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OUND TYPE MOON AHNENERBE的一天

一卷全

ALL AROUND TYPE MOON AHNENERBE的一天 一卷全

ALLAROUNDTYPEMOONAHNENERBE的一天

封面

(Ahnenerbe[德语:遗产]相约时等待用的咖啡店。草莓派似乎是绝品。空境与月姬等作品的唯一接点。时常有外来的吸血鬼、穿修道服的修女之类的人会来喝茶。)

両儀式:

恰如其分,被养育的很好的大小姐。拥有直死魔眼,阴性阳性的双重人格者。最早使用匕首和死之线,总是一副不愉快、没力气的样子。虽然在本人面前没说过,但非常喜欢干也。病娇、刁蛮,为什么自称是俺,请参照本篇。

(ツンギレ这个词始终讨论不出个合适的翻译,虽然是傲娇衍生出来的词,但也不能就直接翻成傲娇吧,那不就看不出区别了吗?姑且翻成刁蛮,有人有好建议请提出来。)

Arcueid:

比较而言,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可能是强者的余裕吧,一直无忧无虑的吸血公主。

打个比方来说,就是一时心血来潮跑到城市的,自由奔放、天真浪漫、足不出户的王女。

Saber:

当之无愧,品行端正的伟大王者。有着正义之人必胜、不知变通的性格,剑戟突击的女主角。

剑骑之servant,火力是no.1、耗油量也是no.1。

作为光明磊落、正直有礼的班长属性,今天也在为了调解互不相容的人们的关系而忙的不可开交。

Ciel:

战斗修女,为了街道的和平与咖喱,今天也在不为人知狩猎异端的代行者。与Arcueid是立场和恋爱的对手关系。在月姬里是永远的no.2。

间桐樱:

痴情可怕,不请自来帮忙的后辈。虽然有些剧透但其实是凛的亲生妹妹。关于那些姐妹间的争执实在无法在这里言表。

精神与肉体都已承受了太多太多,如今正努力克服以往的心理创伤。不要输给残暴的姐姐哟。

远坂凛:

冬木的红色恶魔,魔道名门远坂家的继承者,性能虽完美却是最失败的。

虽然是个惟我独尊的少女,不过因为有喜欢照顾人的大姐气魄,转职成了专门负责解说的角色。

琥珀:

爽朗的策略家,远野家的佣人。自己做主只顾一味玩乐的佣人的典范?妹妹唯一该学的就是她的明朗。

一边协助秋叶、一边作为药剂师看护着志贵的健康。

MELTYBLOOD里还在远野家地下进行可疑的研究,作出了各种各样的魔法武器。

远野秋叶:

远野志贵的妹妹,总是不愉快的样子,代替派不上用场的哥哥管理远野家的才女。

由于是与妖魔的混血,可使用被称作“掠夺”的远距离诅咒。与七夜互为天敌。

不坦率的程度是typemoon第一,恐怕一辈子也坦率不了了。

翡翠:

不爱说话有洁癖,远野家的女佣。一心为主、竭尽全力的佣人的典范。真希望姐姐也能学学她。

最近好象可以离开远野家的洋馆了。

擅长的是在MELTYBLOOD里由大量错字产生的洗脑word。

白莲:

Arcueid的使魔-梦魔莲的另一个姿态,镜子映照出的另一人格。

由于莲不说话,才有了说话的白莲的登场。

在《MELTYBLOODRe.Act》里作为boss角色出场。

Rider:

骑兵之servant,很介意自己个子高的完美女性。

拥有魔眼,也带眼镜,说不定跟远野志贵很合得来。虽然面对大部分的事都不为所动,惟独在两个姐姐面前会瑟瑟发抖。

蒔寺枫:

穗群原学园、三人娘之一,短跑运动员,自称穗群黑豹。

健康的傻瓜,混熟了会发现她有非常纯情少女的一面也许会有这种事吧。

三枝由纪香:

