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11話 菲娜的真面目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要把這麼多的人化成不死者,是需要施術者。那麼,只要將那名術者打倒就可以了。」


 作戰會議開始而在稍作討論後,伊夫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該說不愧是白魔術師嗎,似乎是對死靈相關的事非常熟悉。


「但是,要怎麼樣才能找到他?就算在城裡到處尋找,也因為大量的不死者而動彈不得啊?」


 韋德看著那些不死者們如此說道。


「……我、有個想法。只要使用我的《千里眼》――」

「拉菲――菲娜大人!那是……!!」


 護衛的假面女人試圖想阻止菲娜。

 但是菲娜用手將其製止了,


「我――拉菲訥?奧迪烏姆?雷菲納德(ラフィネ?オディウム?レフィナード_rafine·odiumu·refina-do)使用探知魔法《千里眼》,找出施術者。」


 她如此宣言後,將戴在左手食指上的指環――《變幻戒指》摘了下來。


「――ッ!?」


 菲娜的身影晃動了一下,然後看到她身形的我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艷麗的黑髮突變成新雪一樣的白,那是一頭美麗的白髮。

 原本端莊的外表,雖然變得有些稚嫩,卻變得更加地憐愛、更加地美麗。

 我們會感到大驚也可以說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她,簡直就像是——一位從繪本中跳出來的天使一樣,是個絕世的美少女。



?


 菲娜――改之,拉菲訥揭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有一段時間,誰都沒有發出聲音。 冒險者們甚至因為太過於驚訝而張大了嘴,並顯露出一幅愚蠢的臉。

 我也感到很驚訝。 雖然她的容姿也是如此,但畢竟她的名字是―—


「原來是,王女殿下啊。」


 莉娜將一道銳利的視線投向拉菲訥。


「是的。雖然我不想透露真實身份……但畢竟現在是這樣的情況。」


『拉菲訥?奧迪烏姆?雷菲納德』

 優尼威西亞王國第四王女,並且是一位最受市民支持的王族。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在虛幻可愛的美麗容貌中,唯一能在王國使用《探知魔法》最上位的《千里眼》的才智。 再加上,對國民也以親切的態度關心的話……就已經像是偶像般的對待了。 光是我知道的就有五個粉絲俱樂部。 也太受歡迎了吧。

 但是――即使是拉菲訥,既然她是優尼威西亞王國的公主。 那麼總有一天,她必須要嫁給有名的貴族,又或者是與打倒魔王的勇者結婚。

 粉絲俱樂部的成員都為此哀嘆了。 而且還是痛哭失聲了。

 畢竟或許因為那些來歷不明的傢伙,會與心愛的公主殿下結婚。 那樣的事是不可能允許的。 ……嘛,雖然是有一部分的變態反而興奮了起來。 但那些豬都被會員肅清了,所以現在已經不在了。 南無!

 會員們無處可去的憤怒堆積了起來,然後最終,發生了暴動。

 記得那時候……是在6年前。

 由於我當時正處於修煉時代的鼎盛時期,所以實際上並沒有看過她的臉,但「竟然會對幼女感到興奮的這幫傢伙不是非常的糟糕嗎」當時的我如此想到。

 但是在成長後的現在,知道這世上有許多不同愛好的人在,畢竟這也是一種愛的形式。 愛與和平! (Love and Pace!)

 暴動開始激化,而王國考慮該怎麼面對。 然後,聚集起統率了好幾個粉絲俱樂部(男女比例8:2)的男人——而優尼威西亞王國的國王,皮拉爾?奧迪烏姆?雷菲納德(ピラール?オディウム?レフィナード_pira -ru·odiumu·refina-do)對會員們這麼說道。


「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不如直接成為勇者或者貴族不就好了嗎。」


 這樣。

雖然在風聲的傳聞中,皮拉爾是個超級的笨蛋父親,並且溺愛著拉菲訥,所以似乎不會把她交給任何人,甚至是打倒魔王的勇者,但……粉絲俱樂部的會員們一蹴而就 地認為這只不過是個傳聞。

 自那之後,想和拉菲訥結婚的變態們開始試圖靠武藝或商業一步登天。

 優尼威西亞王國的戰力和流通在最近幾年迅速發展,毫無疑問地可以說就是因為這一個理由。 我總覺得,已經很多事情都跟不上了。 我想這些傢伙可能都是笨蛋啊。

 但是……與之結婚的人肯定會很辛苦的吧。 還或許會被粉絲俱樂部盯上性命也說不定……? 嘛,反正這和我沒有關係。


「拉菲訥大人!您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嗎!這樣可或許會被盯上,然而您竟然在這種地方揭示身份――」

「希安(シオン_shion)。『閉嘴』。」


 拉菲訥行使了《言令魔法》。 面具女人――希安強制地緊閉嘴巴,並且被封住了發聲。


「在這樣的情況下考慮這樣的事情也是無濟於事的吧。而且……姐姐們應該也不知道我們在埃塔爾才是。所以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即使拉菲訥是這麼說,但希安彷彿還想說些什麼而使嘴巴咕噥地蠕動。 但,由於被封住了聲音而似乎發不出聲音。

 ……這麼說來,我似乎聽風聲的傳聞說過有個王女不太喜歡拉菲訥。 據說,為了暗殺她而似乎僱傭了能手的暗殺者。 嘛,謠言也不過是謠言。 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所以――我想用我的《千里眼》來尋找術師……怎麼樣?」

「誒、是的。這樣也好不是嗎?」


 莉娜像是有點動搖了似的,搖晃著聲音。 嗯? 總覺得莉娜的氣氛有點改變了。 是錯覺嗎?


