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话 同居生活~晚餐&自我介绍~

第一卷 第五话 同居生活~晚餐&自我介绍~

把结爱带到家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决定怎么称呼彼此。

一开始,结爱是称呼日向为「小衣」。可是这里是小衣家,所以我说:「这里有两个小衣,所以麻烦你做出区别。」……

结爱或许是个性上太过客气,她一派认真地称呼日向为「小衣大人」。

这受到日向极力反对。事实上的确没人想每天在家被叫「大人」吧。

以结果来说,结爱选择了「日向小姐」的称呼。

根据她的说法,若不叫小衣这个姓氏,而要直呼姓名,那小姐的敬称是不可或缺的。她甚至还说若是叫「小日向」之类的外号,她会迷失自我。我感到她对加敬称这件事相当固执。

另一方面,日向称呼结爱为「浅海小姐」。

由于结爱称日向为「日向小姐」,所以我认为日向也称呼结爱为「结爱小姐」不就好了吗?但日向其实也有点怕生。

感觉她在学校虽然有很多女性朋友,但个性上却无法很快就能跟任何人熟稔。日向似乎早就决定好要以姓氏后面加上先生小姐的方式称呼初次见面的人。

……称呼这种东西不能随性就好吗?

另外,我像平时一样称呼她们「日向」跟「结爱」。两人似乎也不习惯其他叫法。她们说被我叫小姐感觉很恶心。恶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之,虽然跟肚子饿了就不能作战无关,但我们还是决定吃晚餐。我也不打算作战就是了。

「那个,有什么能帮忙……」

「结爱你就坐着吧。」

「嗯。」

我家的餐桌是四人餐桌。是三年前爸妈为了展开新生活盖这个家时所准备的东西。由于双亲都在旅行中意外身亡,所以我们从没家族四人一起坐在这张餐桌前。就算旅行前家族四人曾一起坐在餐桌前,我恐怕也没有记忆。

我跟日向在餐桌时并不是面对面,而是并排在一起吃饭。

一方面是这样比较方便两人一起看电视,另一方面是这样就不会意识到还有两个空位。

「好,开动吧。」

在排列马铃薯炖肉、白饭、味噌汤、高汤蛋卷的餐桌前,我跟日向一如往常地并排而坐,结爱坐在我对面。

三人一起说开动了,开始用餐。

日向烧得一手好菜。结爱一开始轻啜了一口味噌汤,神情为之一亮地称赞:「好好喝」吃了一口高汤蛋卷之后微笑着说:「好好吃。」若是吃白饭时也说好吃,那会给人一种吃什么都要说客套话的感觉,但结爱说:「比起饭盒,果然还是电锅比较好呢。」称赞了白饭。野外露宿真是辛苦她了。

「马铃薯炖肉也好吃……我好久没吃到这么正统的马铃薯炖肉了。」

不正统的马铃薯炖肉到底是什么?

日向被人称赞手艺,羞涩地回答:「多吃一点喔。」

通常吃饭时,我们就算不看也会打开电视。今天也依旧播放没有水当当(现在还有人会这样说吗?)主播的六点新闻节目。在结爱称赞完晚餐之后,餐桌上响起的就只有新闻播报员的声音。

围着餐桌的人从两个变成三个,使晚餐变得比平时更加热闹……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就像三个陌生人恰好一起坐在混杂定食餐馆的四人桌前一般,难以言喻的冷漠气氛伴随着马铃薯炖肉黏腻的香味飘荡于空中。

跟日向两人一起吃晚餐的时间,是谈论学校中发生了什么事的时间。

不论是什么内容都好,我希望能有些对话。我不大喜欢吃饭时太过沉默。

「对了,结爱。能请你为日向自我介绍吗?」

结爱放下筷子之后有如被老师指名朗读课文的小学生般应声回答:「是!」日向也放下筷子做好聆听的准备,两人个性都很认真呢。

「我是……浅海结爱……十六岁……从上面开始……」

从上面开始

她要像偶像自我介绍般发表自己的三围吗?

「……180……2.0……163……12.7。」

是四围呢。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数字?

