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太迟的抵抗』

1

「——你是怎么了,小哥。突然一脸呆样。」

「嗄——?」

被长相严厉、有着显眼白色刀疤的男子呼唤,他忍不住发出了呆楞的声音。

他的反应让男子的刀疤扭曲得更厉害。

「我、问、你,决定得怎么样了?凛果,你到底买是不买?」

「啥——?」

「凛果啦!你想吃吧?是你自己这么说的,结果却突然双眼失神吓死人了……所以,考虑得怎么样?」

肌肉结实隆起的刀疤男,手掌上放着一个小巧可爱的红色果实,是个酷似苹果的水果。他看看果实,又看看中年男子的脸。

「不了,毕竟我可是天魔不灭的穷光蛋。」

「什么啊!只问不买吗?去去去,走开走开!我这是做生意的,没空理你的问题。」

被老板挥手驱赶,他只好摇摇晃晃地穿过店旁。

然后他——菜月昴环顾四周。

「咦?咦?——这是怎么回事?」

并不是向任何人询问,他光是将疑问和困惑说出口就用尽了全力。

2

大马路还是一样人来人往,除了偶尔会通过的蜥蜴马车外,整条路上都挤着满满的行人。

日照还很充足明亮,气温也没有很高,但一看到眼前走过身上长满毛皮长得像狼人的人种,脑袋就浮现「哇啊,感觉好热」的感想。

「话说,现在不是像土包子发表无聊感想的时候吧!?」

抱头扭腰,在原地用全身展现苦恼的昴,由于姿势奇特,吸引了周围的好奇目光。但是,现在没精神去在意那个。

「明明……刚刚还是晚上,不是吗?」

眼前太阳高高挂。至少在昴的认知中,他刚刚才迎接夜晚的来临。

从晚上一瞬间逆转到白天——对昴来说,只会让他回想起刚被召唤到异世界的时候。只是这次跟那时有显而易见的不同。

「腹部的伤……不见了。」

他掀起上衣衣摆确认腹部。

自己应该被大型利刃之类的凶器给切开,大量出血到难逃一死的地步才对。然而腹部不要说伤口了,连血迹都没有。

不仅如此,爱穿的运动服上也没有沾上丝毫尘埃和泥土。

手中的塑料袋好好的,裤子口袋塞着手机和钱包的状况也没改变。从各种意义来看,都是完整的初期状态。

——我好像快疯了。

记忆混乱下,昴拼命回想失去意识前的事。

没错,自己应该是被砍裂腹部死了。记得当时有女人出声说话。

在赃物库发现尸体后,自己应该就被制造出那具尸体的人攻击了。然后在濒死状况下——

「……对了,莎缇拉!」

担心昴而进入赃物库的莎缇拉,也成了凶刃的饵食。

一思及此,昴感受到五脏六腑像被挤压般地疼痛。那比起意识到自己被杀,更严厉地让他感受到己身的罪孽。

「莎缇拉就拜托了……我不是被帕克这样请托了吗?」

他想起在消失前,看着自己这么说的帕克。

和小猫定下的约定,绝对不是轻率随便的话。然而昴不仅忽视了对他的再三忠告,还大意错失了机会。

莎缇拉吩咐过——要是有什么事就出声,自己连这指示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白痴吗……不,我就是白痴。现在哪来的闲工夫垂头丧气,总而言之,得先找到莎缇拉和帕克……」

两人可能已经死了。昴用力摇头甩去那样的想象。

毫无长处又帮不上忙,换句话说就是配角。连负责炒热气氛的自己都捡回了一命,那么会用魔法又是啰唆滥好人,讲话拐弯抹角个性脾气却耿直得可以的美少女,还有轻飘飘又难以捉摸的奇怪精灵,怎么想都不可能会死。

——不对,是我不希望他们死。

「总之,现在得先去赃物库一趟……」

既然那个地方就是意识的终点站,那么应该会有线索。

想到就立刻行动,昴的快速果断也在这种时候发挥效用。在原本的世界,他的决断力都专门用在「今天就不去学校了」这类放弃的念头上,不过对现在的昴来说,斩断犹豫的心念具有莫大的意义。

