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4話 B級冒険者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那麼,就以多數表決師傅是否加入組隊!」


 蕾蒂如此說道。 然而不知為何把我喚作為師傅了。 即使叫她停止也不會聽,所以將其放置了。


「我是無所謂……畢竟,也有點在意的事。」


 莉娜表示同意,並且使用著瞄準獵物的眼神看向我這邊。 我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事,所以請不用管我。


「……哪個都無所謂。」


 而最後的一人,伊芙呆然地如此說道。


「哪個都無所謂的話Yes也可以吧! 那麼就以3對1地決定加入!」

「等等,別給我獨自決定。我又沒有說可以多數表決,而且哪個都無所謂的意思是暗示著不想要加入,因此我不會加入。退庭!」


 將錯就錯地快口說完,然後即使想從三人的眼前逃脫,然而卻被莉娜抓住領口而失敗告終。 誰來幫幫我啊。


「呣呣,伊芙肯定也想要你加入才是! 不信你看這張臉! 明明就擺著一幅『真想要你加入啊~』的表情!」

「不就是無表情嗎! 而且還擺著一張真麻煩怎麼都無所謂真想現在就回去的表情啊!」

「又不會少一塊肉,加入進來也無所謂吧!」

「我寶貴的懶散時間會減少啊!」


 我和蕾蒂互相大聲地說話。 由於委託人還沒有到來,所以沒有看見這樣的醜態是最幸的事。  然而,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其他冒険者們注目,實在是感到十分地不舒服。


「呋呋,師傅真是固執啊! 那麼,最後決定就交給伊芙吧! ……嗯嗯,啊ー,果然伊芙也是這麼想的吧,也是啊ー……真的想他加入嗎ー… ………因為!!」

「別說慌了! 明明從剛才開始就沒有動過嘴巴! 妳也才不想要眼睛這樣渾濁的D級冒険者加入吧? 我說是吧?」


 我拼命呼籲(Appeal)我自身的沒用。 這麼自己說自己的我反而感到傷心了。 為什麼我在做著這樣的事呢?


「…………我剛才就說過,無所謂……!!」


 伊芙這麼說後,飛快地離開了。 臉也顯得有些煩悶,是太煩人了嗎。


「……不用擔心,那孩子一直都是這樣子。」

「是、是嗎。」

「在加入這組隊的時候也是,『我沒有想過要與妳們互相熟悉,我只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加入罷了』地如此說過。……嘛,我也是因為了目的而加入。」


 莉娜如此說道。

 她們兩人,似乎都有自己的複雜狀況。 顯然輕率而什麼都沒思考的似乎只有蕾蒂。

 蕾蒂「肚子餓了嗎……?」地如此說著估計錯誤的話。 果然這傢伙什麼都沒思考。

 當我想著真是麻煩死了,希望委託人快點過來時,


「――勇者大人,好久不見! 我是B級冒険者的凱恩?斯托爾茲(カイン?シュトルツ_kain·shutorutsu_Cain Stolz)! 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種地方見面……! 這正是命運 ! 果然這是高貴的妳與我注定會被綁在一起的命運!」


 聽到了這樣的男子聲音。

 男子――凱恩的外表用一句話來說就是,被整理得很好的光滑金發為特徵的文雅男子。 服飾很好,所以應該是貴族出身。 冒險者又不會使用這種帶有閃閃發光裝飾的裝備。

 ……不管怎麼樣,我並不認為他有能夠稱得上B級冒險者的能力。

 雖然似乎有為了威信提高而讓高級別的冒険者同行,然後只是提升級別的貴族,這傢伙或許就是如此了。

 凱恩把我推開並站到蕾蒂面前,並喋喋不休一個接一個地擺出美辭麗句。 蕾蒂的外如其表地年幼……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蕾蒂也似乎被稱讚而並非完全變得沒興趣的臉……也沒有。 反而似乎還感到十分麻煩的樣子。 而且還擺出「這傢伙是誰啊」的表情。 拜託妳記住啊。


「話說回來……從方才開始就有件非常在意的事……」


 凱恩回頭轉向著這裡,並放出輕視的視線說道。


「為什麼,有個D級的垃圾在這?」


 因凱恩的這句話,在場的人都沉靜了下來。




?