田径部经理人,极其普通的一般人。

她嫣然绽放的笑容会使万物都平静下来。

冰室钟:

穗群原学园、三人娘之一,跳高的王牌选手,冷美人。

虽是一般人,但深不可测,为数不多的眼镜娘。

Nrvnqsrchaos:

由666只使魔武装的吸血鬼,是拥有力量的吸血鬼的顶点、死徒二十七祖之一。体内能够小规模的再现系统树、体内的混沌能产生出动物。由此产生的“喜欢动物”“兽博士”“教授”等被拿来搞笑。Boss角色之二。

言峰绮礼:

日安暗黑面,再见善之心。把众人的烦恼立即解决,大家熟悉的外道神父。

也是凛的师兄,fate/zero里宛如主人公的年轻人,让人看到了的他的内心纠葛。成长后的他却变成了这个样子。Boss角色之三。

荒耶宗莲:

战之求道僧,极喜结界窝在里头不出来。和尚在战斗方面可是强得很的——如此用行动来表现的肌肉和尚。

论防御力的话可是最高等级的。Boss角色之一。

CarenHortensia

欢迎回家疑心暗鬼,一路走好纯真无垢,让众人的迷茫立即恶化,原野盛开的花朵一般的银之歌手。Caren小姐。

言峰死后,出现在冬木教会里的优秀修女。似乎是Ahnenerbe的工作人员。

远野志贵:

选择唯一出场的男主人公时的优胜组。不过没什么戏份。

被慢性贫血所困绕的眼镜君。直死魔眼也就罢了,整天带着匕首到底是想干些什么?

七夜志贵:

杀人贵,在MELTYBLOOD等作品里,经过迂回曲折的过程,最终被确立为志贵的2p人物。

遣词用句总是色色的,原本是远野志贵深层意识的恐惧,以及被远野家领养前还是七夜家族一员时的记忆残渣。负责发展剧情的一人。

猫arc:

猫精灵,在猫的王国—GreatCat’sVillage里栖息的怪生物。

能无限的召唤同伴,眼中可发射光线,安上火箭可以飞行。

拥有高度的智能,日夜、为了世界变得更有趣、更奇怪而暗中活动。

猫chaos:

只是个冒牌货,原本是在PS2版的MELTYBLOODActCadenza半开玩笑的追加要素。

“让中田先生来给猫arc配音会很有趣吧?”由此突发奇想产生的东西。

不知何时已经成为独自存在的角色。

至今为止也写过些杂乱无章的东西,然而从一开始就以此作为主题还是头一次。这张DRAMACD是TYPEMOON第一次和其他公司正式合作的产物,同时也是TYPEMOON首次制作的DRAMACD。完完全全的第一次呢。已经做了将近八年的游戏了,避开DRAMACD只是因为没有机会,而且我也明白自己的风格并不太适合做DRAMACD。“乏味、你的文章太乏味了!”会变成这样吧。之所以变成现在的状况,可能完全是因为夏天的魔力。祭典的话,大概这种事也会被谅解吧。

(严密的说,TYPEMOON内这种交集并不是头一次。已经有在各个作品之间自由自在游来荡去的琥珀色的家伙了,那是极少数的例外希望您能无视。不过反正也是个配角。)

“今年夏天做ALLAROUND吧。”

说出这话的是武内某人,刚听到的时候还真有些迷茫。原来如此,在这里让主要的女主角碰面的故事说不定会很有趣。“要做的话就正经做吧!”于是就照以往的劲头像恶作剧般尽力去做了。那个也想做,这个女孩也想让她出场,无论如何都想要乔治说话。像这样不考虑先后的加了进去。当初说,一张CD的话勉勉强强还能赶上夏季COMIKET,结果导演先生道歉说“对不起,按这份剧本的话,一张CD是装不下的”(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急忙变更为了两张一组。封面和包装也与录音同时进行,加快速度设计了出来。“这下子安心了”正这么想时、导演先生又一次道歉道:“录音的总时间出来了对不起,这个,即使是两张也装不下”。其实真正该道歉的是我们才对。如此一来,CD盒的设计也要从头修改,变成全体人员都被扔到赌场里的状况。各位,真的很抱歉,还有,谢谢你们。