但是,这样充满干劲的决断却被——

「哟——小哥,稍微和我们玩玩吧。」

挡在面前堵住巷口的三名男子,开启了妨碍事件。

看向声音来源,昴惊讶到不自觉地张大嘴巴。

「喂喂,傻着一张脸干嘛?」

「还搞不清楚状况吧,要不要我们告诉你啊?」

三人露出卑鄙的笑容嘲笑昴。仔细盯着他们瞧,昴的心境简直就像在收看搞笑剧。

找碴的男子有三人,装扮就算讲奉承话也不能说是整洁,还有着散发出教养和品格都很差的典型小混混脸。

对于这一切,昴有着无可奈何的熟悉感。

「你们……该不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被打到头吧?」

因为他们就是几个小时前,制造出昴和莎缇拉邂逅契机的地痞流氓。

他们没搞错自己的窝囊立场吧,再怎么说也很难想象是三个跟他们很像的人联合起来做同样的犯行。

「还是说,是看我落单所以想报复刚刚的事……对吗?我能理解你们想趁人之危的心情,不过搞错时间点的话,夜路走多还是会遇到鬼的,你们……」

「你在讲什么啊,脑子坏掉啦?」

男子们嘲弄想心平气和对谈的昴,那态度让想息事宁人的他气上心头。因为状况紧急所以他才想温和解决,不过昴本来就是个没耐心的人。

「听好了,小哥。乖乖听话把身上所有东西都留下来,这样我们就放过你。」

「啊啊,好好好。身上所有东西吗?我很急,拜托就这样放过我吧,麻烦了。」

「还要装狗!趴在地上学狗的样子,大喊救人喔~」

「不要得意忘形了,混账!」

男子们太超过的发言,快速地将他的忍耐之线给扯断。

昴突如其来的发飙举止令他们感到错愕。在愣住的男子之中,昴首先锁定瘦弱的男子当目标。方才打架的败因,就是因为他身上带着刀子。

「首先是你!不知道性命重要的家伙给我去死吧!」

朝掌心灌注浑身力量弹飞男子的下颚,接着一拳打在滞空的躯体上。男子撞上墙壁倒地不起,接着昴立刻朝下一人施以扫堂腿。

突然的发展令人措手不及,第二个人被踢到,摔倒在地。昴趁这空档突击最后一人,低空擒抱住对方的身体撞向墙壁,对方背部受到撞击发出痛苦呻吟,昴再补踹一脚给他致命一击,接着回过头,朝摔倒的男子招手挑衅。

