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第四次的正直』一

6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还绕多余的圈子只会让印象恶劣。昴如此判断。

再加上艾尔莎在附近徘徊,所以希望能够立刻开始协商。

但是,菲鲁特按住收藏徽章的胸口说: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偷了徽章?除了委托人以外,我应该没泄漏风声才对。偷到徽章也是刚刚的事,就算是偶然听到,你的耳朵也太灵了吧?」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这么觉得哟,本人可没那么漫不经心喔?」

「……扯谎也讲好听一点,小哥。明显得叫人出乎意料。」

看到不慎失言抱着头的昴,菲鲁特一脸泄气。

「所以?你说要买徽章是怎么回事?你跟原本委托我偷徽章的大姊是不同势力的吧?是商业敌人还是什么?」

「该说是商业敌人还是弒亲仇人呢?不如说就像我的仇家?」

「听不懂啦。算了,那种事怎样都没差。」

相较于烦恼该怎么解释的昴,菲鲁特根本毫不在乎。她从怀中取出以龙为图样的徽章,慢慢晃动像在对昴炫耀。

「我只把这个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虽然有可能因为违反委托而惹火另一位大姊。」

「那个精明的人也有可能不会善罢干休喔。没事,我只是随口说说。」

昴咳嗽一下,换上认真的表情。

「那,要不要跟我交涉看看啊?」

「只要有可能大赚一笔我什么都听,很正常吧?」

「兴致勃勃呢……我这边准备了价值超过二十枚圣金币的货色,就用那个跟你买徽章。」

菲鲁特的耳朵动了一下,红色瞳孔像猫咪一样眯得细细的。虽然她试图不要让人发现她在心动,但看不见的尾巴正在开心地摇晃,完全显露了她的心情,叫人忍不住微笑。

「嘿,原来如此,出的价码很高呢,这样我的辛劳也算有了报偿……不过,你的劲敌出的可不只这个价哟。」

「少骗人,她是出十枚圣金币吧?贪得无厌是会死的喔,真的喔。」

其实,菲鲁特第一次的死因可以预料得到。死因是——贪婪。

连正确数字都说中,没法呼咙了吧?昴的话让菲鲁特微微瞪大双眼,万分无奈地抓头。

「什么嘛,连这都知道啦……对啦,圣金币十枚。话虽如此,要是知道我的交涉对象出这么多,她搞不好会再加码啊。」

这可不是骗人啰。吊起一边嘴角的她,昴推估大约十三、四岁。

「真世故。我这边可是跟你真心诚意做生意,但就算这么说你也不信吧。」

「那当然。是说,你刚刚的话听起来很可疑,我的耳朵可不会听错喔。你说的不是二十枚圣金币,而是具备同等价值的货色。以交涉来说,只有一方的手牌被人知道很不公平耶。」

「在交涉之前准备多少手牌可以显现器量……不过你判断我没用光手牌这点,确实也是事实。」

同时也想避免发牢骚拖延时间。

昴从怀中取出交涉用的关键道具——手机。

面对小型机械的出现,菲鲁特只有微微皱眉。还是一样,只要跟金钱没有直接关联,她的反应就很薄弱。

「那个值二十枚圣金币?就我来看只不过是可以拿在手上的镜子嘛。」

「这可是街头巷尾大流行的『流星』,可以切割时间并冻结起来——看这边。」

启动连拍功能,机械快门声和闪光灯连续运作。

白光划破巷弄,菲鲁特首当其冲沐浴在光芒下。「哇呀!」难得看到她做出像女孩子的反应。接着昴将手机屏幕递到想要抱怨的菲鲁特面前。

「这就是这个『流星』的力量,它可以留下如此精巧的图片。要我来说的话,这是世界唯一仅有的贵重物品。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稍微熟悉昴解说的机能后,菲鲁特用鼻子喷气。「哼——」她不住眺望手中的手机,在仔细看到像舔过一遍后才点头。