因此就有了这么长的DRAMACD,您能够喜欢将是我无上的幸福。啊,最后的结局不可以跟别人讲哟。

不用说,本CD对重度TYPEMOON的玩家来说,是正面直击决胜负的东西。很有挑战性。“对所有细节都了解的话就来试试看!”类似于这样的评判手段。无论如何,只出现在PS2、FATE限定版里的一些怪东西、2007年7月27日COMIKET开幕三周前发售的《MELTYBLOODActCadenzaVer,B》里偷偷追加的怪家伙的剧本等等,不连那些琐碎的细节都网罗到一起的话会连谁是谁都分不清楚的。我自己都觉得做的太过火而在反省了。算了,难得的祭典嘛,这种乱糟糟的感觉的话,来只像chaos的猫也很有趣吧。然后,没有被启用的大多数的角色们,真是很对不起。尤其是SION。经过让她也参战故事的尺度将会进一步加长的判断后,这次就只有请她多保重了。不过,喜欢SION的玩家们请放心,挽回的机会还是会有的!

那么下次有机会再见了。今后也希望,再想出些像这样打游击似的活动。

奈须蘑菇

此外白莲的出场100%是我的兴趣,嗯。我不会反省的。

本篇

9:30/開店前

观光客:

盛夏的八月中旬,又来到了这数年未至的国家。来日本是为了处理类似生意的杂事,原本只需三天左右就可结束,却不知怎么搞错了日期。提早一日到达的我在熟人推荐下,准备去咖啡店打发时间。

打扰了,这里就是AHNENERBE吧?

虽是家装饰着大量灯具的昏暗店面,气氛倒还不错。安稳的白色日光搭配着柜台边的幽暗阴影,虽有些许颓废之感,却描绘出了美丽的明暗对比。墙壁与地板皆非日式风格,如同名字一般令人联想起那个石之国度

志贵:咦?现在还在准备中呢,那个,您是店长的熟人吗?

观光客:不,我是头一次来这家店。是吗,还没开吗?怪不得营业牌都没摆出来。十点开始营业吗?我等会儿再来好了。

志贵:啊,不,没关系,现在进来也可以,反正马上就要开始营业了。请进,欢迎光临,客人。十点前只能上些饮料之类,如果这样可以的话。

观光客:那就很感谢了,唔?这张A号桌被人预定了吗?

志贵:是的,熟人说今天想在这里待一整天,店长也说反正这家店没什么人来,包几张桌子出去没关系。

观光客:哦,这倒是正好,我也想在这里多待上一阵,把这张桌子包下来没问题吧。

志贵:B号桌吗?那个、坐在A号桌旁的话应该会很吵闹,没关系吗?

观光客:无所谓,适量的杂音也是很好的调剂。

志贵:明白了。

观光客:价格呢?噢,以半天为单位结算吗,这还真是很公道。

志贵:那么,您想点些什么?

观光客:等你忙完了再点好了,毕竟我也是开店前就来打扰的不速之客。店里准备完毕后,再来招呼我吧。

志贵:好的,太感谢了。我尽快去把厨房整理好,请您稍等片刻。

观光客:都说了慢慢来就可以了,日本人总是这么勤劳呢。不过,店里的气氛也满不错的。传说中的AHNENERBE。可以遇到平时见不到的人的传言是真是假,确认一下也是一件趣事。

齐:ALLAROUNDTYPEMOONAHNENERBE的一天。

9:30/舞台内部之一:开店前的杀人

志贵:好了、不知为何与客人轻松谈笑的我,叫做远野志贵。现在是上午九点三十三分,我比约定时间提前一小时来到了AHNENERBE,这家店还没开始营业。从店里绝对看不到的这个厨房,发生了一起小小的案件。

客人说可以等一下再点菜,然后把B号桌……好象是包下来了。

CarenHortensia:辛苦了,装店员装得还满象的,你这个跟踪杀人鬼。那么怎么样了,差不多该准备自首了吧?

