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请求同居许可

第一卷 第四话 请求同居许可

放学后,我跟美少女两人并肩穿过校门。

这对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来说,是皇恩泽被、诚惶诚恐般的放学奇迹。

若有人觉得把这称作奇迹太过夸张,那么那个人恐怕不是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

我跟结爱漫步于路上时,慢跑中的棒球队队员跑过我们身旁。

大家耳熟能详的「嘿、哟,嘿、哟」的吆喝声,变成了「嘿咻,嘿咻」的声音。恐怕是我跟美少女转学生一起放学的模样让他们动摇了吧。

「……这间学校棒球队里的人都是些变态吗?」

「只是内心较脆弱而已吧。目睹代打的人轰出再见满垒全垒打的奇迹,使他们为之动摇。」

「……?那个,去吉足家之前,能不能请你陪我到河边一趟?」

照这剧情发展,若是能跟美少女一起眺望一级河川(译注:一级河川为根据日本河川法被指定为对日本国土安全以及经济有重要意义的水系)谈些没有答案的青春话题,应该会成为一个酸酸甜甜的好回忆。但现实是……

「我把露宿野外时用到的帐篷跟睡袋等东西藏在大小适中的树丛中。」

还真是个充满青草味道,货真价实的青涩回忆。

我们自河畔的树丛中拿出一套露营用具,在下午五点半之后到达我家。

屋龄三年的两层楼建筑,对四人家庭来说或许是栋理想的家。但对跟妹妹两人一起住来说……果然还是栋理想的家。简单来说,就是栋好房子。

轮到今天煮饭的日向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可是我今天无法立刻踏进家门。

「……到了呢。」

那是因为结爱正在我身旁。

「首先,由我去告诉日向多了一个同居人。若我突然跟结爱一起进去,日向也会吓一跳吧。」

即使就算由我只身对日向提出同居的请求,她还是会吓一跳。

「所以尽管不好意思,在我跟日向商量的时候,能请你稍微在这边等一下吗?我想应该不会花太久的时间。」

「嗯,我知道了……万事拜托。」

为了让不安的结爱放心,我大大点了一个头,打开我家玄关门。

或许是注意到玄关的声音,自厨房传出朝我走来的轻快脚步声。

「哥哥,欢迎回来。」

日向笑容满脸,像久候饲主回家多时的幼犬般跑来。

我跟日向在学校为避免被人闲言闲语,所以一句话也不说。

或许是因为反作用的关系,在家中我跟日向非常多话。

虽然我不知道世间一般正值青春期的兄妹感情到底有多好,但以我家的情况——家族就只有我们两兄妹这件事恐怕也有影响——应该算是感情较好的了。

「嗯,我回来了。」

「这个,我想请你试试味道。」

日向朝我递出盛有肉跟马铃薯的小碟子。

我边想着真亏她没有把这东西撒在跑来玄关的路上,尝了一口。搬运露营用品使我饥肠辘辘。

「马铃薯炖肉……怎么样?会难吃……吗?」

「你看看我这副食指大动的模样。我可把这个评为首屈一指的马铃薯炖肉啊!」

「……食指?一指?」

成语跟谚语是日向的弱点。

「简单来说,就是马铃薯炖肉很好吃的意思啦……那个,这有三人份吗?」

「哥哥你真是的,想一个人吃两人份吗?嘿嘿,有四人份喔。」

她原本是预定明天早餐也吃马铃薯炖肉吗?总之,结爱的晚餐有着落了。

好,让我切入正题。

「日向——」

「哥哥——」

两人声音交叠在一起。

「怎么了?」

「不,由日向先说吧。另外,如果你是想问马铃薯炖肉要不要七味粉,答案是Yes。」

「嗯,这交给我。我连柚子七味粉都准备了。」

真是个贤慧的妹妹。

「真该颁给日向最好妹妹奖。哥哥很高兴喔。」

日向原本是个被我称赞时会「嘿嘿」地笑,像个孩子般一脸骄傲的女孩,但是……

今天的日向宛若忍着不去上厕所般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日向?」

「……哥哥班上今天来了个转学生对吧。」

「是、是啊。」

「转学生……是个很~漂亮的美少女吧?」

「不,是这样吗?该说学校中有很多女高中生,其中只有一个人的脸我记不大住吗?」

……我用了莫名其妙的方式打哈哈。

突然从日向口中迸出结爱的事,让我莫名静不下心来。再说我又不知道日向的意图。

「我们班上的男生都吵吵闹闹地说转学生是个美少女……还有男生化为要求跳级的暴徒呢。」

「那家伙弄个不好应该会留级吧。真是个令人钦佩的笨蛋。」

日向扭扭捏捏的情况愈发严重,轻声呢喃道:「……转学生。」

「是哥哥的……前女友……对不对?」

「……似乎,是如此。」

「你有,跟转学生说过话了吗?」

「嗯,算吧。」

日向的视线落在装马铃薯炖肉的小碟子上。纤细的双肩不住颤抖。

「哥哥有跟转学生提到日向……之类的吗?」

我们谈了很多有关日向倒楣体质的话题。不过我不能老实告诉她。

「不,没提到喔。」

日向抬起头。

「真的?真的没提到日向?完全没有?」

「嗯。虽然不好意思,但完全没有。」

「这样啊,原来如此。」

放心的神色渲染了日向的脸。到底是什么事让她安心呢?

