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结束与开始』一

3

「你们差不多一点!还没学到教训吗?」

昴朝看腻的三颗人头用力跺脚破口大骂。

不但是第三次相遇,而且每次都是在巷子里三对一的状态。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打劫以徒劳无功告终,但他们还是选择昴作为猎物,这份执着真叫人惊叹。

「我现在没时间也没精神奉陪,立刻让我通过!」

迫切的状态夺走了昴的冷静,尽管如此,想到既然在上一回战斗中把他们打到落花流水,自己的强势威吓应该能让他们畏惧。

「他说让他通过耶,这态度真叫人讨厌。他根本搞不清楚可以命令人的是谁嘛。」

「三对一还输得惨兮兮的你们,哪来的脸说大话啊?丧家犬就该满怀歉疚远远地吠。」

然而,男子们不但不害怕昴还反唇相讥。他们的反应与预期相反,使昴咬住嘴唇。这就是所谓的小恶棍也有小恶棍的骄傲吗?

不想在这花时间免得跟丢莎缇拉她们。可能演变成争论的风险,让昴决定要稳健解决现况。

「我懂了,我不抵抗,带来的东西全都放这,这样就行了吧。」

忍耐焦躁举起双手,显示自己毫无敌意。

昴让步的态度让男子们面面相觑,接着当场齐声大笑。

「什么嘛,一开始就在怕的话早点这么做不就好了,白痴。」

「笨蛋啊,不就是因为害怕才会说大话吗?」

「有什么关系,有听到他刚刚说什么都不做吗?真是个胆小鬼。」

「哈哈哈。」用和蔼的干笑承受那些令人火大的字眼,昴在心中将这三人组分别取名为「阿顿、阿珍、阿汉」,借此偷偷消气。

  1. 注2︰トンチンカン意指愚不可及。

「平安无事和莎缇拉会合后,跟她借帕克来反……击?」

为了避免刺激他们,正要把袋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的昴停止动作。

「啊咧?」

来到异世界后最大等级的异样感侵袭昴。

「为什……么?」

低语似呻吟的昴,手指碰到的是装在塑料袋里头的零嘴点心。那是他喜欢的玉米浓汤口味,在便利商店买来代替晚餐的。

他在跟罗姆爷喝酒聊天时,拿出来现宝说这是晚餐中的绝品,结果事后后悔不已。

——那个零食不只包装,就连内在都还在,就躺在塑料袋里头。

「应该没有了呀。全都被罗姆爷吃掉,我还为此抱怨……应该早就一点都不剩了。」

为什么会回到塑料袋里?而且包装还没有撕开的迹象。这状况太异常了。

思考碰壁。然而在堵塞的思考中,昴找到一个可以解释这种现象的结论。尽管他做出结论却不任其发展,因为光想其中的可能性就觉得过于荒诞无稽,因此理性早早就否定那是不可能的。

「喂,我说你啊,在干什么?」

「——啊?」

突然被人在极近距离下叫唤,昴发出呆傻的声音。

三名混混的其中一人,个子最小,被昴取名叫「阿汉」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昴的身旁,还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昴扭动身子,撇开那只手。