志贵:不,所以说不是我啊,注意到时,注意到时就已经这样了。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Caren:是啊,象你这样社会上的弱者,那微不足道的幸福破灭的全过程,我倒是正好快乐的欣赏到了。啊—可怜的店长,竟然一言未发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真是,作为店员我该怎么报仇才好呢。

志贵:呜呜可恶,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Caren:总之,一进厨房就把店长残忍杀害的人是谁,已经明明白白了。没办法,既然你自己没有勇气自首的话,就由我来向警方联络

志贵:啊啊,等等等等!!所以说不是我了,好,场景再现,开始!

“打扰了,我是预约了A号桌的远野,店长在吗?”

店长:怎么回事!这、这、这些个怪模怪样的臭猫!快滚!!!想变成三味线吗!!!

(三味线:日式三弦,在琴身部分要蒙上一层猫或狗皮。)

志贵:哎?好象有人啊,那个,店长,我进来了啊。

店长:嗯!!还有吗!!?怪东西!!!!!

志贵:哎!?店长拿着菜刀冲过来了!?啊,头晕

———就这样,等我清醒过来时,拿着把沾满血的匕首而已。相信我吧穿修女服的小姐,我可不是什么杀人鬼。一般来说,象这样突然失去知觉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头晕之后,眼前倒着尸体不是常有的事吗?

猫arc:才不会呐,才不会有那种头晕呐。还有,你这家伙绝对是有罪的。

Caren:哼,是呢,好久不见有人这么拼命为自己开脱了。不愧是主人公属性,装被害者的样子装的真拿手。“这样子才有玩弄的价值呢。”

猫chaos:那可说不准,就算是成步堂君想把这家伙辩成无罪也很难呐。

(恶搞逆转裁判)

志贵:哎?咦?刚才,有谁在吗?

Caren:连那种幻觉都出现了,可见精神很不安定。总之,种种失常行为都报给审讯室好了,看着就像是有罪的样子,你到底会在铁窗下度过多少年呢?

志贵:不,所以说不是我啊!啊,可是眼前店长的尸体就明明白白倒在那里是我吗?是我干的吗?像那家伙一样,不管是谁挥刀就砍?

Caren:对,我确实看到了,远野志贵。你那一边笑着一边残杀店长的样子,你毫无疑问是个杀人鬼。

志贵:杀人鬼,我是杀人鬼实在想跟这个词断绝关系。连直死魔眼都切不断的这孽缘到底算什么啊。不过,很奇怪啊。这回怎么完全没有手感?可是,人又确实死了。说起来,要是把匕首拿走的话我还剩下什么?眼镜吗?

Caren:呵,变成很漂亮的颜色了,志贵,迷惘的心真是美妙。离反转就只差一步了。

猫arc:落伍喵,那种手段太落伍喵。

Caren:好了,只要你认罪并好好反省的话,我也不会毫不留情。顶多是抓住这个弱点威胁你一辈子而已。杀掉店长的是你吧。

志贵:啊,呜,我,我把

Caren:好,趁现在,正负变换光线,照射。

猫arc:sir,yessir!

猫:负变正,

正变负,

眼镜变成杀人鬼,

金枪鱼变成杂鱼干。

猫arc:现在,必杀的追加2p人物作成光线,要发射了哟,放心吧,一点都不疼。

志贵:啊啊啊!!!超疼的!!!

