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12話 四天王《死喰的狂歡節(Carfest)》戰①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ククク_kukuku)……愚蠢的人類們啊。我――"魔王軍四天王"之一、"死喰的狂歡節(Carfest)",來邀請你們到永遠的沉眠去吧――」


 裝備著幾個看起來很貴且附加寶石的裝飾品的那很沒品位的骸骨,如此說道的同時向著我們咔噠咔噠地搖晃骨頭。


「――――誒?」


 拉菲訥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骸骨感到混亂,或許是理解跟不上的關係,她浮現出啞然的表情。


「為、為什麼!? 《千里眼》什麼都沒有反應……!?」


 拉菲訥搖晃著眼睛,使用彷彿在說著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骸骨。


「呋呋呋,真是可悲啊……別以為那種程度就能將我找出來……都是因為你們根本無法找出來的我不由自主地出來了呢……!」

「咕ッ……!」


 拉菲訥不甘心似地咬牙,踩踏地面並與骸骨保持距離,然後拔出了護身用的西洋劍(Rapier_輕巧而細長的劍)。 冒險者與蕾蒂也在一瞬之間離開骸骨並架起了劍,然後形成了對抗的形式。

 處於緊迫的狀況。 明明是這樣才對,但……由於從頭到尾地偷窺了骸骨行動的關係,對我來說感覺只是在看短篇小說(法語:Conte)一樣罷了。 總覺得有點慚愧。


「也給我吃這招吧! 《空刃斬》!!」


 當我處於感到微妙心情的時候,或許是認為先下手就能為強,有一名冒險者跑了出去。 然後,將風魔法和劍術組合的劍技――《空刃斬》向著骸骨使出。

 擁有相當不錯練度的《空刃斬》。

 達人即使沒有風魔法的補助也能將其行使,而雖然在這意義上是望塵莫及,但發動速度和威力還是相當的不錯。

 男子釋放的這渾身一擊的《空刃斬》以激烈的氣勢向著骸骨的通體飛去。 但是――。


「……沒效果呢。那把劍,是玩具嗎?」


 《空刃斬》被展開在骸骨的身體的防護結界(キンッ_kinッ)! 地彈開了。 男子對那樣的光景感到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骸骨將其瞥了一眼,並咔噠咔噠地笑道,


「雖然是沒有效果…………但像你這樣的人,實在是非常討厭吶。」

「……哈啊? 那種事情怎麼都――」


 男子在如此將要把說完之前,骸骨將只有骨頭的那瘦細手腕向著男子的方向,

 咚,

 地響起了沉重的聲響。


「――誒」


 男子慢慢地看向自己的身體,然後洩漏出模糊的聲音。

 然後――噗通地倒落在地面上了。 身體裂開個巨大的口子,同時在地面做出了血泊。


「憑你們這些下等的人類,可以不要反抗這高貴的我嗎?」


 骸骨猙獰地扭曲了臉,並蔑視的同時咔噠咔噠愉悅地笑了……。



?


「……回、《回復魔法》! 快點!」


 在男子搖晃地倒在地面上的瞬間,而單純只是呆然地看著狀況的拉菲訥等人似乎總算是理解了事態,然後使用緊逼的聲音如此喊道。


「――《上位治癒(High Heal)》」


 比起拉菲訥大喊的還要早數瞬間行動的伊芙、白魔導士使用上級魔法治愈男子。

 或許是多虧伊芙迅速行動的關係,開在男子軀體的巨大傷口眼看著逐漸地癒合了。 恐怕,再稍微遲數秒鐘,男子就已經喪命了吧。

 但是,倒下的男子還是同樣處於危險的狀態。 一次作為急救措施地堵住洞口,這似乎只是生成一個臨時的髒器,但現在是處於原本是必須要以白魔導士數人集中治療的狀態。 因此有必要帶到治療院去。 但是――。


「那麼……這下就,知道自己的立場了嗎?」


 只要還有這骸骨在,那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我瞄了一眼那倒下的男子,為了確認還能保持多久而使用特殊魔法的《高速演算》計算。 ……距離死亡推定時間估計還有12分42秒左右。 包括伊芙的延命治療……25分12秒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可以從容地辦到。

 我,決定行使聖魔導士的帝級魔法《不死消卻(Delete Undead)》。 畢竟這是對抗不死者的最強魔法,這樣的話應該能將那傢伙強制性地淨化掉才是。


「《不死消――》」


 我將手掌向著骸骨的方向,並試圖行使的時候,


「我來做你對手,你這壞蛋! 這聖劍格蘭……古拉? 格拉魯貝爾德? 感覺好像不對呢……總之使用這把劍將你碎屍萬段! 覺悟吧!!」


 蕾蒂跑到我前面,並將聖劍的劍鋒向著骸骨,然後如此宣言道。


「啊………………真的假的。」


 由於途中被中斷的關係,使用《不死消卻》的魔力霧散開了。

 不,我說妳啊……在什麼時機出來啊。 不會看氣氛也要有個限度啊。 《不死消卻》是約束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罷了啊……今天已經不能使用了啊。 妳說該怎麼辦啊。

 話說別忘記聖劍的名字啊。 那雖然是一把劍,但它還是有意識的啊。

 蕾蒂宣言完畢後,不知為何轉回頭向著這裡,並嗯呋地露出了得意的臉。 這傢伙為什麼是露出得意的臉啊,妳只是個礙事罷了啊?