「……似乎不是骗人的。不过,这个是我吗?既然你说可以将世界完美地切割下来,那我应该更美才对。」

「与其说是在恶劣的生活环境和贫困的饮食生活下产生营养不良和强大奸商魂,不如说去掉龌龊自私和小奸小诈的个性就会是个美人胚子。这是附加属性的问题!」

「从你的选字用词来看,小哥你根本就没有跟人沟通的才能。真是的。」

虽然惹她反感,但却是好反应。本来就不可能那么简单地水到渠成,这也是贫民窟居民的顽强之处。

「我认同这玩意很稀奇啦,但真的值二十枚圣金币吗?很可疑喔。事先声明,我脑袋可没笨到完全相信交涉对象的意见。」

「……那是当然啦。以我来说就算你的大脑是海绵构成的也没差,不过实际上还是需要第三者的意见。」

有进度和气势是很幸运,就算不顺利也在预测范围内。问题在于要选谁当「善意的第三者」。

「这个贫民窟里头,有个叫做赃物库的地方。跟它的名字一样,里头是负责收藏赃物。住在那里的乖僻老头很眼捷手快,判断物品价值的眼光也很公平。再加上见过的东西多,就算看到『流星』应该也能下判断吧。」

「果然还是这种走向啊……」

菲鲁特的提议也在预料之内。

对菲鲁特来说,赃物库不但是和艾尔莎约好碰面的地点,也是演变成暴力事件时有可靠保镖爷爷的据点。

再加上鉴定「流星」这张王牌的眼光,除了这个选项以外别无他法。但是,想在抵达赃物库之前就完成买卖,这才是昴的真心话。

「我是不反对给那个老爷爷看啦……」

「还没看过就当对方是老爷爷,见面后可是会后悔的喔?他可是没家教又很可怕的人。」

「而且还很勤快地端牛奶给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喝……」

想起用和蔼目光凝视菲鲁特的秃头老人侧脸。对罗姆爷来说,那是一种疼爱孙女的感情吧。

不管怎么样,问题不在对象而是场所。

「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如果赶时间就快点去赃物库啦,我还有其他想做的事。」

「想做的事?」

「没有啦,这个徽章的主人意外的有毅力,逃给她追很辛苦,所以要妨碍她的追击。只要稍微给点钱,这附近的人都会很乐意帮忙。」

「好,走吧,立刻走吧,马上就去,赶快去赃物库。」

从后面推着准备迈步的菲鲁特的肩膀,硬是要她带自己去赃物库。

「干嘛啦——」催促鼓起腮帮子的她,昴赞赏自己减少了没必要的损害。为了小钱就帮忙妨碍讨徽章的假莎缇拉,这里的人也太穷了。与其被冰块砸到打滚,不如饿着肚子在家睡大头觉还比较好。