猫arc:怎么样,成功了没?喂,起来眼镜!给我的烟点上火。

七夜:头还在晕,嗯?眼前有具男尸,这种半吊子的解体?是那家伙干的吗?不象样子,对自己的东西要好好负起责任啊。既然要干,就该干到尸骨无存才是基本礼仪。

猫arc:成功喵,这个一张嘴就蹦黄词的家伙,绝对是七夜君。怎么样,修女小姐,这就是猫的科学技术。刚才的技术,只相当于是人类的石器时代。

Caren:了不起,太出色了。值得信赖的妖精们。那么,按照计划,我先走一步,之后就交给你们了。

猫arc:交给我们了,再过几个小时,主角肯定就是我们了。这就是本次的计划《我们夺取TYPEMOON所有女主角位置作战》,小七夜该做什么,不说你也清楚吧。

七夜:嗯,大致是了解了。让我看看你们的手段吧。我也满期待能变成那样的。

猫arc:果然是砍人就爽的出色邪鬼,完全派不上用场的家伙呐。

猫:那先不说,要跟主角替换的话该怎么做?打倒她们?

就算打倒了,之后该怎么办?夺取身体吗?也就是要灵魂附体?这猫的躯体就不要了?

不,我们就算保持这样,一般也不会暴露吧。

唔嗯,基本上是一模一样哪。

其实笨蛋真祖、Saber之类的角色由我们来演合适的很。

我看可以。

那个病骄怎么办,有谁合适吗?先到先得?

(ヤンギレ暂时翻成病骄好了,请指教。)

唔—初登银幕可不能让,把那个病骄也换过来。

那个喵,适当的穿上和服,我们说不定就一模一样了。要不然,穿皮?

啊啊,想起还是小猫崽时的事了。

多么合理啊,坚定信念尽情去做就好,坚定的,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可怕的家伙。

可是,店长怎么办?

小七夜,能当店长吗?

七夜:接待客人倒是可以,做菜可就没辙了。你以为男人做饭有几个好吃的?那可跟企鹅会飞一样希奇。

猫arc:什么,那种完美生物?回头去找找看吧。

猫:现在先解决店长的问题,该怎么办?会有什么后果?

猫chaos:没办法,虽然不感兴趣,这里还是拜托那家伙来处理好了。

猫arc:什么?你有对策了吗?我的冒牌猫。

猫chaos:嗯,把我的笔友叫来好了,仔细一想,没什么人比那家伙更适合当店长了。啊,喂喂?小宗?是我啊,现在有空吗?大师,反正现在也是在隐居,第五集前没什么戏份吧。稍微过来一下怎么样呐

10:00/BABYTALK(Ⅰ)

Arcueid:日安,志贵,久等了。咦?志贵还没来吗?这个最里面的桌子是嗯,没问题,确实已经预定好了。晚上的时候先不说,上午碰面会迟到还真少见,不要被卷到什么麻烦的事件里去就好了。

Saber:噢?这种地方有一家没见过的店,AHNENERBE,莫名其妙地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咕——)唔、这也是某种缘分,就在这里用早餐好了。嗯?好象刚刚开店的样子,客人先不讲,连店员的影子都看不见,这到底是哎呀?那个人是?

Arcueid:嗯?咦?那个金发女孩、难道是

式:真是的,好毒的日头,热得这么离谱的话,差不多该答应干也去海边了吧。不过,反正要出去的话,还是山上好,在轻井泽附近的别墅里,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好好的清闲一下。

店长,冰茶,再来些简单的早餐嗯?一个人也没有。不,最里边的桌旁倒是有几个人,两个金发女人吗?什么啊?那可不是能随便出现在城市里的生物。

Saber:这么说,两位也是住在这附近了。

式:是啊,离这儿两站地左右。你是叫Saber吧?你说是住在冬木市,这附近有冬木这么一站吗?

Arcueid:我也没听说过,比较偏僻的小站吧?

式:也没听说过有个叫三咲的城镇,算了,那些事无所谓,这家店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我是两仪式,你们呢?

Arcueid:我吗?这个嘛,很长的名字,就叫我Arcueid好了。不过你名字的发音也是SHIKI呢,而且也同样常备匕首,拥有特别的眼睛。难道是志贵的冒牌货?