 凱恩打從心底地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為什麼這委託會有D級冒険者在。 這能力不是與之不相稱嗎。


「也沒什麼,就只是接了個委託罷了啊……?」


 我毫無偽裝地如此說道。 這是沒有什麼好羞恥的事。 再者說,這是不問級別的委託,所以應該沒問題才是。


「哈啊……我並不是在說那樣的事。身為斯托爾茲家三男的我,即使是垃圾也能明白地來告訴你吧。我在問你,為什麼相當於C~B級的 護衛委託會有像你這樣與之不相稱的D級在。明白了嗎?」


 凱恩打從心底地傻眼道。


「的確,若是要前往鄰國埃塔爾,那道路確實對D級別來說是有點嚴厲。……但也沒有寫著不能接吧?」


 到鄰國埃塔爾的路途中會出現相當於C至B級的魔物。 凱恩應該是想說低兩級的D級就如同行李吧。

 聽瞭如此的回應,凱恩大大地咂了嘴並說道,


「反正,是被貴族大人看上之類的,或者是想著拿冒険者剩下的餘錢吧? 所以說,我就是討厭像這樣的D級別垃圾。」


 凱恩大大地扭曲了臉,並說出痛罵人的話。


「反正只是想要金錢吧? 來吧,撿起。」


 凱恩將金色的硬貨10枚左右投扔到地上,並如此說道。 一旁看著的冒険者們發出了騷動的聲音。


「――ッ! 你這――」

「蕾蒂,等等。」


 果然還是忍耐到極限了嗎,我用手阻止住憤怒到試圖抓住凱恩的蕾蒂。


「撿起後廢除委託。D級冒険者什麼事都派不上用場。倒不如去做一些與能力相符的採取草藥。」


 對我來說,即使不用苦力就能得到金錢,甚至能從蕾蒂哪裡逃離的絶好機會。

 ……但是,我沒有將金貨撿起。


「怎麼了垃圾,快撿起來啊。……啊啊,是還想要嗎。來,這樣就行了吧。」


 凱恩再將10枚的金貨扔到地上,並冷眼地輕視著我。 就像是在看羽蟲(白蟻)一樣。


「……哈啊,低等級的冒険者真的只有垃圾。公會也真是的,像這樣派不上用場的垃圾就好早點處分掉,但就是為什麼沒有這麼做呢,果然只能讓我換上 這一代的人並改變制度了嗎……」


 凱恩對公會的現狀表示悲哀,並嘆息地聳肩膀。


「的確,我是想要金錢。」

「……師、師傅?」


 蕾蒂搖晃了眼,並用著纏住似的眼神看著這裡。 而且還擺出了一副與想像中的回答不一樣的臉。

 ……不好意思,我並不是像蕾蒂想像中那麼完美的師傅。 想要金錢,也想墮落懶散地生活。 我只是個怠惰的人。


「我是與英雄或勇者相隔甚遠的人類。我只是一個懶人。你說的事也並沒什麼錯。」

「到底在說些什麼理所當然的――」

「我,或許是如垃圾一般的人類。但是……低級別的冒険者――那些傢伙絕對不是垃圾!」


 說我壞話是沒什麼關係。 但是,說其他低級別的冒険者壞話就實在是隱忍不了。


 我可是知道即使是低級別,但還是有很多很好的人。

 比誰都還要熟悉藥草的人、

 詳細知曉魔物的生態,且擅長解體的人、

 為了城鎮,主動接收諸如排水工和清掃之類委託的人,我看過了許多非常厲害的人。

 的確,低級別在全體上來說素質低,也因為態度不好而被城鎮的人敬而遠之。 但那是,就算是高級別的冒険者也能說的事不是嗎?

 即使是低級別,也有認真努力的傢伙在。 也有以自己的工作為榮,並為了城鎮而努力的傢伙在。


「……垃圾無論怎樣說都是垃圾沒有變。趕緊撿起離開。」


 凱恩冷淡地拒絕。


「……我知道了。其實我的錢包裡空蕩蕩的。所以這金錢我就拿去了。」


 當我將散落在地的金貨撿起時,凱恩浮現了殘酷的笑容。

 當我瞥了一眼看蕾蒂時,她正焦急地看著我。 將口開開關關地,似乎想說什麼,但似乎說不出口。 ……嘛,就那樣看著吧。


「一、二……好厲害啊,有20枚。我就非常感激地收下了。」

「啊啊,同為垃圾就該明白。」


 凱恩咧嘴喜悅地笑著。


「既然撿起了就趕緊滾――」


 在凱恩完全說完前,把剛撿起的金貨散落到地面。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果然比起我,你才更必要這些吧? 沒辦法,那麼給你吧。」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可是那斯托爾茲家的三男啊? 那麼微小的錢怎麼還需要啊?」


 凱恩以一幅無法理解的表情如此說道。


「不不,你可是需要這一筆錢,因為啊,」


 我暫且深呼吸一次,


「對無法繼承家業的三男是必要的吧? 不如使用這錢買點茶點心來討好委託人如何? 靠父母的金錢成為B級的,高級別的冒険者大人?」


 凱恩一瞬間張開了嘴,數秒後,臉色轉紅,並將華美裝備的劍從鞘中拔出,並發出怪聲地突撃了過來。 果然會變成這樣啊。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將手搭向攜帶的劍。

 然後,凱恩的劍揮下到我頭上的那一瞬間――


『――靜下! 』


 像是通透過去似的,一道美麗聲色的少女聲音迴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