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幕 「想成為勇者」也曾有如此想過的時期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我以前,曾經想過要成為勇者。

 握著光輝的聖剣將魔物屠宰,最終打倒魔王的之後與王女結婚,然後成為一名王者並幸福地生活。

 在幼小孩童的時候,對那樣的英雄譚非常地仰慕。

 其他的孩子也想著「成為勇者然後拯救世界!」「成為勇者就能受歡迎!」地如此意氣風發,但我的動機不是這樣。


『成為國王然後幸福地生活。 』


 我――吉雷?拉羅(ジレイ?ラーロ_jirei·ra-ro)對這裡感覺到非常有魅力。

 由於也是因為如此,我從以前開始就甚至附加‘超級’地討厭麻煩,所以才會想著「只要成為國王就能遊手好閒地生活不是嗎!」。

 實際上,過去有許多例子說明勇者擊敗魔王並成為國王。 那樣的話我也能做到。 只要成為國王就能遊手好閒!

 然後從那一天開始,我拼死地努力了。 實際上也有過真的死亡然後復活的時候。 那時候真的認為自己會死掉。

 持續累積即使對幼小的孩子來說是魯莽的訓練,為了跨越限界而挑戰明顯是優越的怪物並展開激烈的死鬥,然後由於勇者也是需要魔法而拼命獨自一人地學習。

 然後十幾年後,我變強了。

 S級冒険者組隊起來才能總算打倒的龍種,而我變得即使單獨也能打倒地強大了。

 之後是只要被聖劍選中而作為證明在身體的某處刻上【聖印】就能成為勇者,而我已經來到這樣的階段。 還有少許就能達成誓願。 並且可以成為勇者。

 而在某一日,喝盡這該死難喝的魔力増強剤,然後到定食屋清口時,聽到了某段對話。


「――勇者大人也真的是非常幸苦啊。根據聽聞的事,每天,都沒有休息日子地不斷將魔物討伐。而且,如果在深夜時,附近的村莊發生了襲擊,就甚至沒有睡一 覺的閒工夫。儘管擁有聖劍的加護,也很苛刻啊……」

「我們能這樣平安地生活,也是多虧勇者大人和騎士團將魔物削減……」

「喂喂,冒険者也削減了魔物吧?」

「不能指望冒険者吧。那些傢伙,不是沒有累積到金錢就不會行動不是嗎。在引起騷動而被騎士大人抓住並責備來看,根本不能依靠他們啊。」

「那還真是如此啊,但是說真的,勇者大人還真是厲害啊。我以前也是以那為目標,但聽到即使打倒魔王成為國王也是很忙碌,所以就放棄了!」

「大笨蛋,像你這樣白天就喝酒還遊手好閒的哪能夠成為勇者啊!」


 男人們醉紅著臉哈哈大笑,並高興地談笑風生中。



「…………騙人、的吧。」


 聽到對談的我,頭腦變得一片空白了。

 勇者沒有睡眠的閒工夫?  即使成為國王也很忙碌?

 那樣的話……那樣的話,我的努力是什麼啊?


「…………好,決定了。」


 腦袋思考中斷而變成茫然自失後的數小時後。


「適當地做一些工作,然後懶散地生活吧。」


 我將握住手中的魔力增強劑猛攻落到地面,然後為了尋找能夠宅在家的土地房屋,而開始跑向魔導不動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