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9話 一帆風順?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自那之後,接受委託的日子已經過了四天。

在護衛的委託中,偶爾也只是會出現魔物,而且都沒發生突發事件(Accident),並再過數小時就會到達埃塔爾。 簡直就是一帆風順。


「吉雷! 你也過來吧,我們來玩『撲克牌』!」


正當我在休息的時間懶洋洋躺著時,有一名像是大猩猩一般且臉上有巨大傷疤為特徵的高大男子——韋德(ウェッド_u~eddo)邀請我去玩『撲克牌』。

和他一起玩的冒險者們也說著,「一起來玩吧!」「輸了就要進行懲罰遊戲!」地如此邀請我。


「因為每次都會輸所以不要……話說,你們是出老千吧。我可絕對不會玩的。」


 當我瞪向他們的時候,就「你、你說的是什麼事呢?」如此地說道,然後拙劣地吹著口哨的冒險者們。 果然是做了嗎,這些傢伙。

……自四天前送上名為高級糖果的餌食後,就莫名其妙地受到他們的親近。 動不動就來要點糖果,至於韋德,他與外表相反地是一個十足的甜食愛好者。 ……雖然我還有很多,所以是沒關係啦。

 話說回來,這些傢伙是不是太過放肆了?

 這好歹是護衛的委託啊……委託人的菲娜好像都不在意地在優雅享受著下午茶時間(Tea Time)。 簡直是完全沒有緊迫感。 溫馨的空間已經達到了極致。

 然而,在這樣的溫馨空間中,有一人散發出一種憂鬱的氣氛。


「喲,今天有一種叫『布丁』的點心,要嗎?如果你不要的話,我就給別人了。」


我今天,又對著使用體育坐式(坐地抱腿姿勢)的金發男——凱恩說話。 但那結果是——


「…………」


 不理不睬地無法達成交談,並無言地站了起來,然後愰愰惚惚地不知走向了哪去,臉色感覺就像的是魂魄被抽走了一樣,真的沒問題嗎?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為了征求他對點心的感想而試著(Try)與他說話,但他一點也沒有能夠讓我接近的徵兆。 我認為貴族男人的意見很貴重而很想知道的說……


「又在跟他說話了嗎? 明明可以不用管那種強橫的傢伙啊。」


 臉像大猩猩的男人——韋德一臉茫然地喃喃自語。 看來好像是有什麼想法似的呢。


「嘛,既然機會難得。」


畢竟送的感想越多越好。


「真是溫柔啊……但我覺得這是徒勞的哦?那傢伙因為老家是非常厲害的就覺得自己很特別。雖然在年齡上看起來是很有才能……但因為父母的關係而變成B 級的話就沒有意義了。他的本性已經從根部腐爛了。」


 韋德尖刻地大罵凱恩。 不管怎麼說,一般都會說到那樣的地步嗎? 而且你這隻大猩猩在哪裡能看到我很溫柔啊,我可是基本上只想著自己的事啊。


「師傅ー! 那個!這個『布丁』的剩下! ? 我可以吃嗎」


 當我和韋德說話的時候,吃完布丁的蕾蒂呱嗒呱嗒地跑來這裡了。 我無言地把布丁送進嘴裡。 然後蕾蒂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自那之後,什麼事都沒發生並吵吵嚷嚷地朝埃塔爾走了三個小時。

再過數十分鐘就會到達埃塔爾,並且即將就快要到護衛委託完成的地步。


「――! ――ッ!!」


 就在這時,在馬上就要結束的安心感的包圍下,並在發出依依不捨的聲音中,從遠處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哈……哈……大,大不事好了!埃塔爾……埃塔爾啊!!」


 現出身影的,是作為斥候的先行冒險者。 額頭上冒出許多汗珠,面色蒼白的同時,口也不停地說著想要傳達某種事物。


「請冷靜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菲娜安撫陷入混亂語言支離破碎的冒險者,並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斥候的冒險者顫抖著聲音,並且就像是害怕著什麼東西一樣,然後吐出了這樣的話。


「是魔物……魔物來到了城鎮,佔據了城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