式:最早问世的可是我这边的作品,与出色的名字相反,脑袋可真不灵光。以后叫你蠢女人怎么样。

Saber:式,对初次见面的人怎么可以这么说。Arcueid,请不要激动,式一定就是这种性格,应该没有其他的意思。

Arcueid:真没想到,怎么回事,名字一样也就罢了,连这种地方也这么象。会叫我蠢女人的,你是第二个哟,两仪。

式:是吗?那倒是更让我没想到,你周围的人够能忍的。

Arcueid:那个嘛,在被志贵杀掉前我还不是这样。算了,就这样吧,和志贵象到这个地步也没办法。看在那双眼睛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空壳”小姐。

式:哼,一张嘴就没品的乱讲,愚蠢的只是外表吗?

Saber:好、好了,既然自我介绍完了,怎么样,难得相识一场,让我们再更进一步的

Arcueid:我刚才打招呼的只是Saber而已,两仪可以回去了。

式:象你这样的危险物品能随便乱丢吗,在你的男友什么的来之前我得好好监视你。常来的店要是被毁了可是很让人困饶的。

Arcueid:唔——?还有很多在意的地方,算了,也好,就着这些聊起来说不定会满有趣的。那么,这会儿就请多指教了,Saber。

Saber:好的,彼此彼此,请多指教,Arcueid、式。

我还是头一次开校友会之类的,不过除我们以外谁也不在,真是挺别扭的。这家店以前就是这样吗?

式:以前客人倒是稍微多一点,不过今天的AHNENERBE比平时更加怠慢客人。店长也不在,店员又窝在里面不出来。而且还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你是不是已经闯了什么祸了,那边的蠢女人。

Arcueid:太失礼了,我又不是哪里的杀人鬼,才不会随便引发案件呢。倒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背后藏着的匕首,还留着血迹吧。

式:呵,想要正经领教一下这双眼睛的厉害吗?吸血鬼。我可不会来个十七分割把你弄得那么可爱,要做的话,就要你粉身碎骨。

Arcueid:好大的口气,告诉你,能杀掉我的可是只有远野志贵而已哟。

七夜:哎——,请勿使些无聊的拔剑、拔刀、拔宝具以及空想具现化,本着使用者一经发现敬请退场的原则,诚恳的提醒您注意分寸。

Saber:时机抓得真好,两位,如他所说,在公众场合伸长指甲、拔出匕首的行为,对女主角来说是不是不太合适。

Arcueid:Saber说的没错,我也太不成熟了。

Saber:不,不会,是我的调解太草率了。从现在起,为了如火药库般的两位不再起冲突,我将作为班长竭尽全力。

Arcueid:班长吗?你确实是那种类型的角色呢。那两仪就是小流氓了。

式:那你就是脑呆嘴笨的留学生罗。

Arcueid:你还真敢说嘛,嗯,象这样吧,我—对日本话呀,人类的法律呀啥都不止刀——

Saber:够了,不许吵架,真是的,这样吧,今天在我们之间禁止互相攻击。该怎么说呢,一旦起了头就没完没了了。

七夜:没错、没错,要是被波及到我们可受不了。希望能尽力避免店里发生争斗。

Saber:哦,您是服务生吗?对不起,这么吵闹。

七夜:哪里、哪里,我这边才真是让您久等了,实在抱歉。

式:这家伙是服务生?

七夜:是的,欢迎光临,娇艳的小姐们,想要用些什么?

Arcueid:啊啊!?怎、怎么是你跑出来了七夜?志贵去哪里了?

七夜:那家伙有事要忙已经离开了。过一阵子就该回来了吧。那么,在那之前,由我代替那家伙和你相亲相爱倒也可以。

Arcueid:开玩笑,我对半吊子的杀人鬼可没兴趣。这回就放过你了,当个店员给我拼命干活去。

七夜:也是呐,说实话,我也不想接近你。虽然称赞那家伙让人不爽,但惟独这点还是值得尊敬的。

Arcueid:唉——,那是什么意思?