「来,单挑吧!堂堂正正地攻过来啊!」

「搞偷袭小手段的人还说什么堂堂正正!臭小鬼!」

愤怒到脸红脖子粗的男子,一把抓住肾上腺素正用力分泌、态度坚决的昴,然后想顺着力道把昴推向墙壁。

「有够嫩的!」

昴反握他的手腕,用凌驾对方的腕力,扯开他抓着自己肩膀的两只手。

看到男子脸上露出明显的惊惧,昴眼神凶恶的脸更加扭曲。

「不要小看我拒绝上学多出来的时间。我日复一日、毫无理由挥舞木刀锻炼出来的握力超过了七十公斤,举重的话八十公斤我也举得起来,喝!」

手腕快被捏断的痛楚让男子放声吶喊。在他失去平衡的瞬间,昴用膝盖踢他。小混混快昏死过去,昴迅速绕到他背后,环抱住他的腰。

「死了可别恨我。我早就想试上一次了,地面仰背摔!」

按照摔角的反向背摔诀窍抱起对方,然后在往后仰的途中扔出去。男子无计可施,脑袋就这样撞上墙壁,落到地面身体抽搐。

确认有两人连话都不能说,昴最后走向自己一开始攻击的持刀男。

相较之下所受伤害较少的男子冒着汗,想拔出怀中的刀子应付靠近的昴。但正因为他想拔刀,昴毫不留情地踢他的脸,秒杀。

「——呿,轻松获胜!我绝不会让邪恶在这世上兴盛的!」

摆出获胜姿势后,菜月昴一个人在现场庆祝胜利。

确认这三人都没死,昴快速离开巷子。

「状况完全没改变。总之,得赶快去赃物库。」

看到昴毫发无伤地走出巷子,行人发出意外的感叹声。既然发现有人在打劫,是不会去通报卫兵喔!虽然很在意他们发出的声音,但内心更想对他们说教。

当然,时间宝贵,现下只能小跑步逃离那里。

3

在巷弄内复仇完,昴抵达贫民窟最深处——赃物库前面时,太阳已经西下,时间进入傍晚。

「终、终于找到了……费了不少功夫,真可恶。」

擦汗的同时,昴在好不容易抵达的目的地前瘫坐。

到处奔波绕来走去,在来到这里之前浪费了将近两小时。

「还以为刚刚来过应该不会迷路的……」

看不懂路标上的文字,对昴来说果然是很严重的障碍。话虽如此,贫民窟外头也没有标明大大的赃物库名字,所以他是仰赖记忆找到这里的。

「之前来的时候不是在和莎缇拉说话,就是看她看到呆掉,所以路也记得不清不楚的。」

昴满身大汗戏谑地说。

——不过,无法别过眼,昴犯下最大罪过的现场,如今就在眼前。

即使想用轻薄的自言自语打混过去,也无法唬弄自己的内心。心跳声放大,脉搏加快,昴的双手逐渐变得沉重。唾液枯竭舌头刺痛,剧烈的耳鸣不断敲击脑内。

这个赃物库里头,有昴追寻的答案。

一瞬间,在室内目击过的光景于眼皮底下重新播放。老人的尸体、自己被斩开的腹部,还有因自己的过错而被牵连的莎缇拉凄惨的身影。

「不要怕,不要怕,不要怕啊。我是笨蛋吗……不,我就是笨蛋,都来到这里了岂能空手而归。」

自己原本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如今的依靠就只有一个。

下定决心后他向前迈进,在要踏出步伐时,昴才发觉膝盖在颤抖。拍打发抖的双脚强迫自己冷静,这次昴先深呼吸才继续前进。

在橘色的日照下,赃物库厚重的门仿佛无言地拒绝昴。

「有人在吗?」

打消因自己的懦弱所产生的错觉,昴边敲门边大喊。

门板响起沉重的声响,但却没人响应,只有令人无法忍耐的沉默作为回礼。害怕这静谧的昴更加用力挥拳。

「有没有人……有人吧?拜托了,回答我啊……拜托。」

紧抓飘渺的希望,期望有人让他相信之前看过的光景是骗人的。

承受不住昴的激情,门板发出呻吟,铰链开始变形,然后——

「——吵死了!不知道暗号和口令,还想拆了门吗?」

眼前的门用力打开,原本身体整个瘫在上头的昴飞了出去。

飞到距离赃物库入口约五公尺处,惨跌在地面的昴两眼发白。抬起头,在他惊愕的视线尽头,站着一个红光满面的秃头老人。

肮脏破烂的衣服裹着锻炼过的巨大身躯,光滑无毛的头部反射出夕照的艳红。总结一句话,一个体型巨大、秃头却超级有精神的老头站在那里。

「搞什么鬼啊你!一个生面孔想干什么呀?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怎么到这里的?谁告诉你的?」

老头恶狠狠地缩短距离,轻轻抓住昴的后颈。

品尝双脚悬空的滋味,昴才明白自己有几两重。原本想说对手不怎样的话自己不可能会输,但没想到对手份量十足。

被身高超过两公尺的老头扛起,昴连抵抗的力气都丧失。

「……我的名字叫菜月昴,是忙碌不已的漂泊浪子……总而言之,先放我下来吧?」

我想脚踏地面再说话啦。昴竭尽全力地委婉呼唤。

4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极端恶劣,但昴平安无事地被带进赃物库中。

因为他告知老头提供自己赃物库情报的男子相貌。

一进门的柜台旁边,设有给客户使用的固定座椅。由于坐起来感觉不舒服,他只好一直调整屁股的位置。接触臀部的部分已经年久失修到有倒刺,不时会有屁股被刺到的感觉。如果是在肛门即将解放的时候,这种危险的感觉很可能会扣动解放的扳机。

