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结束与开始』

1

「——小哥,不要发呆啦,你到底要不要吃凛果?」

意识醒觉的瞬间,昴的面前是红艳艳的成熟果实。

看着形似苹果的果实,智慧之果这个单字突然掠过昴的脑海。

食用后就会被逐出乐园的禁忌果实。

要是现在咬下去,是否就能从这不知所以然的状况中获得解脱?

「喂,小哥?」

中年男子皱眉,叫唤毫无反应的昴。

从不甚清楚的意识边缘慢慢回到现实——头像弹起一样抬起。视线扫射周围,感觉到心脏狂跳、呼吸急促。

下午的大马路,地点在水果店的店门口。这里陈列着各色各样的蔬菜和水果,还有站在商品前面,有着抢眼白色伤疤、长相可怕的主人。

面对人声鼎沸到令人窒息的眼熟场景,昴用力抓自己的头。

「我已经搞不懂了……」

只说了这句话,他就被涌上来的晕眩和呕吐感给淹没,当场倒地。

2

水自头顶淋下,摇摇冰凉的脑袋,昴试图重振混乱的意识。

「————」

担心突然在店头倒下的昴,水果店老板不但照顾他,还给他这个水壶。

虽然感谢他的真诚担心和照料,但打听不到应该在一起的莎缇拉,这份温柔反而在昴的心里留下深沉的伤。

坐在地上,用手挥掉顺着浏海滴下的水珠,昴咬紧颤抖的牙齿。脑海里的浮光掠影,是刀刃的光芒以及在血腥中舞蹈的艳丽微笑。

「咿……」

喉咙深处痉挛,抱着双腿的昴止不住浑身的轻颤。

那样的恐惧,那样的绝望,都是至今过着平凡生活的昴未曾体验过的。

不想再去思考任何事,也不想想起一切,只求缩在壳里忘却所有。

——刀刃反射的光芒、飞上天空的粗壮手臂、惨叫、沉入血海中的银色头发。

「————」

不想忆起的记忆鲜明地复苏,令昴想直接将难以压抑的激情从喉咙吐出。抬头大喊,声音在午后的大马路上回响。就在这时——

「咦……?」

应该扯开的嗓音带了疑惑之色,昴一脸痴呆地看着那个。

睁大的眼睛视野内,有身材高大肌肤像爬虫类的蜥蜴人,有身高只到昴腰部的兽人,有一头桃红色头发的年轻舞者,还有挂着六把剑的剑士。

——穿着白色长袍,摇晃银发行走的少女就在那儿。

少女蓝紫色的双眼瞥过坐在地上的昴,但不带兴趣的视线立刻移开。

象征紫水晶的坚强双眸,只是笔直地凝视自己应走之路。

那凛然的站姿,叫人战栗的美貌,他不断追寻的身姿完全没有改变。

「啊——」

昴一时发不出声音,吐着沙哑的呼吸拖着双腿硬是追赶那道背影。

少女穿过人潮持续前行,在不知所措、困惑又混乱的意识中追赶远离的银发,昴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呼喊。

「等、等一下……等等我……拜托,等我……」

一瞬间,对声音产生反应的少女看向昴,视线就像在看陌生人一样冰冷。

心头被少女眼中的锐利和冷漠挖出一个洞。没能遵守诺言、害她受伤,自己没有为此谢罪,她也不可能原谅自己。即使如此昴还是追着少女。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既然如此,至少要告诉她自己是怎么想的。

与其在想象中受伤,不如被伴随痛苦的现实所伤。

「等一下——莎缇拉!」

叫住莎缇拉后,要跟她说什么呢?

明确的答案在心中出现的瞬间,昴宛如忆起什么大喊莎缇拉的名字。

那叫声有穿过喧嚣传达给少女吧?远去的背影停下脚步。

分开人群走近止步的少女,他伸手碰触莎缇拉细瘦的肩膀。

「拜托不要无视我。突然不见又没有遵守承诺是我不好,可是我也是拼死去做了。在那之后我也去了赃物库,可是没能见到你……」

被碰触肩膀的莎缇拉看着昴,面露惊讶。

面对回过头的莎缇拉,自己一开口就满是替自己辩解的借口。

会意识到这点,原因在于她凝视昴的透彻眼神。

毫无感情的眼神——置身其中,可是昴却得到了安心。因为乍看之下莎缇拉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那就是救赎。

「对不起,只说我自己的事……不过,还好你平安无事。」

还有两人能再像这样相遇,这比一切都要值得欣喜。

有好多不能不跟她说的话,也有好多不得不跟她确认的事。不过,在那样之前昴的心已经得到回报,至少足以领略这份安心——

「你……到底想怎样?」

然而,莎缇拉却以未曾有过的愤怒面容对待安心的昴。

白色的脸颊微微泛红,莎缇拉轻轻扭动身体,甩开昴碰着肩膀的手。她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仰望昴的瞳孔闪耀着强烈敌意。