七夜:虚象与眼睛的事情。总之,就那家伙来说,有无论什么都能杀掉的问题在,平衡感可能早就麻痹了。那么,这里是菜单,决定好要点什么之后请叫我。

式:喂,刚才那个是你的男友吗?

Arcueid:是倒是,可现在有点不一样。那应该算是白日梦一样的东西吧,志贵他偶尔会变得神志不清呢。怎么说呢,该说那方面令人担心吧,让人想要为他付出更多,而且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杀掉,惊险刺激的感觉吧。

Saber:真、真是复杂呢。那方面的情况,再详细的……

式:比我这边更混乱呐,你那边。总之,他人的恋情还是不要牵涉过多为好。光是这样,就觉得天地都要变色了。哎?这菜单怎么回事?

Saber:小喵的鲑鱼鱼片粥、干烤杂鱼干、骨味仙贝……这、这是什么?这古怪下作的菜名,让人完全没有食欲。

Arcueid:哎?感觉很好吃的样子嘛。

式:总之,不点来尝尝也不能乱下结论。请过来一下。

七夜:决定好要点什么了吗?

式:我要这个烤杂鱼干配北海道牛奶、干制鲣鱼煮的黑香草茶。

七夜:明白了,其他的客人呢?

Arcueid:啊,我也要一样的。

Saber:那、那么,我也是……

七夜:好的,那么、请稍等片刻。

Arcueid:给我等一下七夜,你倒是意外地熟门熟路呢,以前有在打工吗?

七夜:倒也没有,原本就是素质很不错的人,远野志贵这家伙。不管干什么都能很快进入角色。

Arcueid:嗯?那身管家服是自己买的?

七夜:是啊,不管怎样也不能在店里穿围裙吧,就赶紧备置了一套,那家伙对这方面马虎的很,估计不会注意到的,毕竟,对方要是男性也就罢了,在您们几位淑女面前不是很失礼吗。

式:刚才,是不是有点心动了?

Arcueid:才、才没有呢,七夜,水、水还没上,快点拿来。

七夜:那是为了保险起见,特意上迟了些。刚才吵闹的时候,要是有玻璃杯可是会酿成大祸的,现在有Saber小姐帮助维护风纪就放心多了,接下来,店内的和平也拜托您了。

Saber:怎么,这不是个很不错的人吗?Arcueid。

Arcueid:一边去,赶紧把点的东西拿来。

七夜:是是,啊,还有,不要太吵闹了,客人可不是只有你们而已。你看,后面。

观光客:没关系,反正也没受到实际伤害。

Saber:噢?原来我们不是来得最早的。

七夜:是的,这位客人是开店前就来的。那桌也被包下了。

Saber:接下来,开第一届女主角校友会吧。

Arcueid:啊,真要开啊,那就聊聊最近的情况、各自作品的风格之类的,怎么样?

式:不管是最近还是什么,我从八年前起就始终没什么变化。

Saber:又在谦虚了,祝贺你初登银幕,两仪式。

Arcueid:毕竟有了空之境界后,才有了月姬,我也直率的祝福你吧。

式:那倒是谢了,不过,我是好静的人,也不象你们那么匆忙,不管是砍人还是交战都不显眼。

Arcueid: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是,确实没什么华丽的战斗呢,那么,向两仪提问——你对Saber的演绎风格有什么看法?

式:看法吗,很不错啊,又华丽又快乐,冒险格斗作品一般不都这样吗?你那边不是也差不多嘛。

Arcueid:我这边只能算是传记作品而已。既不能发射光波也不能让人自毁誓言。预算也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你看,月姬是神、神秘?那种感觉?