「不过,鉴定过后就能迅速解决然后离开吗?」

「小哥,你为什么那么着急?一直狂冒汗呢,坚强地活下去吧。」

「怎么贫民窟的每个人都对我这么说,这是口号吗!?」

不是坚强地活下去,而是顽强地活下去比较好吧。

丢下这样的想法,在第四次的世界中第三度前往赃物库。

——立刻就去,用跑百米的速度去,就算会被丢下也要去。

在心中下定决心燃起斗志,昴用力推动眼前的背。

「很痛耶——」

「好痛!」

他被菲鲁特踢了一脚。

7

在菲鲁特家和她会合后,两人走在贫民窟的街道上前往赃物库。

建筑物之间的距离狭窄,阳光要用像瞄准的方式才能照进细巷里。这种建筑问题造成的昏暗,胡乱地助长了贫民窟郁闷的气氛。

「——」

脚底有湿湿的感觉。巷子边散乱着破掉的酒瓶或纸屑等垃圾,不时窜进鼻孔的刺激性气味催生厌恶感。

假莎缇拉也好菲鲁特也好,这里都不是适合和女孩子单独步行的场所。

「反正都要一起走,真希望是在更热闹繁华的地方,还有可以的话真想牵着手走。」

「不要讲那种让人听了觉得很恶的话。小哥,你有少女情怀喔?」

「要挑的话我会挑年长一点的。用不着那么警戒,靠近一点。」

听到昴的自言自语,感受到危险的菲鲁特想要拉开距离。昴拉住她,菲鲁特不情不愿、面容狰狞地缩短距离。

「你真的不会做可疑的举动?要是敢动手,伤脑筋的可是小哥你哟?」

「面对警戒心丝毫不肯松懈的小猫咪,我只在乎要如何跟她打好关系。如果你讨厌跟我独处,就别再绕远路了吧?」

「……为什么知道?」

「察觉到的,别太小看我。确实,我对这一带的地理完全不熟,但我对方向感很有自信。像你这样拐来绕去,我当然会觉得奇怪。」

俯视沉默不语的菲鲁特,昴耸肩。被逮到小辫子的菲鲁特尴尬地别过眼,但昴其实私底下心脏怦怦跳。

毕竟,刚刚的发言完全是故弄玄虚。

在菲鲁特的带领下走在贫民窟的路上,感觉跟记忆中通往赃物库的路有点差异。墙壁上的醒目涂鸦在穿过几条路之后又在远处看到,心里就有个底了。只不过是用虚张声势来下险棋。

「唉,你会怀疑我也在所难免。不过对你来说,大笔生意突然上门而且又进展快速,所以才会想要拖延时间看清摸透我这个人吧?」

「知道得这么清楚,不生气啊?」

「制造出理所当然会被怀疑状况的人是我,所以也不是无法理解。不过,因为时间不够所以我不会退让,拜托你直直走向赃物库吧。」

看到昴举手苦苦哀求,菲鲁特翻白眼惊讶不已。然后粗暴地用力抓自己的金发。

「啊——可恶,我不知道啦。虽然不知道,但欠的就是欠了。好啦,这次我会直接把你带过去。要是有什么万一,就全都丢给罗姆爷。」

「你这靠爷族的假清高我是不讨厌啦……没事,接着要怎么走?」

察觉到自己可能会接着说教,昴连忙含糊带过。

决定把问题丢给罗姆爷解决的菲鲁特,其真心本意是如何呢?

叫人无法彻底憎恨的秃头老人,实在不想去相信他被利用了。

昴的话语中断,菲鲁特虽然眯起眼睛但没有追问。改变对昴的态度,菲鲁特这次没有绕远路,直接走向赃物库。

追着大步前行的娇小背影,昴一边想着抵达赃物库之后的流程。这是第四次来到异世界,他想选取最妥善的选项。

昴边思考边走路。突然,面前的菲鲁特停下,少女瞪向沉默思考的昴。

「不要一直看着地上走路啦,小哥。寒酸吝啬的本性会传染给你喔?」

「我也很想看着前面走路,可是不注意脚边的话很危险……那个寒酸吝啬的本性是怎样?」

「那还用问,当然就是指住在这里形同人生败犬的人啰。」

用下巴示意周围——菲鲁特指的是贫民窟。不屑的话语中处处透露着敌意和嫌恶,原本还以为是指什么的昴不禁圆睁双眼。

「败犬……再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吧。」

「哪里过分,沉浸在这种恶烂脏臭的黑暗生活,连试图离开或解决现状的气概都没有,我最讨厌他们这种人了。」

昴也花了许多时间和生活在贫民窟的人们对话过。居民们并没有暴戾到无法沟通,但就如菲鲁特所说,他们很满足这里的生活——不对,是自暴自弃才对。

没办法啊,无可奈何啊。这样说是很简单,但菲鲁特却讨厌那样。在狭巷的昏暗中,少女双眸的鲜红光芒毫不暗沉。

「我可没有要在这种地方终老到死的念头。有机会我就会抓紧,想尽办法也要离开这里。这一次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样啊……」