我想起要询问日向的疑问。

「对了,日向。」

「怎么了,哥哥?」日向的声音轻快地迸出。

「跟我交往了四年的浅海结爱同学……日向不认识吗?」

「呜。」日向揉皱了一张脸。

「我想,这也就是说……」

日向突然变得跟个重病病患一样,脸色惨白。

我继续说道。

「我有连日向都不知道的过去呢。就算兄妹感情再好,还是会有不知道的事。我一定是个脸皮非常薄的人,所以才瞒着你交往。」

日向诧异到把双眼张得跟铜铃一样大。

「……就、就是啊!」

日向直至方才为止还宛若重病病患的沉重气氛消失无踪,变回原本充满朝气的模样。

「哥哥你真是的,口风还真紧!我完全不知道你有女朋友耶!」

虽然日向讲话时语气很重到像在生气,但她的脸看起来却如同放下胸口大石般轻松。是我的错觉吗?

「哥哥竟然有美少女女友,吓了我一跳……我们班上有男生说哥哥是不是有什么秘藏的媚药呢。」

「那个人原来是日向班上的同学啊?我知道喔,有个素昧平生的男生跟我搭话,要我把药卖给他。」

「那你应该也知道这件事吧。为了要取下转学生喜欢的哥哥的项上人头,似乎有人组织了一支暗杀部队……」

「这我第一次听到。队长是哪边的谁啊?」

「放学后穿着写有女尊男卑的T恤做筋力训练的人,是哥哥班上的导师对吧?」

体育会计那家伙,果然应该去教育委员会告发他。

「你别担心,我不会被那些家伙解决的。我不会丢下日向死去。」

「……真是……令人担心。」

体育会计的确拥有容易被嫉妒附身,轻易跳脱伦理观的危险性(他真的是老师吗?)。而且他也有藉由每天筋力训练培养出来的腕力。若被他狙击性命,那的确是个难缠对手。不过,日向担心的却不是这个。

「……哥哥跟那个转学生……会再次交往……吗?」

「那、那是,该说我现在什么都无法说还是……事出突然,我也很诧异呢。」

「…………」

每次被沉默不语的日向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盯着看,我都会过度慌张。

「没,没啦,可是我认为跟转学生有交流是件好事。而且就算记忆没恢复,她似乎也会告诉我我所不知道的过去。」

「……哥哥的记忆……过去。」

日向的双眸中浮现不安。

「……日向会告诉哥哥喔。日向是妹妹,知道很多哥哥的事。哥哥在家是怎么样的感觉……有怎么样的朋友之类的……」

「谢谢,日向告诉我很多我的过去。我很感谢你。」

日向是个相当有奉献精神的妹妹。要讲出某人人生的种种过去给他人听,是件需要耐心的工作。无论是日向与我的快乐回忆,还是日向与我的重要回忆,我都忘得一干二净。日向一边持续地面对那空虚的现实,一边为我解说过去。

我边请她告诉我自己的过去,边强烈地祈祷。

祈祷自己能恢复记忆。

可是,不论听到什么回忆,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的倾向。

或许这辈子再也无法想起中二前与我亲近的人的记忆。但那没关系。『过去』虽然重要,但『未来』比过去更重要,而最重要的是『现在』。

这是持续面对丧失记忆这件事三年以上的我所得到的答案。或许是太达观了一些也不一定。

可是我的名字是吉足。

人生有好有坏。

不论是怎么样的人,都有其优缺点。

只要包容这一切,自然地过生活即可。

这是消失于记忆彼端的母亲灌注于我姓名中的讯息。

父母遭遇意外双亡。

丧失记忆。

妹妹的特殊体质。

人生有较多的坏事,此外我还觉得似乎有点太过刺激……但我会好好活在『当下』。反正,就算我想被『过去』牵着鼻子走,也没有那种『过去』。

我只能这样活下去。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自旧情人现身之后,我也不能无视『过去』。

日向低着头抬起眼望着我,战战兢兢地呼唤:「哥哥。」

「……日向有件事想拜托哥哥。」

「好,你尽管说。」

「拜托哥哥先别急着跟那个转学生交流!由日向来评断转学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评断……你打算怎么做?到处询问众人对转学生的评价吗?」

「不是,日向会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她的为人。总之,能长时间跟她在一起的话,就能知道她的为人对吧。日向在想是不是每节下课都去找她。」

「……那个,日向想跟转学生有所交流吗?」

「嗯。由于她在学校说不定会做表面工夫,所以我是想尽量在私人时间跟她相处就是了。」

「我有个请求,很适合想要在私人时间跟转学生相处的日向……」

「什么事?」

「……转学生能在我们家跟我们一起住吗?」

我说出来之后,重新体认这个请求到底有多么不合常理。

日向哑口无言。

——咦?