「怎样,从刚刚就在那扭扭捏捏的,这么在意蛋蛋的位置吗?」

「我不是在意儿子的守备位置啦。是说,不要讲下体的话题啦。」

与其说是个子高,巨大这词汇更适合这个老头。站在柜台里的他被挤到必须弯着腰,他从柜台下方的架上拿出酒瓶,朝杯子里倒酒送到嘴边。

「想说晚上小酌几杯,结果就被你大呼小叫地打扰。如果是为了无聊的事,老朽可不饶你。」

「太阳才刚下山你就开始喝酒,这样会早死喔。」

说着惹人厌的话,昴用手支着脸颊大略地环视赃物库内部。

傍晚的赃物库——根本没有昴先前尝到惨剧的蛛丝马迹。各种赃物毫无秩序地随意放置,完全看不出是乱放还是整理过。

察觉到昴的视线,面前的老人了然于心地眯起眼睛。

「喂,小子——你对赃物有兴趣?」

一句话就直接命中核心。

大块头老人自称罗姆爷,可能是因为昴先自报姓名,所以和他的交涉意外顺利。

柜台后方的罗姆爷轻声发笑,边朝肮脏的酒杯里头倒酒。

「哼,来这儿的家伙目的就只有两个,不是拿赃物过来,就是要找赃物。你是哪一个?」

「……我其中一个目的确实是后者。」

「其中一个?那你来这还有什么事?」

肯定昴的附加条件,罗姆爷抬起一边的眉毛。昴点头回应后犹豫再三,最后抱着会被人当神经病的觉悟发问。

「我知道问这很蠢……老爷爷,你最近死过吗?」

而且是头被劈开右手被砍断,但昴放弃补充这一句话。罗姆爷暂时撑开略带灰色的双眼,没多久后破口大笑。

「嘎哈哈哈,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咧。我确实是个快死的老头,但很遗憾还没体验过死亡。不过活到这把岁数,一只脚也算是踩在棺材里了。」

罗姆爷痛快大笑,像是听到一个笑话。「要喝吗?」说完便把杯子推向昴。「抱歉,」昴挥手拒绝酒精,用简短两个字表达歉意。

他虽然开口道歉,但不协调感一直在心中膨胀。

在赃物库看到的尸体——毫无疑问就是眼前的老人。

在黑暗中,又是第一次看到尸体,内心的震惊根本称不上平静。尽管如此,老人的尸体特征明显很难错认,但他现在却在眼前生龙活虎的。

反过来说昴也一样,受了致命伤的自己,现在也是活蹦乱跳。

那些该不会是自己的白日梦吧?昴开始无法信任自己的脑袋。

「那个感觉,全都只是梦吗?如果是的话,那从哪里开始是梦,我又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

宛如烧灼的痛楚,微微接触到的少女体温,连自责到快气死的念头都只是梦的残留的话,那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呢?