「……浅海小姐,刚刚的是什么?」日向提问。

「是,是自称IQ跟视力,还有大声叫喊时的最大赫兹数跟跑百米时的时间。」

「……」

「……」

我跟日向沉默不语。开口提出理所当然的疑问。

「为什么要发表这些?」

……话说回来,她视力真好、声音真大、脚程好快呢。

「这些对侦探来说是重要的能力。因为危险常伴随我们身旁。」

「那个,自称IQ是?」

「侦探必须对自己的头脑有自信才行。我的理想自称IQ是220。」

……是这样啊。

「浅海小姐是侦探社的千金吧……侦探社平时都在做什么呢?」

「杀人——」

咦!

「之类的事件你们曾经遇过吗?等等,接受电视诸如此类的访问。」

……

「连续强暴犯的犯人——」

喔!

「真是不可原谅呢等等,一边看电视一边喃喃自语之类的。」

……也就是说实际上没在做什么事呢。

「…………那个,浅海小姐的特技是什么呢?」

日向把话题自侦探社上移开。真是聪明。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习芭蕾——」

「哇啊,好厉害!」

「学到小学二年级为止。」

……那个绝对不能称为特技对吧。

「那、那个……浅海同学的兴趣是什么呢?」

「因为很常接到外遇调查的委托,所以为了给委托人慰问金上的建议,学好法律的话偶尔能派上用场……兴趣是阅读六法全书。我几乎整本背下来了。」

那才是特技吧!话说回来,她应该去考律师才对啊。

日向虽然怕生,但还是努力想要打开与结爱聊天的话匣子。

结爱为了提供打开话匣子的机会,老实、仔细地回答了问题。

但话匣子阖得很紧。

餐桌再次陷入沉默,我们三人继续吃饭。

电视上正播出因为韩圆便宜,到韩国旅行的日本旅客增加的新闻。画面上映照出开心地朝着摄影机吵闹着说:「sa ranghae yo(我爱你)」的日本人。我必须想办法打开能炒热气氛的话匣子。喜欢的韩国明星是谁……不,这我根本不清楚。

就在我烦恼时,手机铃声响起。有简讯。

「失礼一下。」

我先为在吃饭中打开手机的行为道歉,确认简讯内容。

『今天我听到传闻,说哥哥写过情书给浅海小姐。现在能请她让我看看吗?如果感觉浅海小姐不会答应,那就无视这封简讯吧。』

虽然惊人,但发出讯息的人是在我身旁咀嚼马铃薯炖肉的日向。

看来她是在餐桌上用跟拿筷子相反的手输入简讯寄出的吧。

……话说回来,日向也是这种会注意小细节的人呢。

竟然会在三人一起吃饭时趁结爱不注意偷传简讯跟我谈话。

「吉足,怎么了吗?」

「不,只是收到美容院的折价券而已。说这个月能帮我免费头皮按摩。」

我必须隐瞒日向偷传简讯给我的事。

「头皮按摩,真是不错。是哪间美容院啊?」

想不到她对头皮按摩有兴趣。我无视结爱的问题。

「结爱,那东西能再借我看一次吗?」

「那东西?」

「……不,那个,小学时我写给结爱的信。」

我们班以记忆力为豪的新闻社社员把我被公开于早自习时的情书全文誊为文字,意气风发地说要把这做成校内新闻发布。就算隐蹒日向,若日向真的想看,很快就会在我们学校的校内报中看到吧。那现在给她看也一样。

「……吉足的信?」

「嗯,请你拿给日向看。」

结爱从口袋中拿出情书。

日向宛若自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书般一脸认真地收下信。

高中生的妹妹在自己面前默默读着自己小学时写的情书。这真是可怕的拷问。

代替我吃掉青椒的结爱。跟我一起洗澡的结爱。我屁股上北斗七星形的痣。黑话心脏导流。互相数彼此的痣。喜欢对方的告白。

这是现今世上最能煽动我羞耻心的文章。

读完之后,日向的视线再度移往纸片上方……

「日向,别看第二次。读一次就够了吧。」

我从日向手中抽出信交还给结爱。

「…………」

「……日向小姐?」

我跟结爱之所以呼唤日向的名字,是因为日向的脸色变得像人偶般惨白。

日向以极细微的声音呢喃。

「…………到家里住。」

啊,对了。

我一直很在意明明结爱好像有来过我们家,但为什么日向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因。

结爱回答:

「我来吉足家住的时候……那个,记得日向小姐也刚好到朋友家住的样子。」

「咦?」日向杏眼圆睁。

「日向小姐也吓一跳对吧。我跟吉足交往得相当隐密……为了隐瞒身为妹妹的日向小姐,我们非常辛苦呢。」

「啊……」

日向先是愣愣地看着结爱,又立刻:「嗯、嗯。」地点头回答:「想、想不到竟然有人知道哥哥屁股上有痣,我吓坏了。」聊起我私密地方的话题,所以我怒吼:「吃饭的时候不要聊屁股的话题啦!」

「不过话说回来,国小男女生就到别人家住,真是早熟呢。这不奇怪吗?问你,结爱,你来我家住过好几次吗?」

「……没有,就只有那一次而已。那一次是特别的……那个,让我们吃饭吧。日向小姐煮的饭真的很好吃呢。」

也是啦,能够趁妹妹日向到别人家住的空隙瞒着妹妹让她来我家住的日子应该不多。那的确很特别。

我专心吃饭。

日向煮的马铃薯炖肉很好吃。

日向盯着结爱大快朵颐地吃着饭的模样看。那是日向看见勾起她兴趣的东西时会露出的闪闪发亮的眼神。

「……我变得更想了解浅海小姐了。」

就我所知,至少有几十个男人听日向这么说就会立刻腿软。似乎就连同性的结爱都评然心动。

「请、请尽管问吧。另外,我、我想去一次看看的台地为白州台地。」

结爱太过紧张了。想去一次看看的台地……虽然不好意思,但我对那没兴趣。

日向从座位上起身。

「……为了多了解浅海同学,日向只好拿出秘密武器。」

她走出客厅。接着传来爬楼梯的声音。可能是前往二楼自己的房间了吧。

「……问你喔,吉足。」

出现在我正面的是结爱不安的表情。她一脸无精打采,让人不觉得她跟在学校做出飞跃推理的人是同一人物。

「……我……很不要脸呢。相遇的第一天就说要到人家家里住,这很奇怪吧?」

「若你要问怪不怪……或许是很奇怪。」

「果然……对不起。」

「可是真要说的话,不论是丧失记忆的我还是不吸收运气就无法活下去的日向的体质都很奇怪。大家都很奇怪,这不是正好吗?」

结爱的表情倏地放松下来。

「谢谢你,吉足。同居生活中我会努力的。就算要劈柴也没问题喔。」

「我家是用空调啦。麻烦你快忘掉露宿野外时的记忆。」

头上传来关房门的声音,接着是兴冲冲地跑下楼梯的脚步声。

回到餐桌前的日向手上拿着一本书。

日向以得意到似乎能听到她「嘿嘿」笑的表情打开书。

「从现在开始,我要揭露浅海小姐的深层心理状态……请你老实回答我。」

我愣愣地盯着日向手中书本的书名。『彻底暴露你的内心!心理测验100问』。

「只要回答心理测验就好了吗?好,日向小姐,请多多指教。」

回到餐桌前的日向打开书本说:「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微微缩了缩下巴。与其说要开始心理测验,不如说是要下一盘将棋似的。

「『你现在人在游乐园。你第一个想搭乘的是云霄飞车。你觉得自你穿过门之后到坐上云霄飞车为止,要花多久的时间?』……来,请回答请回答。」

结爱的筷子停在半空中,她以认真的表情沉思。

「………………十五年吧?」

「这样啊,十五分吗…………刚刚,你是说十五年吗?」

「是,我想差不多要那样的时间。最快或许要十四年。」

「等等,浅海小姐,请你认真回答。」

「我很认真。我认真思考过……我讨厌云霄飞车,明明是这样,却要我一进游乐园就立刻搭上云霄飞车,这根本不可能。所以那一天我应该会玩别的设施,在搭上云霄飞车之前就回家了。

