独自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属实是让矢过意不去,要这样明天早上起来看到倒在一旁的她,矢这辈子估计都会睡不好。

(所以才说很头疼啊.....)

内心因不明原因争斗一会后,矢抱着「可能早就进屋子里了吧?」的心态,手拿一杯热牛奶打开门。外面下起了小雪,走廊的栏杆上附上薄薄冰层像镀了层膜。然而.....

「白波同学!」

矢看到全身发抖蜷缩在地下的白波,扒开门快步走过去,扶起快要半倒下的她。也许是外面飘雪的缘故,她的衣服湿湿的,甚至是结起了一层霜,让矢的担心程度更上一层。

「喂!白波同学,醒醒!」

「唔....啊嘞....天池同学?」

矢不断的摇晃着白波尝试把她侥幸,或许是恢复了知觉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埋在膝盖的脸看着面前焦急的矢,啪塔啪塔的眨眼睛尝试了解状况。矢却显得没有特别冷静,白波的脸已经发冷到没有了刚才的那一丝血色、嘴唇白里发紫。

「....为什么?天池同学你不是刚才....已经...进门了么?」

「我进门已经是大约一小时前的事了哟!」

「....诶?是...是这样吗...」

「话说为什么不进屋里去啊?」

「......」

她半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嘴底下头来。尽管矢不知道什么缘由不能进去,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她的身子暖起来。

「先不说这些,来,先把这杯热牛奶喝了。」

「啊....谢谢....」

话都说不完整一句的白波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矢也刚想把杯子递到冷到发颤的她手上,碰到了她的手。一瞬,矢以为自己刚才碰到的东西是冰块。

如果让现在冷到如此地步的白波的手碰到温牛奶,大概率会像是普通的接触到开水一样的温度吧。考虑到这点矢停下了递出的手。

「嗯?请问....怎么了...?」

「......」

矢把杯子放在一边之后,去握住了白波停在半空中的双手,白波发出「噫!」的一声身体跳了一下,也是啊...被同年级的男生无征兆的紧握住手,换做是谁都会吓一跳吧?或许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挣扎,白波并没有去挣脱开握着的手。

「......」

「......」

「....那个,未经允许碰你的手十分抱歉,但我只想出这个办法了。」

「诶!?嗯...嗯。」

就这样又一度陷入了沉默。矢也对自己握住女生的手感动害羞和一点点抱歉。按照当时情况来说也是没办法。身边并没有除了热牛奶以外可以帮助白波暖起来的道具,于是变用自己的双手了。

「....额那个,可以了」

「....嗯?啊....是吗?」

或许是有所好转,原本毫无血色的脸恢复了一点,双手也并没有刚才那么冷。松开手后矢重新递上牛奶。「啊谢谢」接过牛奶抿了一口,露出淡淡的、带着“温度”的微笑。观察着白波的矢也一时间热了起来,随后隔着一段距离坐了下来。

...........................................

「哈啊~」

两人就这么并排坐着,中间没有一句交流,矢向上呼气,白色的水汽慢慢向上飘去最后消失在夜空。矢一直盯着水汽消失的方向,准确来说是那之后的那片漆黑夜空。并没有什么意义,人会有一个时期。静谧的环境里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只是痴痴地望着,让时间缓缓流逝....

「.....那个,谢谢。

「欸?.....啊不客气。」

一道声音把矢拉回了现实。寻声音看过去,把喝空的杯子放在一旁的白波如此道谢到。看到血色稍稍恢复后矢也放下心来。

「一开始就有问了,为什么会在外面坐着啊白波同学?」

「.....」

「我也不是非得知道,不想说的话也无所谓啦」

很难想象到有什么原因可以让那个白波泉同学在自家门外露宿。硬要说的话最有可能就是.....不过想想后矢自己也觉得好笑,对于品学兼优的她来说也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吧?白波察觉的到了矢自嘲的笑容,鼓起了腮。

「.....怎么了?」

「额.....想你不进门的原因而已,不过刚才排除了」

「什么?」

「就是想白波同学你不会是忘带了钥匙所以才没进门.....之类的

「......」

「啊不过我当然知道是不可能的啦所以才笑了出来」

「......」

「啊嘞?」

矢干笑着,不过在看到白波的表情之后,笑容凝固了

「(我不会踩了个大雷吧......)」

「.....不行嘛。」

「倒不是,只是很难想象到罢了。」

没错,任谁也不会想到一向细腻的她会犯下出门没带钥匙这种小错误。

「我才没有你们想象的这么完美呢.....」

这句话白波说得十分小声,眼神暗淡了下去,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看到这副摸样很难将在学校里脸上挂着微笑,处事有条不紊的校园偶像联系起来。此时的她,无助的蜷缩在墙边,没有一如既往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两眼无光,苦着张脸的她。这一瞬矢发现白波她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

「(而且....那个眼神)」

白波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眯着眼睛,眼珠微微向下,像是放弃了什么般的眼神。「看来不单单只是没钥匙这方面的原因了」矢在心中暗暗叹气,同时摸清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在意她的原因。

其实矢有想问为什么不去找房东要备用钥匙,突然记起前几天房东已经出远门近两周都不在。

这时反而是她先口说话了

「夜色也已经很晚了,天池同学你也赶紧回去房间里吧,我没事的....啊再次谢谢你的热牛奶了」

「......」

白波这么说完,挤出个微笑试图让矢放心。可就在矢看来,那根本就是在勉强着自己!本就寒冷的冬天,衣服不足、取暖工具不够、甚至是避雪的地方也没有。这样的一个女生和你说自己在这样的环境说没事,会有谁信?就算是现在,她也因为寒冷连脸上的笑容都无法维持。矢原本就在纠结,但被这凄惨、心痛的场景下决定了

「白波同学,来我家吧!」

「.....诶?」

「或许你很困扰或者觉得我多管闲事,但你也不希望待在寒空下度过这几天吧。这也只是暂时的,仅仅只维持到房东回来的这段时间内。当然,若是不放心我,我而已我也可以去我工作的地方去。」

说到后面矢的声音已经开始慢慢抑制不住大声起来。白波也只是睁大眼睛张开嘴看着矢。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问题,看到她的眼角有点点水光

矢一窝蜂说完之后重新看向她,冷静下来后矢才想到自己说的话有多大问题。让一个女高中生和不怎么熟的同年龄男生共处一室。正常来说没有问题都怪了

「那....可以拜托你么?」

「.....欸?」

虽是自己提议的,但矢他自己也不觉得她会同意这种如此乱来的提案。反而矢自己陷入了混乱。但说出去的话也无法收回,于是「请进....」打开门邀请她进去了.....

所以.....

就这样.....

住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