在第二次的世界里,菲鲁特有对昴和艾尔莎抬价敲竹杠。一直以来她的处世法则就是贪得无厌,但知道她的心情后也就能释怀了。

她想离开贫民窟,脱离贫民孤儿的身分。菲鲁特贪婪的行为,其根基可说是某种上进心吧。

「所以?二十枚圣金币应该就能圆了你的梦想吧。」

「……毫无疑问是大幅接近了目标。如果只有我一个,就不用那么勉强乱来了。」

「如果只有你一个?」

昴没有听漏菲鲁特的低喃,他挑眉询问。从他的反应领悟到自己失言,菲鲁特咋舌别过脸。

「没什么,跟你又没好到可以讲那么多……我怎么那么多话啦。」

「不是因为可以看到目标的终点所以才松懈吗?」

看到菲鲁特后悔自己说溜嘴,昴露出奸诈的笑容。

菲鲁特虽然也有策划自己一个人离开,但贫民窟里却有她放不下的人。对于敌视这里居民的菲鲁特来说,能够让她敞开心胸接纳的人只有一个。

猜到是谁的昴,脸颊忍不住松缓。

「干嘛啦,笑得那么贼。气死人了,喂!」

「没事,别在意。该说我杞人忧天吗?反正我的多虑消除了。这样啊,原来如此,原来是那样啊,不那样就太奇怪了。」

朝瞪着自己的菲鲁特露齿一笑,昴拍大腿恍然大悟。

在第二次的世界里,菲鲁特和罗姆爷的互动就跟家人一样。虽然都被艾尔莎夺去性命,但在死前两人都很关心彼此。

而且菲鲁特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昴,对昴来说有必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既然要报答假莎缇拉,那当然也要报答这位少女。

「快点走吧,打从刚刚就浪费了太多时间。」

「虽然不能释怀……慢着,喂,给我住手!」

踏步前行,经过菲鲁特身边时,昴用力抚摸她的金色头发。

虽然是与干净整齐无缘的毛躁头,但细柔的发质给予手指的触感还不赖。哪天离开了贫民窟,戴上美丽饰品想必会闪耀生辉。

为了让菲鲁特踏上实现未来梦想的道路——

「得好好处理……只有我办得到。」

「不要讲些听不懂的话然后陶醉其中啦!咬你喔!」

手放在不爽的菲鲁特头上,昴静静地下定决心。

不只假莎缇拉,还有菲鲁特和罗姆爷。为了这些打动自己心房的人,一定要改变在前方等待他们的命运。

——为此,我一定要再造世界。

「给我差不多一点——」

昴被咬了。

8

「对付大老鼠?」

「硼酸丸子哪里有在卖?用毒药。」

「对付白鲸?」

「我心目中的船长典范果然是来自于白鲸记的亚哈船长。用鱼钩。」

「……对付我等尊贵的龙?」

「因为是奇幻世界所以是有龙的吧,可是真的对上的话保证是束手无策。不过毕竟是一种浪漫,所以其实很想见上一面,这种矛盾心情去吃屎啦。」

「不加多余的修饰就不会讲口令吗?是故意惹人生气吗?」

门像是从内侧被踢破似的打开,不过有料到这点的昴早已退到后方所以没有受伤。气愤地从喉咙怒吼出声的,是个身高比入口还高,有着眼熟秃头的——罗姆爷。他气到面红耳赤,血压似乎急速狂飙。

「太多血液冲到脑袋血管会爆开喔。以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也颇危险。」

「既然觉得对身体不好那就不要惹人发怒啊!搞什么鬼啊你,今天不接待客人,滚吧!」

「啊——抱歉,这家伙也是我的客人。虽然人很讨厌,但就让他进去吧。」

躲在昴背后的菲鲁特满怀歉意地说,罗姆爷听到后颓丧地垂下肩膀。沮丧的罗姆爷和吹口哨的昴,菲鲁特来回看着他们然后叹气。

「小哥,你的个性真的很坏,客气地说是超级恶劣。进去啰,罗姆爷。」

穿过垂着头的罗姆爷身旁,菲鲁特以理所当然的态度进入赃物库。

寻求说明的视线被菲鲁特忽视,罗姆爷朝昴投以困惑的表情。

「我行我素的家伙就是这样,真伤脑筋。丢着我们这样的一般人不管,对吧?」

「从用字遣词下定义那边重新矫正比较……快点进来。」

仿佛放弃一切的马虎态度,罗姆爷缩着巨躯回到屋内,跟在他背后的昴也受到赃物库内充满尘埃的空气欢迎。

一边警戒一边环视内部,很幸运的,没有发生艾尔莎或假莎缇拉先等在里头的事。从容不迫地坐在柜台上,菲鲁特仿佛在自己家一样擅自倒牛奶来喝。

「什么嘛,这一瓶冷掉了耶,你都没热喔。」

「太厚脸皮了,神经大条耶你。我喝酒就好,老爷爷。」

「你也一样厚颜无耻啦!不给,绝对不给!」

大步欺压地板,巨躯跑到柜台后方,保护那儿装酒的木箱不被视线骚扰。内心的怜悯油然而生,昴轻笑道。

「开玩笑的啦。对了,老爷爷,因为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在离题之前我们快点进入主题吧。」