「滚开……」

「啊啊?」

「就各种意义来说,我都没空去理你们,我得去确认。」

「你是在开玩笑吗?」

昴推开阿汉想要离开巷子,但另外两个人杀气腾腾地挡住他的路。

「别碍事!我有非去不可的地方!」

为了否定那愚蠢至极、超脱常识的愚昧思考。

昴的怒骂声令男子们有点畏惧。趁隙奔过巷子,跑到大马路上就能脱离这种困境了吧。做出结论后,昴用力踩踏地面。

但是——

「——咦?」

踏出去的脚步摇晃不稳,膝盖失去力气跌倒。手往前撑,斥责自己竟然蠢到在这时候摔跤。

「唉呀,好奇怪……」

浑身使力想要站起来,但撑在地面的手臂却在发抖,不管怎么用力都没办法抬起身子。不仅如此,连撑起上半身都办不到。

「啊啊,动手了……」

听到带着焦躁感的声音,昴转头看过去,然后发现——

——倒地的自己,后腰部位插着一把刀。

「咳啊……嘎啊……」

意识到的瞬间,无法忍耐的剧烈痛楚堵塞喉咙。那是极为纯粹又原始的痛苦冲动。

——我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被刺了。

带着刀子的「阿珍」抢先一步。没注意到阿珍早就拔出凶器,昴是在准备硬是推开他的时候被刺的。

短短几个钟头就尝到好几次这类的剧痛。可是不管体验几次,未来、永远都不可能会习惯这种痛楚。

「喂!你真的刺下去啦?」

「没办法啊!不然会给他逃到大马路上,到时候就麻烦了。」

「住手啦,笨蛋!啊——这家伙不行了,内脏被刺到的话只能等死了,喂。」

巨汉「阿顿」挪动昴的身躯,把身体翻过来,结果导致刀子刺得更深。

「——喔呜呃!」

剧痛之外又叠加其他痛楚,临终前的惨叫也被强制取消。

什么也不剩,失去了呼救和怒骂的力气。

重复沙哑紊乱的呼吸,喉咙浸泡在上涌的鲜血中像要溺毙。手脚的感觉越来越远,就连现在,思考一闪一灭微弱地快要中断。

视野再度化为一片黑暗。就跟上次一样,这次也要结束了。

——什么这次啊。

愚蠢到应该舍弃的思考,自己却紧抓着不放,真是可悲。

既然要抓那可悲的思考,还不如抓更实际的东西。

——死了意识就会转移,那就在死前掌握世界吧。

眼睛死了,手脚也废了,剩下能用的只有鼻子和耳朵。既然如此,那就将这两者用到最后一秒。不管是怎样的残存气味,管他听到什么怒骂声都没关系。巷子里的泥臭味,涌出来的鲜血铁锈味,现在,鼻子也死了。耳朵的机能似乎也只剩下些许。

「……什么……值钱……可是带着……」

「……糕!卫兵……捡……跑!」

「……逃!完蛋了!……的话可不是开完……!!」

听到的只有极为片段的对话。虽然有听到,但理解那些只字词组的大脑已经死了,所以就真的只有听而已。不知道能不能记住这些听到的话。记起来干嘛?记住以后要干嘛?要干嘛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是——

仿佛顺从率先死亡的大脑,其他机能也接连断气,最后吐出一口像是脱离肉体的沙哑气息后,菜月昴第三次——殒命。

4

意识清醒的时候,昴置身在黑暗中。

察觉到那是自己创造的黑暗,于是他轻轻睁开闭上的眼皮。眩目的日照烧灼瞳孔,昴小声呻吟用手掌遮住光线。

「小哥,要买凛果吗?」

耳熟的音色,朝昴丢了一个耳熟的问话。

耳朵很正常。大马路上的喧嚣还是一样吵,与生命结束前的寂静天差地远。

就距离来看,不过就是往旁边弯进一条马路而已。

「连弯出那条巷子都办不到,真是丢脸啊。」

不算回答的话令水果店老板不高兴地皱起眉头。白色伤疤看起来在抽筋,真是凶恶的面貌。

不过,昴知道他其实是个乐于助人又会烦恼小孩的人物。

——只不过,老板不记得那些事了吧。

昴一边这么想,一边重新面向疤面老板。

「我这张脸你看过几次?」

「什么几次,你就生面孔啊。这么显眼的穿著和凶恶眼神,哪忘得了啊?」

「凶恶眼神是多余的。顺便问一下,今天是几月几号?」

「塔木兹月,十四号。看年历的话,今年已经过了一半。」

「嘿,多谢。原来如此,塔木兹月啊。」

听了也不懂。说起来,这个世界的历法是怎么记录的呢?不可能会是太阳历吧?

「我说小哥,要不要凛果?」

老板耐心十足的配合沉默的昴,但单单为了一颗苹果耗费心力,对客人施展的亲切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老板的脸颊已经开始抽搐。

他本来就不适合笑脸,拼命挤出笑容反而可能把客人吓跑。神给予老板的天命极为残酷。

面对这样的他,昴手插腰挺起胸膛回答。

「很不好意思,我是天地无穷的穷光蛋!」

「快点给我消失!」

痛骂声大到身体忍不住后仰,昴连忙夹着尾巴逃跑。

以两种意义来说,暂时有一阵子都不会到这家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