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16話 拉菲訥?奧迪烏姆?雷菲納德②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哦,真的過來了。……拿著,這是報酬。」

 在想著像往常一樣溜出王城,穿過森林入口的漏洞,去秘密基地的時候――站在漏洞前的,是面相險惡的成年男人們。

 其中有一個體軀高大的男人,把銅幣扔給了附近那穿著髒衣服的男子。

「正如情報所示,是個穿著相當上等衣服的小鬼。這肯定是個很有錢的貴族大人吶。……還真有敲詐的價值呢?」

 高大男人的臉醜惡地扭曲,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由於秘密基地所在的森林離王城很近,所以認為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但是,每天都為了要見男孩而通過那裡的關係,所以會被看到的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以前一個月只去幾次左右,但現在變成了每天都去,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那麼……餵,小鬼,稍微跟我來一下吧?」

 高大男子如此說著,並隨之接近拉菲訥。

「呀……『別過來』!」

 拉菲訥使用《言令魔法》,束縛了高大男子的身體。

「嗯,這是什麼? 身體動不了…餵,該死的小鬼! 妳做了什麼!」

 高大男子對不能動的身體感到混亂,語氣也變得粗暴。 拉菲訥打算就這樣束縛著這高大男子,然後試圖逃離這個地方——

 咔!

 如此,自己的頭受到強烈的衝擊,並倒在了地上。

 在搖搖晃晃的視野中,向後看,理解了究竟發生了什麼。 自己——被人擊打了。

(好痛……好痛啊……)

 只是感到一片混亂。 疑惑自己為什麼要遭遇這種事情。 自己明明就沒有做過什麼壞事。

 與此同時,正在操作的魔力霧散,施在高大男子身上的《言令魔法》解除了。

「我本來還想著能盡量不斷地敲詐就敲詐,完事了就把妳送還回去,但是...…我不干了。我要把這個混蛋小鬼賣給變態。......可 別想著妳還能再見到媽媽和爸爸了哦?」

 高大男子帶著下卑的表情笑了笑,並命令附近的男人們「堵住他的嘴,把她關起來」。

「不要……不要啊!」

 即使想要逃跑,也無法抗衡大人的力量,然後輕易地被束縛住,嘴巴里塞了一塊揉成一團的布,變得發不出聲音。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又痛又害怕,一想到再也見不到任何人,眼淚就流出來了。

 再也見不到父親和傭人們是感到很難過,但最難過的,是再也聽不到那少年講故事。

 被男人們塞進麻袋裡,視線被堵住,當在快要絕望的時候,

「……在做什麼?」

 聽到了那個男孩的聲音。



?


「沒事吧? 有疼痛的地方嗎?」

 自那過了一會兒,在聽到少年和高大男子互相怒吼的聲音後,幾次響起了破壞的聲響,平息的時候,少年把拉菲訥從麻袋裡帶出來,然後如此問道。

「……頭,很痛。」

 當拉菲訥這麼說後,少年念著「《上位治癒High Heal》」,疼痛一下子就消失了。

 拉菲訥為了想知道剛才那幾個男人變得怎麼樣,而環顧四周。 但是——

「……最好不要看。」

 如此,被少年抱住,把視線遮擋住了。

 少年的體溫傳了過來,很暖和。 那混亂的心,似乎逐漸地被融化了。

「他們在這地方是有名的盜賊團。這是因果報應。沒什麼好在意的。」

 少年如此說著,為了讓她冷靜下來似的,溫柔地撫摸著拉菲訥的頭。 那隻手微微顫抖著,也似乎是對自己訴說的一樣。

 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打倒男人們的――但她知道是這名少年,幫助了拉菲訥。

「為什麼……要幫助我?」

 拉菲訥無意間,問了對自己感到疑問的事。 只是純粹的,也因為不知道是為什麼。

 少年對拉菲訥的話「哈啊?」地發出了似乎是覺得真是無法理解的聲音,

「勇者幫助人――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回答道。

「……啊」

 噗通,心臟在躁動。

 「我只是做了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此說道的少年的那身姿令人感到非常耀眼,也非常地帥。

(這是、什麼啊……臉好燙……心跳得好快……!)