「我觉得早就跑在岔路上啦……要干嘛?」

「有玩意想让你鉴定。为我带来的『流星』估价,证明它的价值给菲鲁特看。」

知道是要商谈生意后,罗姆爷的灰色瞳孔掺入认真。

罗姆爷看向菲鲁特向她确认,看到她点头后才移回视线。

老人的眼神传达出他要什么,昴也从怀中拿出手机。金属的外观似乎引起罗姆爷的兴趣,然后用细腻的动作抚摸放在大到出奇的手掌上像玩具一样的机器。

「这就是『流星』。连老朽也是第一次看到……」

「全世界八成就只有这一个。还有,这个机械格外纤细,所以使用上要注意。要是弄坏我就真的得去死了,是让一切重来的意思。」

屡次确认外表的罗姆爷,慢慢打开折叠式手机。一开始是启动音引起惊讶,接着待机画面诱发第二次的惊奇。

「这张画……」

「我觉得时机抓得恰到好处。为了夸耀效果,我试着拿菲鲁特的一天——来当待机画面。」

待机画面是在小巷里拍下的菲鲁特。因为是挑选拍得最可爱的照片,加上画质又好所以看起来就像一幅画。

罗姆爷频频比较照片和在身旁啜饮牛奶的菲鲁特。

「太惊人了,竟然可以画出如此精细的画。」

「这可是切割时间封印在里头的『流星』。人类画的图根本不能比吧?老爷爷要不要也来一张?」

「老朽很有兴趣,但却觉得危险。生命不会被吸走吧?」

「果然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看到照片都会有这种迷信呢……」

罗姆爷的反应简直就像大正时代以前的人。昴对他露出苦笑,用「就算拍了也能活到八十岁」当开场白。竖起耳朵的菲鲁特反应也很可爱,得到她的许可后让罗姆爷看先前拍的照片,罗姆爷呻吟道。

「唔嗯嗯,这的确很吓人。要老朽来估价的话,圣金币十五……不,最低二十枚。这个『流星』确实具备这样的价值。」

商人魂可能受到刺激,罗姆爷的眼睛格外闪亮。

物品得到以销赃维生并引以为傲的奇妙专业人士认证,直接得到价值上的保障。昴自豪地撑大鼻孔看向菲鲁特。

「怎么样,我的手牌就是这么行。如他所说,是价值超过圣金币二十枚的好货。我想用这个以物易物,跟你交换你身上的徽章。」

「你那张脸有事没事就那样,看了真的很火大。」

事情如昴所预料地进行就不有趣了,菲鲁特一脸不高兴。但即使如此,自己内心发暖的事是无法取代的吧。

「哼,那个『流星』可以换钱这一点获得了保障,坦白讲我很高兴。二十枚圣金币这价格也毫无疑问,你的手牌我了解了。」

「对吧!?那么,交涉成立啰。贩卖货品是那边的工作,加油!这样一来事情就结束了,接下来先喝一杯庆祝大家都做成生意吧!」

昴快步走向菲鲁特,伸出手索求徽章。但菲鲁特却委婉地从上方将他的手掌推回去。

「等一下,干嘛这么急?」

「人生有限,每一秒都很重要,我想极力节省不浪费……」

「啊——够了够了,那种事不重要啦,我是说……」

菲鲁特眯起红眼,冷淡的态度突然直捣黄龙。

「说起来,小哥你为什么会想要这个徽章呢?」

9

呜呃。呼吸不自觉地堵塞,被看到这样的反应,昴领悟到自己的失策。

现在才更该发挥刚刚那种俏皮话才对,但嘴巴却说不出话。

昴的沉默令菲鲁特一边的嘴角微微上扬。

「委托我的大姊也不想说,小哥你也是吗?」

「……原本偷窃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事,不管是谁私底下都有见不得光的理由啦。」