……等到岁月流逝,我认为即使在我人生的各个时机有机会跑到游乐园,我也没勇气搭乘云霄飞车。可是一等从现在开始五年之后结完婚的我生下小孩,跟我所爱的老公神似的调皮男孩在那十年后,快的话只要九年,就可以超过搭乘云霄飞车的身高限制,然后坐上云霄飞车。

我认为等那时候我看到自己儿子的勇姿,就能达成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所做不到的一到游乐园就立刻坐上云霄飞车的丰功伟业。」

「…………」

真是围绕着云霄飞车的壮大故事。

我向哑然失声的日向问:

「这样你知道什么了吗?」

「……我知道了浅海小姐不喜欢云霄飞车,还有她拥有结婚之后想赶快生下小孩的愿望。」

……是这样啊。

「让我重新振作……要问第二题罗。」

「是,麻烦了。」

「『你今天出门打高尔夫球。天气晴朗,空气清新。你约了谁一起打高尔夫呢?』

这样就能知道对浅海小姐来说嘿嘿嘿的人是谁了。哎呀呀,还不能说呢。」

「那已经定案了。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我丝毫不会迷惘。」

「真好,那个人是谁呢?」

「杆弟。」

「…………」

所谓的杆弟,并不是开朗的外国人,而是跟随高尔夫球玩家,帮玩家搬运球袋,给玩家建议的人……嗯,的确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呢。

我向闭上嘴巴的日向问道:

「这样你知道什么了吗?」

「…………接下来问第三个问题吧。」

这家伙,竟然无视我。

「『你现在正在打棒球。于第九局两出局满垒的状态下站上打击区的你在这时候遇到交换投手。你觉得为了压制你而上场的投手是谁呢?』……来,想想看吧。」

「……」

结爱手抵着下颚,思考事情的美少女看来就像幅画。

「……应该是电脑吧?」

电脑?

「……结爱,那个,是什么意思啊?」

「这应该是在谈电动玩具吧?因为事实上要没有参加棒球队,也没参加业余球队,还是个女生的我打棒球实在太奇怪了。两队加起来最少要十八人,不对,若预备投手不是从其他守备位置换来的,那至少要十个人吧。根本聚集不到那么多人嘛。而且还不是打五局,是打九局的状况对不对。这不是电动玩具的话根本说不通啊。」

虽然我不是不懂结爱想表达的意思……但要是她这么说,根本无法做心理测验嘛。

日向以恳求般的语气拜托结爱:

