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10話 不死者?城鎮(Town)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那是――實在是一幅不切實際的光景。

 天空染成了紅色,而上空有幽靈在四處徬徨。

 家家戶戶都沒有洩漏出燈光,而在這寬敞的街道也沒有任何一人在行走――但是,這也不過是只限於人類來說的狀況。

 而那些在行走著的,是腐朽的肉體與外表醜惡的魔物――"殭屍"和發出喀嗒喀嗒聲響的骨頭魔物――"骷髏"等的不死者的怪物(Monster)們。

 光是在看得見的範圍內,大概都有五百隻左右了吧。 因為在城鎮的全區域都能感受到魔物的魔力,所以可能是超過了五千隻個體。

 在向斥候詳細詢問之後,我們讓馬車趕路到埃塔爾,因為了確認虛實,而最終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幅光景。 這是什麼地獄啊。

 我們沒有進入城鎮,而是躲在附近的森林的樹叢裡,所以不會有不死者們會注意到這裡的狀況。 雖然也有不死者想從大門出去,但卻被埃塔爾內的範圍結界反彈而返回了回去。 ……話說回來,為什麼結界內會有怪物(Monster)? 結界君不是沒有在工作嗎?


「這是什麼啊……ッ!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ッッ!!」


 面對這種過於異樣的光景,冒險者們都渾身發抖了。 萊蒂他們勇者隊伍也繃緊了臉,似乎是很緊張的樣子。

 但是,如此大量的不死怪物……實在不認為這是自然產生的。 雖然我不想認同,但――


「難不成,這些全部、都是城鎮的人……?」


 事實際上,要召喚這麼多不死者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我雖然也稍微習得了召喚魔法,但即便如此,召喚三百具人形體的情況就是極限了。 如果是小老鼠的話可以召喚十萬隻左右。 因為使役要用精神力,所以我絕對不會去做的。 而且之前試過後都差一點就要死了。


「……除此之外,我想應該就沒有那樣的可能性了。能召喚出如此數量的術者是不可能存在的。十有八九,是城鎮的人。」


 伊芙即使是有些動搖,但還是冷靜地如此說道。


「不,不要緊的! 大家一定都是藏在安全的地方才是! 那個人肯定也――」

「看到這樣的光景,真虧妳還能說出那樣天真的話啊?……明明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存活下來。」


 莉娜以冷淡的眼神瞥了菲娜一眼。

 菲娜道「那種事情……」「但如果是那個人的話……!」雖然像是要告示自己似的喃喃自語……但在這一點上,我覺得莉娜是正確的。 因為我也是這麼想的啊。 不管怎麼看都只有不死者。

 我再一次環視埃塔爾的城鎮。

 無論男女老少,都讓人聯想起生前姿態的殭屍。

 即使變成骨頭也會持續行動的骷髏。

 在紅色的天空中飛來飛去,呈現出人類模樣的幽魂——幽靈(Wraith)。

 有血跡斑斑,血肉橫飛的街道。 就像是被什麼人襲擊了一樣,倒塌的建築物。

 但是,最為異樣的事情就是――那些不死者就像還是人類一樣地行動著。

 穿著像貴婦一樣的殭屍在一家沒有燈的咖啡店裡談笑風生、

 孩子模樣的幽靈似乎非常開心似地在空中飛來飛去、

 身著鎧甲的骷髏就像看門人一樣地拿著長矛站在開放的大門前。

 如果這些都是人類的話,大概只是城鎮上的一道平凡的風景吧。 正因如此,這幅光景就是如此太過與異常了。

 所見之處都是不死者的這光景,實在是不能想像城鎮上的人都還活著。 雖然應該會有少數倖存者的可能性……但這幾乎可說是絕望的狀況了。


「唔ー嗯……這似乎可不好辦啊……?」


 蕾蒂以一副為難的表情注視著不死者們,並如此低聲地說道。 看來是想著要去戰鬥的樣子。 她的眼睛裡蘊含著作為勇者的鬥志。 順便說一句,我的眼睛裡僅僅只有寄宿著鬥爭(逃跑)兩個字。 我可以逃了嗎?
(咖啡:中文‘鬥爭(逃跑)’,日文:‘闘爭(逃走)’讀音相同為‘to-so-’)


「餵、餵!還是逃跑比較好吧!?」


 當我想著這真是件麻煩的事情時,凱恩即使是感到害怕,還是用著顫抖的聲音如此說道。


「但,但是啊!說不定還有倖存者也……!」

「怎麼可能還會有這種事!?大家都已經死了!!」


 凱恩不停吵醸著「快點逃吧」。

 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見識到這種異樣的光景就沒辦法了。 我也想回去啊。 我想回去懶散地度過無意義的一天。 要不干脆直接使用淨化魔法的「不死者轉生(Turn)」向全區域釋放再回去呢。 雖然我想那樣的話大概能將其解決掉的。


「如果你想逃跑話,那你這樣做不就好了嗎?」


 當我在想,如果凱恩逃走的話我也跟著逃走吧,如此想著像垃圾一樣的事情時,韋德的話讓我嚇了一跳。 難不成這傢伙,看穿我的心?