我看到日向目眶泛泪,不禁慌张起来。

「解药在哪?」

是我听错了吗?有人受毒药迫害吗?

「哥哥手上有秘传的怪药对吧?哥哥对自己使用了那东西对不对?所以才会讲出这种吓死人的话是不是?」

妹妹啊,连你都觉得哥哥是药头吗?

「除了Pabron之外我没吃过药(译注:Pabron是日本知名感冒药)。」

「Pabron?那个跟Hiropon有什么不同呢?」

「完全不同好吗!Pabron是感冒药!」

Hiropon是兴奋剂吧?

「日向,你听好。其实啊,有关那位浅海结爱……」

我告诉她原本要迁入的公寓被大火烧得一干二净,房东带着押金礼金跑路,这两天都露宿野外的女高中生的故事。

「……真、真是惊人的故事……太可怜了。」

「嗯,所以啊。在她决定下一个住宿地点前,我想让她住在这里。」

日向再次扭扭捏捏起来。

「……哥哥你,若是浅海同学来这里……」

「怎样?」

「……你打算两个人一起睡吗?」

「你、你没来由地说什么啊。怎么可能嘛!」

「因为你们是旧情人啊……不然,你们要一起脸贴着脸跳舞吗?」

「日向对情侣的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该在什么时机做这种事啊?」

「若哥哥跟日向还有浅海同学三个人一起住……这个家会不会变成四人家庭?」

「我不会生孩子增加家人啦!」

日向像要看穿我的真心般直直盯着我的双眼。

插图

「就算浅海结爱同学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改变啦。」

增加一个同居人,要不改变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可是啊……跟美少女旧情人浅海学姊一起住的话……哥哥就,不会再……拥抱日向了对吧?」

如此提问的日向脸上表情阴沉。应该是不喜欢被拥抱吧。

「不,真的不好意思……那个,我应该还是会拥抱你。该怎么说呢,该说是已经变成习惯了吗?」

想想还挺蠢的。竟然跟妹妹预告自己要抱她。

「这,哥哥是笨蛋吗?真是的,哥哥真变态!一般来说,哥哥是不能抱住妹妹的喔……明明不能抱住才对啊——」

日向满脸通红。看来我惹她生气了。糟糕,若不讨她欢心,就无法让她答应结爱住进来。

说到让日向高兴的方法,应该是布丁了吧?必须立刻购入布丁才行。当我边这么想边起身时……

「浅海学姊她无家可归,很辛苦呢。在找到新的住处之前,可以住在这里喔!」

日向这么说时,脸上已经恢复平时愉快的笑容。奇怪,她刚刚看起来还在生气啊?

「那个,我不用跑去买布丁吗?」

「布丁?什么意思?」

「话说,为什么你会突然答应同居啊?」

「……那是,因为,日向也想认识浅海学姊啊。」

「总之,你能答应同居真是太好了……其实我已经把浅海结爱同学带到玄关外面了。我立刻请她进来。」

「咦?她已经来了?应该说你让她一直等?」

我无视于慌张得手忙脚乱的日向,打开玄关的门。

……

奇怪,结爱不在。

是跑去哪里了吗?

庭院的方向传来沙沙的声音。

「哥哥?浅海学姊呢……等等,哥哥要去哪?」我走向庭院,日向也跟在我后面。

……到了庭院之后,我哑口无言。

结爱把怎么看都像是帐篷的东西装设于庭院中。

「……你在干嘛?」

正在敲打帐篷钉的结爱抬起头,视线停在我身后的日向身上。

她彬彬有礼地敬了一个礼。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浅海结爱。这次突然登门叨扰,真是万分抱歉。」

「啊,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小衣日向。」

「这个庭院真适合搭帐篷……有关这边的庭院,能请你在租我时别收押金跟礼金吗?租金的部分,从明天开始我能每天支付一百六十日圆。」

借个庭院哪需要收钱啊。再说我不会让你露宿野外啦。

「请、请到家里面住。不能住在帐篷里面啦!」

「这样啊……可是让我这样的陌生人跟你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真的好吗?」

「若你觉得跟哥哥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会有问题,那可以用让哥哥住帐篷的方法解决喔。」

没这个方法啦!

「谢谢。那就跟各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请多多指教……这些虽然寒酸……」

结爱递出塑胶袋。

袋子里面有布丁跟散装的糖果。

是拿来代替打招呼礼物的甜点吗?预算大概是一百六十日圆吧。

「哇啊,是布丁。」

真是个好选择。

话说回来,结爱在来到别人家里时,还真是个彬彬有礼的人。若对象是懂得在意小细节的结爱,感觉同居生活能意外顺利。

这时我是这样想的。