比想象中还要严厉的反应,令昴忍不住倒吞一口气。

但是,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莎缇拉来看,昴根本没资格见她。

所以不管被怎么痛骂也是活该——

「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用『嫉妒魔女』的名字称呼他人,你是想干嘛!?」

超乎想象的破口大骂,将昴的觉悟击成粉碎。

听到预料之外的话,令昴有种时间停止的错觉。

人潮带来的声音消逝,听得见的就只有己身剧烈的心跳,以及肩膀起伏的银发美少女的呼吸。除此之外一切声音都仿佛消失的错觉——不对,不是错觉。

「怎么了?」

僵硬地旋转脖子后,昴发现一件事。

被摊贩和路人挤得水泄不通的大马路上,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色彩浓烈的不平静感呼之欲出,每个人仿佛都被禁止动作一样持续沉默。

简直就像昴和莎缇拉的对话,支配了在场的一切。

就着严厉的视线,莎缇拉等待昴的答复。但是,对这毫无印象的责难,昴根本答不上来。昴和她视作问题的重点完全不同。

「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用『嫉妒魔女』的名字叫我?」

「这个,因为,这本来就……」

「……我不知道是谁跟你这么说的,但这兴趣太恶劣了,上当的你也有问题。——禁忌的象征『嫉妒魔女』,光是说出口都会被忌惮,而你却选了那个名字称呼我?」

嫌恶感表露无遗的莎缇拉——银发少女将昴推入混乱海洋。

少女的话席卷周围,所有的群众都点头应和。换言之,他们证明了少女所言是事实,而这逐渐将昴的心推向困惑。

根本不懂为什么要被责备。

昴只是呼喊她的名字而已。

但是她却谴责此事,而且周遭的人也都肯定她的做法。

「——没事的话我要走了,我可不像你这么闲。」

朝只会低头的昴丢下仿佛切断关系的话语后,少女扬着银发飒爽离去。想要呼唤她,但名字却冻结在喉咙中。

再用名字叫她的话就会犯第二次过错,可是,那要怎么称呼少女呢?

这份犹豫钝化了昴的判断。

「——啊!」

会发出微弱的抽气声,理由就在比昴的身高高一个头的位置——摊贩撑起的布制遮阳棚上。

跳跃。娇小的身体在重力吸引下轻盈落地,并在着地的同时乘风加速。

疾风穿着肮脏的衣服,金色头发顺风飘扬。以风神附身的身法穿过人群,伸长的手臂侵入绣有老鹰的长袍中。

接触仅有瞬间,但对风来说,那样的刹那邂逅就已足够。

风掀起长袍,扭转身体的少女像跳跃一样往后退。

「怎么会——」

银发少女愕然失声,伸手探进自己的长袍内。

找不到里头的目标物,瞪大双眼的少女追寻急速离去的疾风去向。

那道风的手里握着以龙为图腾的徽章,看到那道背影昴立刻大叫。

「菲鲁特!?」

这声呼唤使风困惑地摇晃,但是速度没有减弱,她一口气就从大马路飞进窄巷里。厉害又高明的技艺。虽然只看到一瞬间,但那道身影恐怕是——

「被偷了!是为了这个才绊住我的脚步……你也是共犯!?」

少女气愤不已,朝呆站在原地的昴怒吼。

她的手掌立刻朝向昴,但想了一下,马上就朝疾风消失的巷子跑去。

「喂,等等,误会啊!我是……」

为了解开误会,昴也追着两人跑进巷子。

跑着跑着,心中塞满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疑问。

塞进来的情报量过多,焦头烂额下根本处理不完。就算没有这些,光是今天死两次的状况就够让人混乱了。

「哪个人来对我温柔一下吧!到底是为了什么把我召唤到异世界啊!」

朝着不讲理的状况谩骂,摇摇摆摆地冲进昏暗的巷弄内。

虽然对持久力没自信,但短距离的爆发力是不会输那两名少女的。赶快追上她们解除疑惑。他抱着这种想法奔跑,不过——

「糟糕……有墙壁!」

昴口吐不悦,因为眼前等着他的是死巷。

没看到她们两人。菲鲁特身轻如燕,这种墙壁她轻轻松松就能越过;莎缇拉使用魔法的话,这种程度的障碍应该也不成问题。

「爬上去也是可以……但就不可能追上。」

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在本来就不清楚地理环境的王都中,要追上丢失的对象对昴来说是不可能的事。

「这边追不上的话,还是去赃物库?莎缇拉和菲鲁特都还活着的话,那罗姆爷应该……」

一说出口,众多的不协调感划过昴的心头,打乱思绪。

身体被切开的菲鲁特,脖子被割裂的罗姆爷,泡在血海里的莎缇拉。

其中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两次都被砍破肚子的昴,为什么现在还活着——

「不对,搞什么,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快停止,别想了,现在要先——」

要抢先她们一步,赶快和罗姆爷碰面,其他想法都暂时往后延。

现在要离开死巷,以前往贫民窟为优先。于是昴转身回头。

「……骗人的吧,喂。」

视线的尽头,有人影挡住巷口。

前方有三个人,浑身脏兮兮,散发着野蛮又粗暴的狰狞气息。

今天,和视巷子为狩猎场地的小混混三人组,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