Saber:Arcueid就算来我这边也是一线级能战斗的人才,不如说你出演的游戏搞错了吧。这边才是要费力气和神秘对抗的游戏。

Arcueid:月姬里也就不会发生骚动了呢。

式:你是个凶暴角色这点我倒是没有异议,你还是在FATE那边更合适吧。

Arcueid:唔、那两仪你又怎么样?FATE的世界,喜欢吗?

式:也无所谓,干也又不在那边。就算说能实现愿望,一般来说,愿望本来不就是能实现的东西吗?

Arcueid:唔,也太直接了当了吧。

Saber:那是因为你实际上是神的缘故,无依无靠之人的痛苦,是不会了解的吧。

式:够了那种不正常的指责。我已经算是可爱的了,那边的蠢女人才真的是丝毫不受限制呢,她可是光想象一下就能作出城堡来的家伙。

Arcueid:我这边其实也全是限制,是吗,你们两人是这么看的啊,使用力量最随便的明明是Saber的说。那好吧,FATE先放在一边。月姬呢,怎么样?

Saber:挺色的呢。

式:是呐,挺色的。

Arcueid:等、就这些?

式:其他还有什么?不是挺好吗?说到传记原本就是这种东西嘛。《菊慈**》(菊慈童)呀、《梦枕**》(梦枕立)呀都厉害的很哟。吃饭、找女人、打架、再吃饭,哦,是无限循环嘛。以个人能写出来的东西来说,这才是最强最后全世界都通用的规则。

Saber:那应该算是非常极端的例子。象葛西**(葛西善藏)先生或是HAMUNA**先生所作的,脉络清晰、考据严谨、尊重史实的传记也是有的。

式:是吗?平井*正(平井和正)也很色啊。

Arcueid:给我等等!就只有色不色这个基准而已吗?明明你自己也是传记作品的说。

式:那就是看法不一样了。我可从来不认为空之境界是传记。那是诗,只在人生的特定时期才能书写的,源自个性生活的诗歌。某种意义上说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的,或者说不愿模仿。

Arcueid:月姬里也一样到处都是羞涩的诗歌,别因为剧场化了,就自以为特殊的乱说。

Saber:与其说是自以为特殊的乱说,不如说是她临时起意想到这些的。

七夜:久等了,这是烤杂鱼干配北海道牛奶和干制鲣鱼煮的黑香草茶。哦,看你们意料之外的在开心的聊着什么,原来是各自作品的魅力啊。

Arcueid:是啊,难得的机会,本想互相交流一下感想。可两仪就根本不正经回答。这孩子,是这么不和群的人吗?

七夜:是啊,你虽然是自由奔放,但还是能察觉气氛变化吧。那边那位可是惟我独尊的。就性格来说,Arcueid算是善于交往的,式属于难以接近的。不过,就毫不在乎其他人这一点来说,倒都是一样。

式:很敢说嘛,杀人鬼。那么,我和那家伙,谁让你更忍不住。

七夜:更想要杀谁的意思吗?

式:当然,对你来说那是唯一真正的爱情表现吧。

七夜:不愧是大前辈,一针见血。但是,不管怎样,面对杀不了的对手,这个问题我根本不予考虑,也没有单相思的那个闲工夫。不过,也是,凑在一起比较一下也满有趣的。嗯——各位客人都有各自的迷人之处,但作为偶像谁更优秀呢?我对这点很有兴趣,对于我这个不值一提用完就丢的第一配角来说。

Arcueid:唔。

式:呵—

Saber:这真是……

Arcueid:这确实是个让人想分个清楚的议题呢,靠力气来定吗?

式: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要是输给那边的蠢女人,可让人受不了。

Saber:等等,你们两位,不是说好不能打架了吗。而且既然大致的结果都已经预见到了,再比也没什么意义。难得的假日,就让我们和和睦睦的……

式:收回前言,这个搞不清状况的国王我也想要收拾一下了。

Saber:啊?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Arcueid:就这么定了。哎,在那边看奇怪咨讯杂志的人,有空的话,来帮个忙好不好?

观光客:什、什么?为什么我要……

Arcueid: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