「不过你的理由特别黑呢。唉呀,冷静点思考,从旁抢夺别人委托偷窃的物品实在很可疑耶。」

宛如猫咪玩弄猎物般残忍,菲鲁特反复进攻。

「这个徽章到底是什么?其实它比外表还要有价值吧,所以才会大家都想要。也就是说,这玩意可以换到比『流星』还要多的钱。」

「慢着,菲鲁特,你那种想法很危险。顺着话题走向大概猜得出来你会说什么,用电玩脑就知道……总之我是认真地要你打消那念头。」

看到菲鲁特的守财奴计量表不断攀升,昴边冒冷汗边制止。交涉继续拖延下去,等着大家的就是BAD END的命运。

「可以换二十枚以上的圣金币,用这个成交就对了,不要再贪求更多!艾尔……委托你的家伙最多只能出二十枚圣金币,她的财力就这么多而已!」

「为什么你连那个都知道?」

「呃……」

「说溜嘴了吧,你也是相关人士。」

我只是有「死亡回归」所以才知道,要是能这样主张就轻松了。

然而,就算真的这么解释,也没有让人信服的证据。

菲鲁特加深眼中的疑惑,看来昴的话在没有对证的情况下,对她而言已经毫无相信的价值了吧。事已至此,只能用蛮力夺走她手中的徽章。

「要是那么做的话,那个肌肉爷爷会来乱……」

「会被修理得很惨喔,小子。对比你小的姑娘这么无情。」

「她是你启蒙的吧?厉害到叫人想哭。」

如果诉诸暴力,铁定会被罗姆爷揍死。

就算真的成功抢到,跑步速度也赢不过菲鲁特。昴见过菲鲁特移动时快得跟风一样,根本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菲鲁特,拜托你……」

「拜托也没用。我认同你是交涉对象,但是没问过委托人的意见就擅自卖出货物太不公平了。如果说出徽章真正的价值,准备相应的报酬那就另当别论。」

逼问的瞳孔里没有丝毫同情或慈悲。

少女的双眸拼命想从昴的态度中挖出真实。但是昴想要徽章的理由和艾尔莎不同,单纯只是为了报恩。

菲鲁特也知道昴拼命交涉的理由,是为了某个人。

昴憋气,然后说:

「我会想要徽章……是因为想要还给原本的持有人。」

「——啥?」

所以,吐露真心就是昴的所有诚意。

「我想还给失主,所以才想要那个徽章。就这样。」

面对瞪大眼睛的菲鲁特,昴抬起头重复说了一遍。

红色双眸闪耀着敌意恐吓昴,昴接受这威吓保持沉默。没有从容不迫的使坏,只有满怀诚意的低头。

「……菲鲁特,这小子看起来不像在说谎。」

「罗姆爷,不要连你都被骗了。这一定是开玩笑吧?还给失主?不惜花大钱向偷东西的小偷买回来耶?愚蠢透顶。倒不如带一个卫兵来逮捕我,这样不就解决了吗?」

这个办不到。假莎缇拉对于遭窃一事,说什么也不肯让卫兵介入,所以昴才会拒绝莱因哈鲁特主动说要帮忙的好意。

违背假莎缇拉意愿的事,昴做不出来。

这就是昴能竭力做到的诚意,也是他回报救命之恩的答案。

「要撒谎也编个好听一点的,就算你一脸认真我也不会被骗。不然的话,我……没错,我不会被骗的。」

「菲鲁特……」

像要挥别什么,菲鲁特挤出沙哑的声音。

担心的罗姆爷知道她的心思吧?他的表情很沉痛。

只是从那顽固的态度看来,可以知道菲鲁特在禁止自己变心。

也就是说,交涉以失败告终。

「——是谁?」

就在这时,罗姆爷改变表情,瞪着赃物库的入口。

因交涉决裂的冲击而呆掉的昴,对罗姆爷的话迟了半拍才反应。

「可能是我的客人,不过有点早。」

菲鲁特走向大门,怒气未消的她将手搭上门把。

昴察觉到急速上涌的焦躁感。

赃物库、敲门声、菲鲁特的客人——符合这些条件,导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不能开,会被杀的!」

比预定的早到。窗外照进来的光线角度还很高,要说日落的话光芒还太强烈。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世界里,绝望都是在日落之后来临。

因为还有时间所以没放在心上,但真的来得太早。

——我还没完成任何一个改变世界的条件。

制止的声音根本赶不及,菲鲁特用力推门。开启的门外,夕阳光芒照射进来微微地驱散了赃物库的昏暗。然后……

「——我不会突然做出动手杀人这种事。」

绷着脸嘟起嘴唇的银发少女踏入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