「浅海小姐,拜托,请你别回答电脑,而是用人名来回答。」

「嗯……那就佐佐木吧。」

「哪边的佐佐木?那谁啊?」

「被称为横滨大魔神,大家耳熟能详的佐佐木。不过竟然温存佐佐木到九局两出局的局面,在这之前横滨都谁在投啊?」

「……拜托你快离开电动的话题。」

而且那还是相当有历史的游戏。

我试着问日向已经几乎可说是惯例的问题。

「这样你知道什么了吗?」

「……应该是心理测验不适用在浅海小姐身上这件事吧。J

同感。

我们又继续吃饭。

结爱边说了好几次「好好吃」逐渐把盘子清空。或许是特别喜欢马铃薯炖肉的缘故,吃饭时会好好咀嚼,姿态优雅的结爱就只有在吃马铃薯炖肉时吃得像在扒饭一样。

日向看到结爱这副模样后……

「浅海小姐,你要吃日向的份吗?我吃不下了。」

日向递出马铃薯炖肉,结爱诚惶诚恐地点了点头。

「……谢,谢谢。」

我跟日向用完晚餐,对结爱留下一句你慢慢吃之后,我跟日向便为了洗碗盘离开座位。

我家的厨房跟餐桌之间稍微有点距离。在厨房中顶多只能听到电视微微传来的声音。

日向站在拿盘子冲水的我身旁手脚俐落地刷洗着盘子。

「结爱她吃得很开心呢。日向,做得漂亮。」

「嗯,我很高兴喔。」

日向神情低沉。

「怎么了?」

「……浅海小姐她很客气呢。该说是戒慎恐惧吗?她现在身上散发出一股随时都要说出『在下不胜感激』这类话的气魄呢。」

「嗯,也是啦。突然跑到他人家住,会让人小心翼翼地呢。虽然无法透过心理测验了解结爱,但我认为结爱是个好人,跟日向也能好好相处喔。」

因为我没有记忆,所以感觉就像今天才认识结爱似的,但她担心走霉运的我,自愿替我分担一半提供运气的重任,是个体贴的好女孩。这不会有错。

「……感觉哥哥很熟悉浅海小姐呢。也是啦,毕竟你都写出了那么热情的情书。」

「哎呀,我们换个话题吧。我不想手滑摔破盘子。」

「……」

「喂,日向,你怎么突然沉默不语。我不会打破盘子的,你放心吧。」

「……提到情书,有件事很让人在意。」

「我屁股上的北极星有长毛这件事是胡说八道,你别在意。」

「那一点都不重要。不过我明白了,我在意的是……浅海小姐,她有讨厌吃的东西对吧?」

「……啊,这么说来……」

我也想起情书中的一段。

——因为我也会在吃饭出现结爱讨厌的红萝卜时帮你吃掉,所以我们互不相欠喔——

在今天晚餐的马铃薯炖肉中,理所当然地有放入红萝卜。

「不过,那是小学时代的事情,现在她应该吃得下去了吧?」

因为结爱狼吞虎咽地把马铃薯炖肉吃掉……不对,或许就是因为不喜欢,所以才吃得这么急?

「我们去看看结爱的模样吧。」

我跟日向不知不觉蹑手蹑脚走向餐桌。

我们躲在门的阴影中偷窥……

结爱正坐在位置上,以被逼到绝境的神情俯瞰餐桌。

餐桌上的饭碗、汤碗还有装盛高汤蛋卷的和风餐盘上已经空无一物。结爱双眼正直直瞪着马铃薯炖肉。

结爱的表情认真到总觉得连旁观的我都要渗出手汗一般。她筷子伸向红萝卜,筷子的前端微微颜抖。就算是由不清楚状况的人来看这个画面,也能立刻知道眼前的人讨厌红萝卜,我脑中突然闪过结爱说她好久没有吃正统马铃薯炖肉这句话。所谓非正统的马铃薯炖肉,应该就是没有放入红萝卜的版本吧?

日向用小到被电视声音盖住的音量说:

「……浅海小姐好可怜!我得去叫她别勉强才行。」

我用全力摇了摇头,轻声细语:

「就让她逞强吧。」

结爱为了不让我跟日向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红萝卜,非常努力地吃到现在。

盘子里只剩下一块红萝卜。

最后一块。

不让结爱本人知道我们察觉她不喜欢吃红萝卜,才叫体谅她的努力吧。大概。

日向似乎了解我的意图,像要替结爱打气般双手在胸前合十,摆出祈祷的姿势。

我看到结爱的目眶渗出发光的东西。

她正在哭。

因为太过讨厌红萝卜,所以哭了出来。

不过,她的心似乎尚未屈服。她的双眸中寄宿着积极的灿烂光芒。

结爱像是鼓舞自己般小小喊了声:「好!」用筷子牢牢夹住红萝卜。

筷子用宛若夹娃娃机夹起布偶般的速度缓缓移动到结爱嘴边。

结爱像要献出初吻般牢牢闭上双眼。

「上啊,浅海小姐!」

「加油,结爱!」

我跟日向出声替结爱打气。结爱正在跟自己战斗,没有听到——张开嘴巴一咬。

结爱咀嚼了几口之后——咕噜。

确实地吞了下去。

我跟日向默默地看着彼此的脸,握拳喝采。

我跟日向已经不需要再躲藏。我们穿过门缝走向结爱,宛若正好走过来一般。

「喔,刚好吃完了呢。」

结爱自口袋中取出手帕,若无其事地擦拭嘴边还有眼角。

「……感谢招待。」

这时候的结爱脸上浮现宛若解开难题的孩子般自豪的表情。在她脸上的是不再感到尴尬不自在,开朗的纯真笑靥。

日向看到结爱的表情,莞尔一笑。

餐桌旁的每个人都是幸福的。直到在那之后,勉强吃下红萝卜的结爱开始干呕,甚至差点吐出来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