如果真是如此,干脆连被召唤到异世界这件事也是梦算了。

「罗姆爷,你有在这里看到银发少女吗?」

「银发?不,没看过。那种不吉利的醒目特征,就算老朽的脑袋再怎么僵硬,也不会那么简单就忘记。」

嘎哈哈,罗姆爷豪气干云地大笑。但听了他的话,昴却面色凝重。

从他的态度感受到认真,罗姆爷止住笑声。

「喝吧。」

酒杯再次被推到昴面前。

酒瓶朝空酒杯倾倒,琥珀色的液体被倒到快满出来。昴默默地看着。「喝吧,」罗姆爷再度劝酒。

「不好意思,我没那个心情,而且我也不是喝酒后会耍狠使坏的小鬼头。」

「白痴啊,谁说小鬼头喝酒就要耍狠使坏。大口给他干下去,烧烫肚子里头试试,要是受不了滚烫,大不了再吐出来。来,喝吧。」

罗姆爷第三次把酒杯推向昴。

被这强硬的态度压倒,昴端起酒杯,将琥珀色液体凑近鼻子。浓厚的酒精味剧烈地刺激鼻孔,被呛到的昴皱起整张脸。

然而,即使否定酒精,他依旧有照着罗姆爷的话去做的冲动。虽然借酒浇愁是差劲大人的代表作为。

「嘿——干啦!」

倾斜酒杯,一口气把酒倒入喉咙。途中,酒精通过的内脏像烧起来一样,昴发出大叫,气势十足地把酒杯用力敲在柜台上。

「噗哈!哇啊,好难喝!好烫!有够难喝!啊啊,难喝死了!」

「是要说几次,小心遭到报应!不懂酒个中滋味的人,人生等于白过了!」

罗姆爷边喝酒边骂把涌上来的热度吐出来的昴。他豪迈地就着瓶口喝到酒瓶倒过来。

喝下比昴多三倍的量,老人打了一声嗝,笑道。

「看到没,喝酒就要像这样痛快!有没有稍微发泄到了?」

「……嗯,只有一点!老爷爷,我要完成另一个目的。」

朝着笑开怀的老人回以坏心的笑容,昴边用袖子擦拭流出嘴巴的酒,边指向仓库内部。赃物库的深处,似乎放了很多值钱的商品。

看到罗姆爷带着认真的表情,昴也直接了当地说。

「我在找中间镶着一颗宝石的徽章,想请你把它让给我。」

最初的目的——不是确认莎缇拉安全与否,而是原本造访赃物库的理由。

那就是莎缇拉被偷的宝石徽章。虽然没听说详细经过,但那对她来说是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拿回的重要物品。

即使不清楚她的安危,但要是徽章确实存在,至少会是个线索。

面对怀抱希望的昴的要求,罗姆爷一脸为难。

「镶有宝石的徽章……很可惜,没人拿那样的东西来过。」

「……真的吗?再仔细想想,你不会是脑袋太硬,记忆力衰退了吧?」

「要是连喝了酒的绝佳状态都想不起来的话,那老朽只能跟你说不知道。就这样。」

连最后的希望都被切断,罗姆爷冲着昴别有含意地奸笑。

「待会儿呢,有人约好要带东西过来,而且事先就告知是上等货,很有可能就是你在找的东西。」

「会带东西来的……莫非是叫菲鲁特的女孩?」

「正是……怎么,你连小偷的名字都知道啊?」

昴忍不住用力握拳叫好。

盗取徽章的少女菲鲁特,她的名字在这时出现了,这就证明徽章被偷的少女莎缇拉是真实的存在。

至少,那位银发少女是昴妄想出来的女主角可能性已经归零。

「想到我对银发女角的喜好反映在想象中,忍不住就焦急起来了……」

「在你莫名感到安心的时候打个岔。带来的东西你买不买得起是另一回事,有镶宝石的物品价值都很高的。」

「哈!就算让你知道弱点也没关系,毕竟我可是万夫莫敌的穷光蛋!」

「那你还来干嘛!」

期望落空的罗姆爷出言怒斥。但是,昴却朝他竖起食指左右摇晃。

「啧啧啧,我确实没钱。可、是、呢,这世上买东西的手段不是只有用金钱哟。还有以物易物这种原始手段吧?」

罗姆爷没有反驳,用沉默催促他继续往下说。昴点头回应,将手插进裤子口袋翻找,后来他抽离口袋的手上握着某样东西。

「……这是什么,第一次看到。」

「我带到这里的,是可以冻结万物时间的魔器『手机』!」

白色薄型手机和粉饼盒差不多大。朝着因第一次见到谜样物体而吃惊的罗姆爷,昴快速地操作手机——接着,白色光芒划破店内的昏暗。

喀擦,拍照声响起。为连锁发生的光芒和声音感到震惊的罗姆爷,摔倒在柜台后方。夸张的样子让昴发笑,但罗姆爷却大发雷霆。

「刚刚是怎样!是想杀了老朽吗?竟然做出诡异的举动,不要瞧不起老人家!」

「等等,冷静一点,深呼吸轻轻跳一下,然后看这个。」

将手机屏幕递到因酒精以外的因素红着脸的罗姆爷面前。用可疑的眼神看过去后,老人的双眼顿时瞪得大大的。

「这个……不是老朽的脸吗?这是什么把戏?」

「我说过了吧?这是可以切割时间将之冻结的神奇道具。我刚刚就是用这个道具切割罗姆爷的时间,然后把那瞬间关在这里头。」

边说边改变相机镜头的方向,这次昴拍摄自己,再把屏幕拿给罗姆爷看,上头显示着昴比V手势的静止画面。

「切割时间的感觉就像这样。怎么样,很稀奇吧?」

「虽然这个装模作样的脸和姿势很没用,不过这确实……嗯……」

尽管对昴的动作多所批评,但罗姆爷的视线和兴趣都牢牢钉在手机上。比预期的还要成功,昴兴奋地握拳。

「第一次看到……不过这就是传闻中的『流星』吧。」

「『流星』?」

不,这只是照相手机。昴想这么回答,但罗姆爷抢先点头说道:

「嗯,即使不能像魔法师那样开启魔法之门,也能使用魔法的道具总称『流星』。原本的意思好像就是从天而降的赠礼。」

魔法道具的名称「流星」。听到这耳熟能详的单字,昴点头回应。罗姆爷将手中仔细端详过的手机摆回柜台上。

「这玩意的价值无法估量。老朽在赃物库工作很久,但这还是第一次买卖『流星』……可想而知具有极高的价值。」

接触到稀有罕见的商品而想要大展身手,这点在赃物业界似乎也一样。兴奋到开口探讨价值的罗姆爷,边抚摸下巴边俯视昴。

「这样看来,就算是镶有宝石的徽章,但拿流星来交换单纯的装饰品,对你来说太吃亏了。用这个可以换到更高价,不,它根本就没必要和这些赃物赝品摆在一起。」

就拿赃物换取金钱的恶棍来说,这是莫名亲切的忠告。

在老人充满魅力的忠告面前,昴露出苦笑。确实,从旁人的眼光来看,自己的行为简直再愚蠢不过。不过,他不在意。

「没关系,就这样换,我就用这个『流星』来交换菲鲁特带来的徽章。」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那徽章有比这个『流星』更有价值吗?还是你打算说那徽章的价值用金钱无法计算?」

罗姆爷的口气充满不耐。若昴是第三者,也会做出和老人相同的判断吧。

「唉呀,坦白说我还不曾见过那个徽章,就算换成钱,金额也不会高过这个手机吧,所以对我来说毫无疑问是莫大的损失。」

「既然你都了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不用问也知道吧,因为我就是要吃亏啊。」

罗姆爷第三次翻白眼,昴痛快地看着他那样。

是啊,这就是答案。

「我想报恩,欠下的人情要加倍奉还。毕竟我是神经质的现代小孩,不那样的话会良心过不去睡不好觉。所以说,就算吃大亏我也要换到徽章。」

「嗯……听你刚刚那样讲,徽章根本不是你的东西啰?」

「是救我的银发美少女的持有物。理由我不清楚,但那是她很重要的东西。」

「那个恩人呢?没跟你在一起?」

「目前还在找。也许蒙她所救一事,还有那位美少女的存在本身,都不是我在寂寞下产生的妄想!」

用力握拳道出先前否定的不安,借此一笑置之。

得到徽章后,一定要再见那位少女一次。好想看到她的笑容。

「——你真是笨到极点了。」

看到昴决心不变,罗姆爷只是愉快地笑着。

5

走完正式交涉的前一步,昴接下来就和罗姆爷谈笑杀时间。罗姆爷对「流星」的事特别兴致盎然,看来即使在异世界,高科技依旧是男人的浪漫。

「不只服装,你身上带的都是稀有罕见的东西,这个也很好吃。」

「很好吃吧……我说,你吃太多了!我的零嘴啊,你收敛一点!」

「干嘛那么小气,一个人独占这么好吃的东西会下地狱喔。」

「擅自把别人好吃零食吃光的老头才会下地狱啦。对自己不利就佯装不知情还爱抱怨,这是团块世代的坏习惯……别吃啦!」

稍微佛心来着才拿出零食献宝,结果却被吃得一干二净只能泪眼以对。他不情愿地把空空如也的零食包装收进便利商店的塑料袋里。

——然后,赃物库的大门被敲响。那是在太阳几乎西沉的时候。

靠着柜台开始打盹的昴抬起头,罗姆爷的巨大身躯对敲门声产生反应,身轻如燕地走向大门。老人一脸神秘,耳朵贴着门板说:

「对付大老鼠?」

「用毒药。」

「对付白鲸?」

「用鱼钩。」

「对付我等尊贵的龙?」

「去吃屎啦。」

针对罗姆爷的简短发问,门外的人都能立刻回以没品的答案。

真独特的暗语,那就是暗号和口令吧。罗姆爷满意地解开门锁。看着他的背影,昴用干渴的喉咙说出「该来的终于来了」。

「——让你久等了,罗姆爷。对方意外的难缠,花了我不少时间。」

一名少女亲昵地夸耀己身的战果,穿过罗姆爷身边进入赃物库。

是个有着一头金色杂乱中长发的少女。她的瞳孔像兔子一样红红的,恶作剧的虎牙从嘴角探出头来。娇小的身躯穿着方便活动,讲白一点就是破烂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