「(ほう_ho-),聖劍…………聖劍? 可那還真是萎靡不振啊……嘛,也罷。也就是說,妳是今代勇者的其中一人吧?」


「沒錯! 然後這裡的這位是我的師傅! 他是比你還強100億倍的人!!」

「100億倍? (ククッ_kukuッ)……真是有趣的玩笑。」


 骸骨聽了蕾蒂的話後咔噠咔噠地震抖笑。

 然後瞄向我瞥了一眼,像是在說「眼睛如此渾濁的男子怎麼可能會很強呢?」地聳肩膀。 什麼啊這傢伙,真是火大。

 ……話說,由魔族來看也是覺得我眼神像是死了一樣嗎?  但我認為你沒有眼球又只剩骨頭,而且從字面上也已經算是死了吧?  (オォン_O~on)? ?


「(ククク_kukuku)……那麼,玩耍就到此為止吧――而且,似乎還有試圖爭取時間的人存在呢。」


 骸骨把臉轉向拉菲訥等人的方向,然後如此說道。 爭取時間?  是什麼事?

 骸骨視線的前方,是向著一邊警戒著這裡的同時,給予倒下的男子施加治療的伊芙―—不是她,而是在其身旁的――莉娜。


「妳……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為了不被發現地在煉製魔力吧? 我可是明白的哦?」

「――ッ!? ……不認為、那是錯覺嗎?」


 莉娜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也馬上就恢復原狀,然後剛毅地瞪著骸骨。 顯然是在做了什麼,我都完全沒有發現。


「而且……由於必須盡快向『魔王大人』報告才行,所以我可沒有與你們玩鬧的閒暇。」


 咔噠咔噠地搖晃著骨頭,並如此說道的骸骨。


「――反正已經將魔王大人說過的『黑髮勇者』收拾掉了,並且把"說過想要的東西"和城鎮都連同取得了……啊啊,魔王大人,他一定感到非常高興才 是啊……! 一定會稱讚我吧……!!」


 骸骨心醉神迷似地抬起雙手,像是非常興奮一樣地如此大喊道。 還哈哈地笑,總感覺非常無敵地噁心。 話說『黑髮勇者』不是――。

 (カランッ_karanッ)。

 似乎是劍掉落一樣的金屬聲響起了。


「…………誒?」


 把握著的劍掉落的拉菲訥,使用聽不見的微小音量,恍然地喃喃自語。


「騙……騙人、的吧……? 那個人怎麼可能會死――」

「為什麼我要像區區的人類一樣說謊? 看吧――不就是在那裡嗎?」


隨著眼神動搖的同時,骸骨像是纏住拉菲訥聽下去一樣地如此說道,然後向著在埃塔爾內的咖啡館,坐在開放露台(Open Terrace)裡面的一個殭屍,將那個擁有與 我相同的―—黑髮的殭屍手指指了出來。


「那還真實在是非常地弱小啊……分明身為勇者,聖劍的加護卻很脆弱……讓我還以為那是羽蟲罷了呢……!」


 骸骨邪惡地扭曲臉龐,並如此嘲笑道。

 聽見這句話的拉菲訥帶著絶望而空虛的樣子,宛如失去支柱一樣地盤蓋鐵落在地面上。


「………………騙、騙人。那種事是騙人的。肯定是騙人的。那個人是我的英雄……也是命運之人……那個人會死亡什麼的事絕對…… !」

「哦呀? 奇怪,那是妳的戀人嗎? 那還真是做了件非常抱歉的事啊……嘛,都是要怪那個太過弱小的錯吧?」

「……………………怎麼、會……」

「拉菲訥大人! 請您無論如何都保持清醒! 這終究只不過是魔物的戲言!!」


 希安試圖為了讓像是斷線的人偶一樣的拉菲訥恢復意識而不斷地呼籲。

 但是,拉菲訥的眼睛不但光芒沒有恢復,甚至像是丟失了靈魂一樣變得空洞了。


「稍微耽誤一些時間了呢……差不多,該完結了。首先是――《超重力(Pesado Gravity)》」


 骸骨詠唱了《重力魔法》的帝級魔法、《超重力(Pesado Gravity)》。


「咕ッ……!? 什、什麼啊、這個,身體、變得好重……!!」


 詠唱的同時,周圍的重力變得數倍多重。 韋德、蕾蒂、伊芙和莉娜……話說,除了我以外的大家都倒了下來,並且被縫製在地面上了啊。


「(クク_kuku)……這下你們就無法逃跑了呢。」


 這重力魔法,恐怕,在肩膀被添加的重量來看……大概是10倍左右吧。 感覺肩膀很沉重。


「嗯……? 為什麼你沒有倒下? 是忘了施加嗎? ――《超重力(Pesado Gravity)》」


 骸骨以我為對象,再次地使用了重力魔法。

 我的肩膀再次施加上+10倍的重力了。

 合起來20倍。 嘛,但是吶……如果這種程度,完全是還能行動的等級。

 相反地,最近變得僵硬的肩膀被適當的重量回應而感到非常地舒適。 反而是想再多加一點呢。

 骸骨說著「又忘了施加嗎……?」而再次使用重力魔法。

 但是,我完全沒有倒下,反而肩膀酸痛被消除而感覺非常舒適。

 骸骨感到不可思議而一次又一次地施加《超重力(Pesado Gravity)》。

 肩膀的重量逐漸地增加,最終,變成了350倍左右。 總覺得既然到了這裡,不如想嘗試一下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我持續不斷地被施加,然後在超越大概1000倍的時候,骸骨喘不過氣的同時,


「為、為什麼! 為什麼沒有效果!!」


 如此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