 這是她首次感覺到的感情。

 臉非常通紅,心跳得以至於認為會被少年聽到的,激烈地、鼓動著。

「嗯……怎麼了? 體溫好像很高啊……感冒了嗎?」

 少年走近了過來,甚至把自己和拉菲捏的額頭貼在一起,「有點燙啊」地如此喃喃道。 拉菲訥變得滿臉通紅,心臟也幾乎快要爆炸了。

 在那之後,少年以為拉菲訥感冒了,就背著她送她到家附近。

「……哥哥你……是勇者大人嗎?」

 拉菲訥被少年背在背上的時候,隨之問了一下少年。

「……不,我還不是勇者。但是一定會。一定會成為勇者。因為我——有一個夢想。」

 少年看著前面的同時,用充滿決意的聲音如此說道。

 拉菲訥在這時候,明白了自己所懷抱的這段感情是什麼。 這是與在故事中的公主所抱有的感情是一樣的——“戀愛”。

 拉菲訥緊緊地抱住少年溫暖的後背,

「拉菲訥也、拉菲訥也支持你!哥哥的話絕對做得到!」

 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如果少年成為勇者打倒魔王的話——也許會與自己結婚。 因為她是如此想著的。

 從這一刻起,拉菲訥開始努力要成為一名理想的公主。

 學習王族的禮法和舉止,

 為了讓市民的喜愛而帶著護衛上街道,並積極地與之對話,

 也完全的不再對傭人們惡作劇了。

 看到這樣的拉菲訥,周圍的人們也一點點地改變了。

 傭人們也雖然還是有些尷尬,但還是開始會對她說話了,而且在上街道的時候也經常被搭話了。

 身為父親的琵拉爾也更加溺愛拉菲訥。 另一方的反面,姐姐們的態度也變得越來越冷淡了。

 一如既往,她還是溜出王城去見少年,即使被傭人們問了也掩飾地說是「在玩捉迷藏」。




 度過著這樣的日子,在過了幾個月的時候。

 像往常一樣,拉菲訥一邊哼著歌一邊走向秘密基地。 緊接著,一幅令人懷疑眼睛的光景進入了視野。

「――!?」

 那少年,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身體上傷痕累累的有無數看起來很疼的划痕,其中最大的,是三道像是被什麼東西劃傷的紅黑色划痕,留在了整個胸口。

 吐出的氣息也很虛弱,已經憔悴得現在都快要死了的狀態。

 拉菲訥立刻回到王城呼喚人,並說服那些說著不能讓外人進去的士兵,然後把他送到治療室去。

(為什麼……為什麼不起效用呢!?)

 即使讓王宮的白魔法師們進行治療,卻被某種魔法干擾一樣,不知為何對少年施加不了治愈魔法。 無論施放多少次,魔法都會在少年身上生效之前被抹去。

(神啊……拜託了。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我什麼都會做……! 所以求求您,請您救救他……!)

 不能做到任何治療,面對半死不活、在生死邊徬徨的少年,拉菲訥只能向神祈禱。

 然後,也許是領到了拉菲捏訥的願望……少年奇蹟般地保住了性命。 甚至儘管那本來應該是會死的重傷。

 以驚異的恢復力在短短一周內結束了本來需要一年的康復訓練(Rehabilitation)後,少年回復到了像往常一樣給她講故事的程度。

 拉菲訥非常歡喜。 以為以後也不會改變,還能和少年一起生活。 但是——

「從明天開始,我不會再來這裡了。」

 被告知的,是突如其來的離別話語。

 拉菲訥不肯罷休。 「為什麼」「不要走」「一直呆在這裡啊」,一直如此說服著少年。

「我必須得過去。去那非常重要的——戰鬥。」

 然而,少年的決意並沒有動搖,悲傷地抬頭望著天空這樣說道。

 拉菲訥看著這樣的少年,理解了。 少年——踏上了為了將魔王打倒的旅程。

 少年應該還沒有出現聖印。 但既然那是正義感很強的少年。 所以大概是想盡快打倒魔王而讓人們安心吧。 如果是少年的話,肯定會在路程的途中出現聖印。

「那麼……拉菲訥也! 把拉菲訥也帶上吧!」

 她有信心能幫上忙。
 《言令魔法》也變得可以同時對5個人行使了,其他各種各樣的魔法也變得會使用了。 雖然還只是初級的程度,但即使如此她還是覺得至少輔佐的程度也能做到。