「不,不,才沒想著要逃跑――」


 當我試圖辯解的時候,


「凱恩,你還很年輕。就算要逃跑我也不會怎麼想的。」


 看、看來那句話並不是對我說的。 幸好那不是個能讀懂內心的大猩猩。


「但,但是……即使我們戰鬥也只是徒勞地死亡吧!?你說我到底能夠做什麼!!」

「…… 也許確實是沒什麼意義也說不定。但是,這可是有如此數量之多的魔物。雖然不知道這些傢伙是怎麼入侵進來的... ... 但最幸運的事是現在被限制在 埃塔爾的範圍結界裡。…… 但是,如果結界壞了會怎麼樣?你覺得這些魔物會去哪裡? 」

「…………誒?難、難不成……!」


 凱恩對韋德的話睜大了眼睛,然後像是不敢相信似的顫抖著身體。

 環顧四周時,發現冒險者們、蕾蒂組隊的成員、菲娜等人似乎也明白的樣子,總覺得大家都帶著一副達觀的、即將走向死地的騎士般的表情地堅定了決心。

 而蕾蒂一臉帶著「?」天真無邪的表情,當與我對視就扑哧一聲地笑了起來。 好可愛。

 ……看來沒有註意到的只有蕾蒂、凱恩和我罷了。 嘛、嘛,其實仔細想想也是啊! 其實我也是在想是否就是這樣的哦。 真的真的。

 韋德瞥了一眼凱恩,


「十有八九,應該會前往到周邊的國家和城鎮吧。圖爾凱瑟(トゥルケーゼ_tu~uruke-se),德蒙尼奧(デモーニオ_demo-nio),歐拉瓦(オーラヴァ_o -rvu~a)……最靠近的是優尼威西亞(ユニウェルシア_yuniu~erushia)王國嗎?不管怎麼說,那裡可是有自己的家人啊。 ……所以,我可不能就這樣逃跑。」


 韋德緊緊握著拳頭地將恐懼壓抑著,使用著飽含鬥志的眼眸,並像是鼓舞自己一樣地吐出了這樣的話。


「吉雷。你能帶著凱恩和委託人的小姑娘逃走嗎?至於勇者大人……雖然是感到抱歉,但我希望妳能與我們一同戰鬥。」


 我抱著雙臂並把背靠在牆上,並以像是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一樣地擺出一副強者的風格說道「這簡直就像是魔物的氾濫(Stampede)一樣啊…… 」 ,然後韋德如此地對我與蕾蒂說道。 誒,可以逃嗎? 真的假的? 真的可以嗎?


「不……我就留在這裡。因為,有一定要調查的事情。」


 當我正想著逃跑路線的時候,菲娜端正地如此回答道。


「……為、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不逃跑!?難道,不覺得這樣會犧牲性命嗎!!」


 凱恩無法理解地環視四周,並用顫抖的聲音如此大喊道。 不,不是大家哦。 這裡也有想要逃跑的人在哦。


 韋德他們冒險者說道「好可怕啊。但是,失去重要的人還要更可怕吧?」之類的,「嘿嘿,成為英雄可能也不錯啊」等之類的話。


 凱恩看了這一幕後低下了頭,一會兒後,逡巡似地沉默了。


 然後,使用夾雜著恐懼的嘶啞聲音、


「…………即使是我,也能幫得上忙嗎?」


 地如此說道。

 雖然拼命地抑制著顫抖的身體,但仍然還是發現凱恩的眼睛裡閃爍著勇氣的光芒。 但還是請稍等下。 如果你不逃跑的話我――。

 韋德對凱恩的話感到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什麼啊。這不是很有骨氣嘛。當然,非常歡迎啊。」


 他害羞地笑了起來。 其他冒險者們也用溫暖的目光守候著,空氣也變得有些柔和起來了。


 但是、凱恩沒有逃跑。 也就是說,逃跑的候補必然只會輪到我與菲娜帶來的隨從們……。

 ――對我告示道「你要怎麼做?」地如此幾乎是所有視線都集中了過來的,究竟是哪些傢伙,根本不言而喻。


「……哦、噢噢。我也要參戰。」


 結果,我也必須要戰鬥了。 話說,如果還是要按照這個流程回去,除非不在心臟長毛的話是不行的吧。 這完全不是可以逃跑的氣氛啊。

 然後就這樣。

 韋德率領的,C~A級的冒險者們。

 《攻》之勇者,以及蕾蒂和其組隊。

 能熟練使用《言令魔法》的少女,菲娜。

 感覺像是很強的菲娜護衛的面具女。

 順帶的我(D級冒險者,零幹勁)。

 的『埃塔爾不死者討伐隊』被編成了。

 然後,在目送非戰鬥人員回歸後(為了護衛他們和傳達情報而帶了一些冒險者回去。我也覺得那邊還比較好的說),於是就決定開這次的作戰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