「那麼……我開始了。――充滿大氣的精靈啊,"優尼威西亞王國第四王女"拉菲訥?奧迪烏姆?雷菲納德在此命令。給予我看透遠隔萬里的神 之眼眸吧――《千里眼》。」


 菲娜跪在地上,而雙手交叉在胸前進行詠唱。


「這還真是……厲害啊。」


 在菲娜的周圍閃閃發光,看到閃耀的魔力洪流,我不禁地發出了感嘆的聲音。

 能夠省略原本應該更長的《千里眼》詠唱的才能也是如此厲害,但相比起來卻能夠完美地控制更濃密、更細膩的魔力的這簡直不是人類所能擁有的技巧。

 溢出的魔力質量也很高,量也多得不尋常。 這是能與S等級的魔導士匹敵的魔力量。

 而且,《千里眼》不愧是《探知魔法》的最上位魔法,其效果也唯有非常驚人一句。

 不管有多遠,都可以特定出魔力殘留的地點。 而且即使沒有殘留魔力,臉、名字、身高、髮型、體形和劍的流派等等,可以指定各種各樣的條件而找出適用的人物出來。

 順帶一提,即使是杯子還是無機物和怪物(Monster)都能找得出來。 只要有了這個,即使丟失了東西也能一下子就能發現,所以我覺得非常方便。

 然而相對的弱點……是對強度的妨礙魔法和偽裝魔法很弱的這一點。 然後還有,就是如果對象的魔力量是比自己的魔力高十倍以上,就無法探測到這樣吧。

 還有,如果對像在魔力密度太過高的空間裡就探測不到。

 嘛,那樣的地方大概只有從這裡一直往北的未踏破區域――拉斯斯韋莪特(ラススヴェート_rasusuvu~e-to)大陸罷了吧。

 在那到處都是S級龍橫行霸道的大陸上,甚至那是個還有人說是不是有魔王在的魔大陸。

 以前去過的時候魔物有很多也很強,我當時還以為真的會死。 雖然當時的我會很開心地去四處狩獵,但換作現在的我的話不想再去第二次了。

  其實,雖然我之前也想習得《千里眼》,但……由於上面寫著很多看起來很難懂的東西,所以就這樣放棄了。 畢竟我是用身體記住的類型。

 而且幾乎都沒有過《千里眼》的術士。 所以,也沒有看著學習的機會。 因此也不得不勉強地放棄了。


「――――嗯?」


 當思考到這裡時,我注意到一件事。


「或許……模仿拉菲訥的話,說不定就能用了嗎?」



?


 拉菲訥集中地行使《千里眼》,在周圍的人都以緊迫的樣子守望著她的過程中,我決定嘗試一下能不能做到。

 那個,以這種感覺的姿勢和姿態,而魔力就這樣的程度。 詠唱……不用也可以吧。 以前是好好地將每一節努力地記著持續下去的,但用身體記住地實戰後就進步了,所以決定在之後都不用了。 而且也有因為麻煩的理由。 就算不詠唱也不會改變威力,所以大概什麼沒問題吧。


「――《千里眼》」


 我製作出像樣的魔力,並從埃塔爾內的魔力殘留中,集中地尋找術者。 然後――


「……後面?」


  總覺得,感覺到術士是在後面。 雖然也試過普通的《魔力探知》,但除了我們之外也沒有其他反應。

  我在想著「不會吧……」並回頭一看。


「――!?」


 進入視野的,是與森林風景相當不合時宜的豪華腰凳上沉甸甸地坐著,一個半透明、看起來很了不起一樣的骸骨身影。 那並不是單純的骸骨(Skeleton),那身體溢出膨大的魔力,而從那相貌中籠罩著類似風格的氣勢。

 之所以會有點透明,大概是因為使用了高強度的偽裝魔法吧。 直到剛才都還沒注意到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我環顧四周……其他人似乎都沒有註意到。

不被拉菲訥的《千里眼》探測出來,大概也是因為這傢伙的魔力量太過高的關係嗎。 如果是擁有相當於S等級的魔力量的拉菲訥的10倍以上的話――那麼可以與SS的等級相匹敵。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會變成傳說級的魔物了。


「…………果然還是從這邊過去吧。」


 當我用側眼一晃一晃地警戒的時候,骷髏從座位上緩緩地站了起來,並如此悄悄地喃喃自語。

 它走到因行使《千里眼》而集中註意力的拉菲訥他們面前,然後先深呼吸了一下,


「(ククク_kukuku)……愚蠢的人類們啊。我――"魔王軍四天王"之一、"死喰的狂歡節(Carfest)",來邀請你們到永遠的沉眠去吧――」


 解開對自己施加的偽裝魔法,然後當開放那龐大的魔力之後,盛大張開手地暴露了自身的存在。

 當我看到這樣的一幕時,我這樣想到。

 ――啊,這個傢伙,是個笨蛋啊。

 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