「不行。因為會礙手礙腳,所以別跟過來。」

 但是,少年冷淡地,像是將其捨棄一樣地說道。

「………………誒?」

 有那麼一瞬間,不知道他說了什麼。 然後過了一會兒,頭腦終於理解了意思。 他說自己,對少年來說是不需要的。

 頭腦變得一片空白,什麼也思考不了。 因為她沒想到,一直對自己溫柔的少年會拒絕。

 看到那樣子拉菲訥的少年,從懷裡拿出了什麼東西,

「妳的話是無法跟上來的……所以,這個送妳。」

 如此說著,他將一個像指環一樣的東西放在拉菲訥的手裡。

「……戒指?」

「啊啊,這是魔道具『變幻的指輪』。我把它送給妳。」

 那是一枚很簡單的戒指。 但她不知道為什麼要給自己。

(……!)

 拉菲訥稍微思考了一下,並註意到了真意。 然後,臉色頓時變得通紅。

 因為她注意到了,這是——少年他自己形式的求婚。

 少年肯定是從一開始就注意到拉菲訥是公主。
 回想起來,少年講述的故事大多的終結都是會成為國王。 那一定是拐彎抹角地說,他想和拉菲訥結婚並成為國王。

「我一定會贏的。所以——在那之前妳就先忍一忍吧。」

 她想著這句話肯定也是在說『打倒魔王,並贏取和平』吧。

 他給的這『變幻之戒』 ,也一定是作為訂婚戒指,讓她等到那一個時刻。

「不管有多少人,我都絕對會贏的。沒錯,絕對――」

 聖印出現成為勇者的人是不止有一個。

 『無論出現多少人,我都會親自打敗魔王,並與拉菲訥結婚』。 少年說的肯定是這麼個意思。 拉菲訥聽起來就是這樣。

「一直……會一直等你! 我會一直等你的!」

 少年對那樣的拉菲訥輕輕地拍了拍頭,並溫柔地笑了。

 然後——他再也不會來秘密基地了。

 自那第二天開始,拉菲訥開始更進一步練習和學習。

 以將來會與少年結婚為考慮,她學習了烹飪,禮儀,經濟,學習了所有她能想到的東西。 一切都是為了和少年一起生活的未來。

 從魔王手中拯救人民的勇者,有權利決定嫁給他所統治的國家的公主。
 以至於那個少年是無法想像的,但他也許會選擇姐姐們,哪怕只有幾億萬分之一的機率。

 所以,為了成為一個理想的公主而努力了。
 比較淑女、優雅地、對市民也友善的——就像是那故事裡的公主一樣,被少年選中。

 也致力於將魔法習得。
以天生就擁有的《言令魔法》為中心,《生活魔法》、《輔助魔法》、《五大元素系魔法》等等...…尤其,因為想知道少年現在到底在哪裡,所以把最大的 精力放在了學習《探知魔法》上。

 然後,自從少年離開後,歲月流逝...…一年過去了。 然而她還沒聽到魔王被打倒的消息。

 兩年過去了。 雖然有勇者誕生了,但那不是黑髮的。

 三年過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市民起了暴動,但是被琵拉爾控制住了。

 四、五年過去...…最終,九年的歲月也過去了。

 拉菲訥成了一個非常美麗,漂亮的少女。

 走到街上也會被市民們積極地與她說話,王城內的佣人們也宣誓效忠於她。 她成了像是故事裡的公主一樣,理想的公主。

 但對拉菲訥來說,這些怎麼都不重要。 因為——只要讓那個少年對我有好感就行了。

 不斷修煉的《探測魔法》已經成為最上位的《千里眼》。 但是,即使這樣也還是找不到那少年。

(為什麼,為什麼找不到!?明明條件都符合了……!)

 難不成——心中浮現出了不安。 但她立刻搖了搖頭,消除了那樣的想法。 那個少年是不可能會變成那樣。 一定是還活在某個地方才對。

 雖然是使用《千里眼》尋找"黒髪"的人物,並且一個不漏地尋找了。 但是,無論哪一個都是落空的。

 不安一天比一天增強了。 「怎麼可能」「如果是那個人的話」每一次都如此勸說自己,但身心都不斷在磨損,甚至已經接近到極限了。

 憔悴、疲憊的時候。 拉菲訥的耳朵收到了一個消息。

 『在隣國的埃塔爾出現了"黒髪的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